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491 依赖是撑起独立的支柱

491 依赖是撑起独立的支柱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95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22
    直到倪星澜和石涧仁单独坐在车上了,开车的经纪人才琢磨过劲儿来:“兜这么一大圈,你就是想拍照的?”  因为倪星澜一直在对着已经导入笔记本电脑的那些刚拍摄照片专心致志的逐张查看:“不然呢,你难道真以为我有兴趣跟所有人庆祝这个意味着我失去父亲的生日?这张好!我俩的表情都好!”还笑嘻嘻的把屏幕转过来给驾驶员看。  石涧仁匆忙的瞥一眼,真的,就算是凑近了慢慢看,那站在台上的一双男女都是婚礼造型,典型的新婚夫妇模样,石涧仁在酒店婚宴上不止一次的看见过,新娘子满带幸福的笑容挽住新郎,右手还牵起点裙边,做了个俏皮的西式屈膝礼,倪星澜本来就高啊,穿着露出膝盖以下的公主裙,换了一顶银白色的小皇冠头饰,借着高跟鞋的支撑,比石涧仁还高了,没个屈膝礼还真不衬!  而石涧仁这时候的表情只能是站直了露出点微笑吧,其实绝大多数新郎这个时候也有种跟他表情类似的生硬,多姿多彩的生活终于被婚姻的坟墓埋葬了!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根本看不清胸花红条上的字,任随都会把这看作是结婚照。  石涧仁想了想:“拍这个的目的是什么?”  倪星澜居然不抬头的说:“哦,以后要是你抛弃了我,起码我也感受过我俩结婚是什么感觉,老了还能回忆一下这个场景,蛮有趣的。”  石涧仁脸上立刻抽抽了:“说的什么话!什么抛弃不抛弃的?”  倪星澜还是不抬头:“我知道你跟柳清住一起了。”  真的,那一刻石涧仁分明感觉自己咯噔一下:“啊?我……”  倪星澜抬起头来,正好跟石涧仁四目相对:“我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是好几年交情,再找个把任姐熟悉的八卦记者跑跑腿那就更简单,你们一起下班,一起回家,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住在怎么地儿多少楼,都一清二楚。”  目光回到前方的石涧仁都觉得自己嗓子眼干了,虽然他清晰的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但不知为什么面对倪星澜这样平静的态度,他就是说不出的心虚。  只能说还好倪星澜的确没有回到最早那种随时嘲讽表情,而是标准的平静:“我刚知道的时候肯定气晕了,但回过头给柳清打电话,她就给我说这是为了方便照顾你。”  这下石涧仁都佩服了,这算不算大气稳重,脸上这两天自己真没看出来啊!  不过说回来柳清也蛮稳得住哦。  女人真是深不可测!  倪星澜真不是兴师问罪的,慢悠悠的扣上笔记本电脑,让自己舒服点斜躺在副驾驶椅上:“我知道,我做不到跟柳清那样全身心都围绕你工作,我得拍戏,得做慈善,跑通告做代言才能体现我的价值,我也没办法去学做菜洗衣服照顾你,如果我都卑微到那种地步,那就不是我了,那就根本不值得你喜欢,所以这个时候就让别人先照顾你,我会加倍的努力,尽早站上你希望我站上的最高峰,你就永远离不开我了,对不对?”  前半截石涧仁还竖大拇指的,听了最后一句只能苦笑:“你这思路还真是开阔。”  倪星澜先深沉:“男人嘛,容易得到的就不珍惜,我会让你好好来追求我的,而且你又不是倪经纬那种只会围着灶台转的男人,你注定是要功成名就的,所以我很有耐心等着你的。”  然后不等石涧仁瞠目这种气氛,她自己就哈哈哈的笑起来:“怎么样?!这些天在剧组没事儿跟那些编剧琢磨这些词儿,好玩吧!你别忘了我可是从小就看这些爱情戏台词了!高手!”  石涧仁难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完全失去了对眼前少女情绪真假的了解,他只能指指手套箱:“到了,墨镜,口罩也有。”  倪星澜还在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忙把墨镜戴上。  从婚宴,哦,是生日宴出来,恭送各路神仙出门的就是各级接待人员了,倪星澜要石涧仁陪她来看看父亲的小食店,经纪人是当仁不让的陪伴。  的确是按照石涧仁建议的那个开在影城周围的餐饮建议,有严格区分哪些影城适合开快餐店,哪些适合开酒馆餐厅的,因为有院线公司协助谈影城物业门面,所以倪经纬很动心的立刻着手做了一个,毕竟做得一手好菜跟能不能把一个饭馆存活下去是两回事,秦良予这边的餐饮集团能提供一系列专业支持。  所以这家开在影城平街楼层角落的小酒馆很快就支起来了,门脸只有两间,白墙木板,精致的日式雅致风格,提供十多个卖相也很精致的下酒菜跟黄酒、梅子酒、葡萄酒,晚上八点开张一直到半夜12点。  七八张小桌子只能坐二十来个人,如果让人知道这是倪星澜父亲开的店,可能随便一群粉丝都能让这里水泄不通了。  石涧仁停好车,跟遮得严严实实的倪星澜一起穿过还人来人往的美食街进来,姑娘一直低头抱着他的手臂,不光是躲避可能被发现,这会儿石涧仁能确定姑娘的情绪其实很低落了,没准儿从生日宴会上就在演戏,从内心来说她真是被父亲抛弃的孩子。  那种把身体重量都放在了石涧仁手臂上的依赖感,石涧仁其实在纪若棠那会儿也感受过,只不过那个更绝望,眼前更多是沮丧。  人都是随时在好坏情绪之间转换的,有些大大咧咧的家伙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那些春秋感怀的情绪,但搞艺术的人就是特别容易敏感,几种不同负面情绪叠加起来的精神沮丧不会比纪若棠失去母亲时候的悲痛差到哪里去。  所以就凭这个,经纪人也得好好支持住。  “阿纬的小酒馆”里现在稀稀拉拉的只有两三个人,所以坐到吧台面前的男女丝毫没人注意,穿着一身白色厨师服的倪经纬从石涧仁一进来就招手,看看低头不语的女儿,倒也没多说什么安慰的话语,手上飞快的把一块胭脂萝卜拉花切片,变成一朵紫红色的玫瑰,放在好看的木头小碟子里还配上一片绿色的芥蓝穗装饰,放到吧台上:“祝你生日快乐!”  倪星澜只有点头,没有其他举动,双手还是挂在石涧仁的手臂上,倪经纬接过石涧仁还回来的点菜单,手上立刻开始忙碌,其实大多都是熟牛肉、花生米、拍黄瓜之类的刀工菜,所以厨师还能顺便说话:“年轻人,以后我就彻底把她托付给你了,你有这个责任心吧?”  石涧仁不讨论对方有没有做父亲的责任心,随意的打量一下周围:“环境不错,那位阿姨呢?只请了一位店员帮你?”  倪经纬手上的确麻利:“那是晓婷家乡的亲戚孩子,晓婷这会儿得在家照顾孩子,白天她帮我做做采购准备之类的工作就很好了,现在我还没完全从话剧团辞职出来,手续很繁琐的,我必须得考虑拿到退休金之类,保证未来娘儿俩的生计。”  石涧仁又感觉手臂上重了些,笑着点头:“和傅阿姨的手续办完没?”  倪经纬终于多看一眼女儿:“昨天下午去办的。”迟疑了一下还是解释:“我从来没有风流快活的不负责任,只是我这一辈子都是被压着的,现在我的一辈子已经过去大半,我想珍惜一点自己能做主的生活,星澜,我希望你也能明白我这个道理。”  倪星澜隔着口罩的声音这回是真的低沉:“明白,只是落到我身上,你自由了,我却没了父亲,也很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疼爱过我,你这几十年都在演戏,现在不演了就彻底的把所有遮掩都扔了?”  倪经纬已经把一碟白色椭圆盘装着的熟牛肉切好放到台上,还做了个请慢用的手势,绝对专业到位:“卸了妆,没人能认出我是倪经纬,女儿,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最近你的两支广告我看了,非常好,无论心态和戏味都把握得很恰如其分,这时候就要学会随时让自己抽身出来,抽离到演戏之外,甚至活这一辈子都在演戏,那还得抽离到生命之外,看清楚你是谁,你到底怎么看待自己。”  拿着一把闪亮三德刀的帅气中年厨师轻言细语,配合周围的布幡和精致装饰忽然让石涧仁都想喝两杯酒叫好,不敢打搅厨师的说话,转身离座找那个一直趴在门口小桌上的懵懂服务员要了一小坛黄酒,失去他的手臂就怅然失所的倪星澜等到石涧仁回去,才重新拉住他的手。  很明显这个父亲说得哪怕再正确,也无法在女儿的心目中达成地位了。  感情这种东西,还真是说丢就丢。(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