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20、碰撞的火花

520、碰撞的火花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3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27
    既然是有电视台、影视娱乐公司邀请来上通告,自然也有相应档次的五星级酒店安排,经纪人和明星都有自己的商务房间,连司机都能同酒店沾光。  但路上若有所思的停车买了点衣服的倪星澜却没对两人单独在外住宿有什么额外的举动,让石涧仁帮自己把一箱子衣服化妆品送到相邻的房间门口,俏皮的对他用眼角示意下高级酒店走廊上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就回房间乐淘淘的倒腾自己的事儿了,这让石涧仁也明显松了口气。  于是接下来两天的沪海工作他就基本锁定目标。  石涧仁先按时跟倪星澜在不同的演播厅或者录播现场陪伴露面,然后倪星澜非常明显的加快频率公事公办,几乎不在现场跟其他人员有多余的互动交流,每次都提前要求对方把台本传真过来,路上专心揣摩记台词之后多快好省的尽量节约时间,一天下来为通告花费的时间都在四五个小时以内,然后腾出来的时间都抛开那辆豪华的保姆车,两个人自己在偌大个沪海市内转悠。  而且从第一天晚上回去的倒腾开始,倪星澜的穿着打扮彻底改变和定型了。  这姑娘给自己化妆打小就是高手,各种青春烂漫和成熟大气都得心应手,但是在衣着上之前还是受母亲和同行的影响很大,标准的明星名牌风格,似乎就是听了石涧仁和唐建文深谈几个小时后,第二天早上焕然一新的出现,已经完全摒弃了之前不夺眼球不罢休的娱乐圈风格,从服装到妆容都真正的变得朴素简约,这让石涧仁在早餐的时候就眼前一亮,忍不住给了个赞赏的手势,倪星澜骄傲的扬起下巴哼哼。  这回她是真的体会到女为悦己容的含义。  普通的黑色窄腿牛仔裤加白T恤,最多外面罩个针织衫抵御有些拍摄地的强冷空调风,引人注意的口罩和宽边棒球帽都基本不戴,就是一副石涧仁的男款墨镜,舒服自然向的亲民风格反而让几个节目拍摄组的编导们也赞许不已,基本都不用对她再做服装化妆造型,最多补补粉底就上场了,也变相的节约了时间。  这也方便了她不用在录制完节目以后还要花费时间卸妆换衣服,走出水银灯下就能上街。  石涧仁则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大牌经纪人嘴脸来,总是坐在能看见表演现场的角落里,一声不吭的研究面前一张沪海市地图和厚厚的旅游手册,偶尔抬头看看那个在访谈节目或者娱乐节目中嬉笑嗔怪的灵动身影。  所有能代表沪海地道石库门风格的景点和商业区,都在石涧仁的研究下,顺着上通告的地点挨个成为工作之余的重点游览项目,为此石涧仁还很破天荒的去买了一台索尼的小型便携数码相机,一路逛一路拍摄,当然和他当年偷拍奶茶店的装修风格差不多伎俩,这回镜头里面大多都是用倪星澜的曼妙身姿作为掩护,镜头感十足的少女摆拍几次后急不可耐的翻看小相机发现他居然有点摄影的底子,高兴极了,要不是石涧仁拉住,肯定会耗费巨资去买套高级专业单反设备来留下这段难得的纪念。  石涧仁已经基本确认了会用这种石库门风格的上世纪建筑来营造那片文化创意园区地块,不光是因为这种两三层楼的建筑成本低,仿古效果好,更重要的还在于他难得自己也喜欢:“其实在江州走街串巷的时候,我就看见过江州也有这样类似风格的建筑,也许是民国陪都时期那个阶段留下来的,这样出现在江州并不突兀……而且,记得我师父描述过不少他年轻时候在沪海的生活经历,好像也就是在这样的建筑里。”  在这个环节上,石涧仁并不循旧,他对谭思遥很喜欢的那种古代明清建筑,古镇风格不怎么感兴趣,有种传统文人的下意识敏锐感受,对这种中西合璧的特殊建筑形式比较欣赏,或许江州跟沪海这长江两头的城市,在民国时期格外重要的两个城市之间,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举手投足间还是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倪星澜这会儿拿着个冰淇淋,隔着墨镜转转眼珠子:“那……能不能什么时候陪着你一起回去看看你长大的地方?”  石涧仁还愣了愣:“其实……自从下山以后,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回去,估计也回不去了,这时候再叫我一个人在山里过那种原始的生活,可能我也不习惯了。”  倪星澜悄悄眯眼睛,最后还是选择说公事:“还是有点难以想象,仅仅就是为了一个合作伙伴,你居然就大兴土木的开始涉足房地产。”  石涧仁摇摇头:“不是做房地产,不光是为了唐建文,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个地块上曾经的那位公子哥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能够拨乱反正的把这块曾经只是用来挥霍索取的筹码变成真正有用的地方,对我来说也算是对这个社会的努力,不那么失望的努力。”  倪星澜好看的耸耸肩指相机:“你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变成建筑地产方面的专家吧?”  石涧仁笑起来:“怎么可能,这只是我的习惯,如果我决定要做什么,不成为专家,起码也要懂得大概的道理,开奶茶店的时候,可以说每个环节都不是我做的,拍电视剧也是这样啊,我只是在谨守本分的基础上尽可能了解这件事就行了,具体的还是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做。”  倪星澜表示了有限的期待:“任姐……会不会全力支持你做这个?”  石涧仁平和:“无论是因为在韩国的经历还是王驊绑架案的协助,那都不是她会对我感恩戴德的主要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我能够为她提供相应的工作能力,所以我也从来都不是依附于她存在,能得到她的支持当然最好,如果没有……我已经跟江州电视台那位柳台长打过电话,她很看好这种方式,承诺也能尽量帮忙争取些资金,虽然官方的已经很渺茫,但我也会想办法筹措。”  长腿少女把最后一点蛋卷冰淇淋收拾了,抿了抿嘴皮刚要说话,詹浩思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进餐厅来,远远就看见了两人,挥挥手过来坐下,不由分说的已经给侍者递过一张卡:“上次那几位伙伴有失得体,今天该我赔礼,况且现在我还算半个地主之谊,也该我请客。”  石涧仁不跟他争这个,先说了自己明天就会送倪星澜到江浙的影视城进组拍戏,所以这个时候才约老朋友来话别,詹浩思一如既往的洒脱,充满欣赏的从洪巧云的德国画展说起,然后还能插科打诨的给倪星澜描述石涧仁卖砚台的故事,一点都不让倪星澜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全程吃着西餐都没断了笑。  不过在红酒都喝得有点微醺的时候,才略显好奇的问起石涧仁对未来的构想是什么,就好像当初在江州对石涧仁的理想抱负有点惊讶一样,可能还是不太相信这个年轻人会一直坚定不移吧,石涧仁顺手打开旁边的小相机,给他讲了讲这个仿古建筑文化创意园区的事情:“可能这才是我自己独立的第一个整体项目,当然的确还只是个构想,现在一没方案,二没资金。”  结果没想到詹浩思却很有思路:“找个台湾建筑设计师来给你做包装吧?绝对有帮助!”  咦,这个算不算是别出蹊径?(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