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457 努力就是为了多点选择的权利

457 努力就是为了多点选择的权利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6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15
    一往无前血战到底的那是猛将,石涧仁只是取巧猝然发动占了点先机,如果对方一拥而上,的确是可以马上把他丢翻。  可是他却一步往后跃,手里的镐把一下压在地上那个金链子的头边,尽量低沉点声音显得狠辣一些:“来!再上来,我就一棍抽他头上!”已经被他当头一拳打在脸上的金链子两腿间还挨了一记重踢,几乎昏迷倒地,这会儿却被石涧仁说完就是一棍打在肩头,虽然是肉多较厚的地方,那刻意的方头却疼得他满脸是血的睁开眼哎哟哟的叫!  哪有刚才桀骜不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黑*社会大哥风范?  石涧仁其实无时不刻都在审时度势,准确的判断这个金链子才是话事人,打醒他就是想以此压住对方,你们老大都在我手里,还不乖乖就擒……  嗯,如果小布衣多看几部古惑仔电影,可能就会明白,黑*社会愣头青比较多,关系也绝不是自己理解的明主跟谋士猛将之间那么忠心耿耿投鼠忌器,正是他开始注意到那些跟在后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拿石头砸小别墅玻璃窗的年轻小流氓,浑不觉得他扣住了谁,前面几个二三十岁的都站住了不知所措,后面的却又二话不说就砸石头,然后同样是带着破口大骂就冲上来:“东哥你都敢打!你还要不要活……”  平心而论,石涧仁已经在自己能做到的范围做到最好了,但江州老话怎么说来着,青沟子娃娃屁眼黑!  就是说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下手没轻重,他们做事不计后果!  本来石涧仁后面喜不自禁跟着冲上来拣地上钢筋木棍的保安中,立刻就有一个的头被砸中了,鲜血从头发间立刻迸出来,捂着头就倒下去,这更是把后面的保洁工绿化工吓着了。  石涧仁还算敏捷的跳闪一下还扬起了右手夹板挡住头,但还是有块网球大的石头砸在腰间,虽然不疼,却立刻把他控制局面的优势消耗殆尽,闪开一步的他立刻无奈的看见四五个年轻小子破众而出的冲向自己,手里还挥着能要人命的砍刀!  无知者无畏可能就是说的这种人吧!  他们从未考虑过自己的未来是什么,只会把别人的生命当成儿戏,以为这就是潇洒热血讲义气,石涧仁只能尽力挥动手里的镐把迎上去!  现在他真是一点都没得退路!  好在昨晚值班那个保洁员倒是灵机一动被启发,一边躬身拖拽地上流血的保安一边伸手抓了地上的石块也砸过去:“砸啊!救老杨啊……”  但凡有点档次的装修景观,在草坪这块都会用很多小石块在周边满铺,因为草坪据说并不是个很容易养得绿草如茵的玩意儿,排水是个大问题,稍不注意就会在下雨以后变成泥泞地,国内低成本的做法都是用石块铺着让草从缝里长出来,这样变相的保证了排水疏松。  所以现在石头是真满地不缺!  那几个绿化工对这种情况比谁都熟悉,甚至什么地方是大石头,什么地方是鹅卵石门清儿,闻言立刻躬身随便捡了石头没头没脑的就砸,力量不大倒是有点漫天雨的感觉,有两块还砸到石涧仁背上了!  但总算也让对方一大群人为之一滞,石涧仁不至于马上陷入重重包围,手中镐把准确的击中一个小流氓的手臂,难得下重手的他怒其残忍,一下就把对方拿刀的手打得跟自己右手臂差不多了!  可发狂的小流氓还是有人冲上对他挥动砍刀钢筋,真真是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之前路边停着货车的围墙缺口那边终于传来声音:“对了!在这里!真的有流氓闹事!”  说完就是人声鼎沸的从那缺口后面源源不断的涌进来好多人,这回的年轻后生们手里提着锄头耙子甚至还有粪瓢,大多都是长兵器,而且人数好像没个止尽,很快几十上百的男女老少都提着东西过来,当头的正是那个没好气的小厨师秦智生,大声喊着:“三伯叫我们来找你!原来你还认得三伯啊,早说嘛……”  刚才还人多势众的流氓好像一下就变得势单力薄,特别是那些提着锄头的村民立刻认出来他们中的几个:“****的……又是你们,以前想来抢宅基地毁农田还没搞够,还想毁我们秦家村的祖坟?”  哦,对于乡下人来说,毁祖坟的意义几乎等同于夺妻杀子,原本还抱着帮忙心态的村民立刻变得狂怒起来,秦智生等人提着菜刀锅铲冲在前面立刻让局势陡变!  剩下就不用多说了,短短十多分钟以后,留下地上躺倒四五个呼天喊地浑身是伤的家伙,还有七八个被逼得走投无路跪地求饶的流氓,其他都朝着还没砌起来的度假村围墙那边跑了个干净!  石涧仁让柳清拨打的当然是秦良予的电话,昨天他就打电话通知了这边的情况,秦良予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甚至比石涧仁还清楚根源在哪里:“要修高速公路了,规划就是要从秦家村后面山脊边经过,今年我也是要回去谈迁坟这个事情,而且上面三令五申这个丧葬问题蛮醒目的,我也正好借着这个事处理了,要说服村里人我也比较难,这个地产商肯定是得到了消息,想占地要补偿……”  所以昨晚石涧仁就有点牙痒痒,这个胡景荣的确不是个东西,看见自己过来住,首先打的注意就是撺掇着自己去打头阵,把水搅浑了他再来浑水摸鱼,真不愧是个好唆是非的奸人!  于是眼前的一切不过都是个套,如同兵法上常见的套儿,谁跳进来,那就不那么好跳出去了。  驻京办主任毕竟是个有点特别的职务,虽然级别不高,却站在慕天颜的梯子边,所以通常回到各地都是能跟一把手交谈甚欢的。  现在秦良予亲自过问打电话回来报警催促的事情,立刻就变成大量警车来一一带走黑*道分子,必须深挖背后黑手的案子了。  寻衅滋事,故意伤人,破坏财产,这些事情都是可小可大的罪名,石涧仁没什么笑容的站在屋檐下,接受了一位高级警官的客气询问,这一回石涧仁确实感受到了权力的滋味。  这也许就是秦良予已经拥有一个日进斗金的餐饮集团了,却依旧要呆在体制内的原因吧。  朝中有人好办事,这句千古名言还真不过时。  但石涧仁却觉得有点讽刺,如果没有秦良予这一出,自己作为一个单纯的商人,和眼前这帮已经招供是胡景荣找来的流氓起争端,最后还真不一定能讨了好去。  拆墙砌墙的泥水工人们期期艾艾的重新回来,砸了点石头的清洁工和绿化工趾高气扬很多,俨然以功臣自居,受伤的保安已经有急救车来送走,而同样被打破头的流氓们还得先去局子里呆着。  倪星澜就不用出来露面了,免得把事情搞得人尽皆知,但她躲在窗户后面急不可耐的使劲给石涧仁招手叫他回去,但对不上眼神就赶紧拨电话。  只有柳清出去站在他旁边,似乎能读懂他脸上的表情,也没什么喜色:“这……社会就是这样,没后台没实力就会被人欺负。”  石涧仁挂了电话苦笑一下:“嗯,我不是愤世嫉俗,确实是最近太顺,有点理想化了,其实作为我们普通人来说,努力的目的,不就是让自己别落到被人欺负的地步,尽可能给自己多一点选择的权利,不是么?”  柳清终于笑了:“您都是普通人,那我算什么?”(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