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13、一切失败都是为了让成功更有价值

513、一切失败都是为了让成功更有价值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7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26
    改装完毕总价超过240万的世纪之星车厢地面都铺满米白色的厚绒地毯,更不用说前面少见的大屏幕等离子电视和光亮得可以照出人影的柚木桌面来,看着就透出美式特有的那种豪华高档。  所以那个胖子被石涧仁扶过来,就怎么都不上车,只是顺势坐在滑门打开的金属台阶上,嚅嚅的仰起头:“谢谢了……谢谢了……”这会儿他身上湿漉漉的长衫已经洒满了不少鲜血。  制片人和文化公司老总之类的素质高点,不至于当面破口大骂,但是过来也埋怨和吹捧的多:“老牛!你在干什么,掉个水都不利落,你还想不想继续混下去了!”  “老妞你都是多少年的行家了,怎么今天阴沟里翻船,你知道这有多麻烦么,幸好这位润丰的石总给你说好话,这才叫高风亮节!”  另一个也穿着长衫的龙套艺人赶过来跟同伴一起承受责怪,一个劲的给石涧仁作揖,他就是个瘦子,使劲解释:“石头,牛哥没注意到下面有块石头,他的错,他的错……我们马上,马上弄好了补拍,石总您担待一下。”  石涧仁没表情,却有冷幽默的水准:“这不是高风亮节,这是他掉下去差点把水漫出来了。”  从车上跳下来的倪星澜立刻就扑哧一笑:“牛老师哪有这么胖……”  仰着脖子的胖男人只能呵呵的笑,因为他刚要说什么就被石涧仁在喉结上轻拍一下噎住了:“别动……”抓过桌上的纯净水瓶,就朝别人下巴上泼,冲开那血迹才看见一寸多长的口子就崩在下巴上,一边伸手摁住伤口边缘,一边接过倪星澜先递上的化妆药棉,仔细的擦干净周围的血迹,倪星澜就在旁边按照石涧仁指挥,撕开代言的卫生巾,用剪刀把中间剪成小块,再把卫生巾边缘剪成胶带,让石涧仁接过去一点点精细的包住伤口。  旁边的人看得目不转睛,还有人拿摄像机在拍,却就是没人动手帮忙,倪星澜皱了皱眉头,拿过自己的毛巾帮中年胖子随便擦干脸上水渍和脖子上的血迹以后,就塞给石涧仁:“自己擦擦手,剩下我来。”  那胖子下巴上已经抱住伤口了还要干嘛?  倪星澜眯着眼半蹲,打开一瓶什么透明的水,用小刷子一点点的抹到那包住的伤口上,一边包还一边噘着嘴轻轻吹,那专注的表情,吐气如兰的模样,有些男人可能都想去当伤员了,石涧仁却叫过那个瘦子让他脱下同样的长衫,比划一下,估计这胖子还是能勉强塞进去,叫过制片人商量:“没多大回事,那就继续拍,您给安排下各机位,待会儿从他钻出水面重新开始,尽量精简这位牛老师后面的镜头,拍了收工,好不好?”  还下水?  对的,倪星澜就是把自己车上的什么美甲胶水给涂在伤员包扎外面,据说日本进口的这玩意儿能保持很好的防水性,支撑个两三小时都没问题的,还有透气性!  于是换了件长衫,重新跳进水里一头钻出来的伤员尽量被拍了些俯瞰他的镜头,就看不到下巴的伤了。  胖子很敬业,一脸无辜又懊恼的表情非常到位,最后乐呵呵的被倪星澜和自己的同伴还有别的嘉宾艺人拉出水来……  就这样,他还问拍好没,不行他马上再下水去。  这会儿导演他们还是没有随便轻慢了,起码回头看了看石涧仁的身影,笑着说牛老师辛苦了,刚才着急了点别往心里去。  中年胖子一个劲的抱拳感谢,埋怨自己没把细节把握好,连累各位了……  最后才来石涧仁这边,还是双手抱拳,啥都没说,使劲的弯腰作揖,他有点胖,动作看着格外滑稽。  石涧仁却拍拍他肩膀:“牛老师如果没特别开车的话,坐我们的车到医院去好不好?待会儿我们要到浦东,顺不顺路?”  牛胖子这回不弯腰了,还是双手作揖过了头顶:“谢谢了!”  于是撤场的时候,节目组就看见两位脱了长衫的龙套艺人被邀请上了那豪华保姆车,瘦子跟司机坐前面,胖子在后面跟石涧仁并肩坐,倪星澜么,拉上帘子到后面睡觉了,中午的时间这样蹦来跳去的参加综艺节目,就算不掉水里也很累的,保姆车最大的功效就在这里了。  石涧仁开车以后就继续看文件,那胖子一直小心的坐在棕色航空座椅边上,深怕自己湿漉漉的裤子损伤了座位,如果没人他肯定就坐地上了,一直很恭敬的侧身面对石涧仁,等着他可能说点什么。  结果石涧仁啥都没说,进入市区把这两位放在一家医院的时候,才递过一张自己的名片:“回过头如果你想继续发展,可以到平京来找我,但最好先打电话看我在不在平京,这个仅仅针对你,不包括你那个同伴,好好养伤,伤口有点深。”  牛胖子有点楞,双手接过名片想问,最后却一个字都没说,下了车再躬身做了个揖,石涧仁倒是笑眯眯的看见那张名片不见了。  重新开车,倪星澜才带点惺忪的口吻拉开帘子出来坐下:“为什么只要这个人?他那个同伴不好?”  石涧仁点头:“牛老师在落水受伤的时候,他这个同伴第一时间躲开了,生怕这种事情牵连到他,直到我们在给牛老师治疗了,又跑过来装好人,这种人一旦有机会往上爬,一旦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往往就会原形毕露,而那之后的可恶程度,简直能逼人悬梁,比那些破口大骂的导演摄影还坏。”  倪星澜把自己蜷在舒服的航空座椅上,声音更眷恋了:“嗯,那这个牛老师呢?比老谭还胖一些。”  石涧仁笑:“谭导演胖起来是因为年轻生活没规律,这位牛老师胖应该是生活所迫,我看介绍说他跟同伴是说相声的,一胖一瘦才有喜剧效果,可这位牛老师就是个实诚人,该掉水就掉水,该演小丑就演小丑,随时都是乐呵呵的,你说他没自尊心么?他得靠扮小丑来取乐观众,他心里不难过么?我问了,他们演这场300块通告费,他就是为了挣这个和曝光度来的,谁都得罪不起,但他还是竭尽全力的在演,没受不了,那这种人就值得帮。”  倪星澜眼角都带着笑意,温柔如水的双手叠在腮边靠着椅背:“嗯,很多人这种时候就发飙了,老子凭什么要来受这种罪,凭什么要来当孙子,我见过太多了,特别是现在年轻一点,稍微挫折一下就受不了了。”  石涧仁点头回到自己的文件上:“总有人会努力的……”  对啊,如果因为挫折,谁都不努力,那人生也太没意义了,人生之所以有意义,之所以还不会让人绝望得放弃,就是充满这种不确定性,就是因为有无限可能,就是因为人生不但可能当头一棒鲜血淋漓,也可能会带来无限惊喜。  看多了剧本的倪星澜就是这样想的,眼神迷离。(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