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17、高山流水可遇不可求

517、高山流水可遇不可求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1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26
    詹浩思还是能把场面控制住,笑着接过话头问石涧仁:“对啊,你都听我介绍了一系列我们正在讨论的话题,阿仁你也说说啊,这些日子你在努力些什么?不到两年的时间,你的变化还是让我感到很惊讶,可在这样巨大的环境和周遭改变中,你又怎么保持初心呢?”  是啊,不到两年前,他还见证了石涧仁第一次到夜总会,看着他在破旧的画室仓库里做盒饭生意,给女画家当司机,短短的这么点时间里,竟然气定神闲的带着女明星坐在这里,任谁都会无比好奇吧。  石涧仁的确谦虚,一点都没有夸耀自己过去奋斗历程的心思,只是简单的回应:“哦,很偶然的机会进入影视圈,现在给星澜做经纪人……感谢您的指点,我首先得解决了基本的财务问题,然后才能有资格去追逐我觉得真正重要的东西,我一直都很明白我在争取做什么,所以觉得这一切都很自然吧。”  哦……詹浩思带着思索的眼神说明他听取的重点在于这番话的后半截,但对于其他恍然大悟的人来说,他们在意的就不过是石涧仁这个经纪人的身份了,原来不过是个经纪人啊,这个身份顿时下降好几个品格,对于影视娱乐业更加发达的港台地区来说,富裕阶层都能了解经纪人大概是个什么意思,可以是呼风唤雨的业界大鳄,也可以就是明星身边跑腿打杂的助理,看看石涧仁这么年轻,又说是偶然进入圈子的浅薄资历,更像是跟随明星狐假虎威的混饭吃吧,所以这下看他的周遭眼神难免起了不少变化。  可能对于浅薄的人来说,这会儿肯定要急于彰显自己的地位换取重视乃至仰视,但石涧仁在乎么?他根本就不在意,甚至还很没脸皮的笑嘻嘻把桌面上所有人看了一遭,转头在倪星澜的耳边小声:“你发现没,这样简单的一个身份变化,就能分辨出在场的这些人素质孰高孰低,多好!”  倪星澜也能学着他的样儿了:“嘻嘻,还真是,除了这位詹先生就是那边年纪比较大的两三位还能保持尊重的态度,其他的……哼哼。”  石涧仁连忙叮嘱:“好了好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换个地方坐……”结果不等他提高音量给詹浩思告辞,刚才竭力想跟倪星澜使劲握手的一位中年富商开口了,对石涧仁的:“不知道阿仁先生……有什么联系方式没,我想未来我们有很多机会联络的。”  石涧仁正视对方,那种游离的双目明显透着点色眯眯的感觉,更有男人之间的龌龊鬼祟笑意,再看看这位中年富商周围两人包括那位许姓年轻人都一副故作轻松的漫不经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摇摇头:“我和星澜都是润丰集团旗下的职员,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可以随时致电润丰集团,至于私交就不必了……詹先生,我这边约了罗伯特谈点事情,我在沪海还会停留两天,不知道有没有荣幸改天请您一起吃个饭?”  詹浩思还有什么看不懂的?立刻笑着起身:“好的好的,这是我的名片,在沪海用的联络方式都有,这两天随时等你电话,理应我来做东,很想跟你多聊聊的……”  石涧仁客气的起身告辞了,哪怕听见那个许姓年轻人起身挽留:“坐坐嘛,不就是讨价还价的计量一番么,装什么装?”软软的台语听着也没多侮辱人,但倪星澜脸一冷就要转身骂人,被好脾气的石涧仁拉住了:“有这个必要么?他这种自私自大的价值观迟早会害得他碰壁,你现在还动怒去教他做人?他要是真的听进去改邪归正了,又没给你什么学费,你觉得划算?”  倪星澜那漂亮的双眸几乎是瞬间就怒气消散,眉间都带满了笑意,还欢喜得直跺脚:“对啊对啊!还是你聪明,哼哼,就是不告诉……嘻嘻,你也够腹黑的哦。”  唐建文走在另一边听见了只是做个鬼脸不说话,估计是觉得石涧仁太会哄女孩子了。  结果石涧仁真是够贱,看倪星澜已经情绪大好,就指指提醒她戴上口罩或者墨镜,转到这栋石库门楼的外露台院子里选张桌子坐下:“哦,我说你笨还真是的,这么稍微哄你一下就信了,我真正要说的是素养,涵养高的人有必要跟这种人计较么,但显然对你,用刚才的说法更能快捷方便的帮助调整情绪,发脾气是本能,可是能控制脾气那就是本领了,对不对?”  倪星澜刚刚戴上口罩,就愣住了,双手抓住石涧仁的胳膊,想恼怒的扭几下又想使劲抱着摇几下撒娇,反正就是一股子胀胀的情绪充满心底,莫名其妙的说不出来,宜喜宜嗔可能就是用来形容她这会儿脸上的表情,再丰富的表演经历都没体会过这种感受,最后顺着石涧仁一起坐下来,手上不松开,舍不得戴上墨镜遮住的双眸充满深情的就看着石涧仁不移开了。  石涧仁可能也没想到自己随口教导变成了撩妹,只好转头对唐建文抱歉:“让你见笑了,詹先生人还是很不错的,至于其他,也不能苛求所有人都恰好能在一个交流水准之上。”悄悄的试了试想把手掌抽出来,倪星澜警惕的使劲抓紧,他就只能尽量放到桌面下,倪星澜就心满意足的靠在旁边的沙发椅上,低着头拉石涧仁的手摆弄,不知道一个人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反正就是十足的热恋少女模样。  唐建文当然就当做没看见,笑着坐在咖啡桌对面,接过侍者端来的咖啡饮品,思索着开口:“其实刚才你说得也没错,可能这就是你朋友少的原因,因为我深有同感,越是自我尊重的人,越慎重认领朋友,因为我们明白,一来双方都要有这份情感认知,二来智力和德行相当才能算是朋友,只有越是没底线的人,才越是到处都有朋友,对不对?”  石涧仁其实没这么清高:“也不是啦,三教九流不管文化程度高低,只要能谈得来,都可以是朋友,不过真正的知己倒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终其一生也遇不到高山流水那样的知音,那才叫遗憾。”  唐建文眼睛就亮起来:“但在这种遗憾前,我还是想一直问自己,如果真的遇见那种看了就欢喜的人,道德品质都明亮得让我景仰的人,我是否有与之相匹配的分量,不至于变成廉价的信徒,而是作为终生的至交。”  石涧仁笑起来,相当心有戚戚的举起咖啡杯:“以这个代酒了,干一杯!”  倪星澜完全是神游天外的看两个男人碰杯一饮而尽,呆呆的疑惑:“我……怎么觉得是你们俩在谈恋爱,我跟着当电灯泡的?”  还真有点像。(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