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24、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词

524、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词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9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27
    孤身一人回到江州的石涧仁果然比之前繁忙很多,看起来柳清的作用真不是秘书那么简单,起码再没人关注他每顿饭是不是都能按时吃上了。  风姿卓卓的柳子越多次到假日酒店来拜访,相应的石涧仁也终于以企业总裁的身份多次回访江州市电视台,清塘集团的口碑跟实力让他顺利的签下了项目意向协议书,算是以政府项目的名义提供这样一个地块来做文化创意产业孵化园区,仅仅是提供地块,官方会持有相应的股份,当然大股东还是石老板,资金就得自己想办法了,限定在两个月内提供全面详尽的项目计划书,那时才能签署正式的合同,然后必须在签合同以后半年内动工开始,多少时间段内又必须达到营业规模……总之宋青云当年轻飘飘的就能弄出来几千万,还可以摆着一两年变荒草地的事儿,落到真心想干事的人手里,就立刻变得雷厉风行般严格规定了。  完全就是双重标准嘛。  还好石涧仁不计较这些,而且唐建文已经给他聊过这些新时代的IT流行用语,什么孵化园区啊,换成人话就是办公室出租,搞这么个园区来给各方出租办公就是合同上的意思,他就是个搞办公园区的房地产老板。  事情分两步走,请吴迪去跟钟梅梅联系一下,毕竟这都是当年那批的心腹伙伴关系比较熟稔,通过钟梅梅询问小泽,看能不能找寻到当初宋青云用来糊弄上面搞的那套规划方案,毕竟当初是听小泽提过,多少还是花了上百万请设计院以及地质勘探单位做了东西的,柳子越那边根本就没有接收这些东西,如果能找到,起码也可以省点钱。  石涧仁自己就负责接待台湾设计师了。  两个不同事务所的青年设计师一男一女,其实都已经过了三十岁了,各带了两三个助手伙伴一起来,石涧仁这贱皮子几乎下意识的就内心选择了男的那位。  詹浩思是真懂这里面的窍门,就跟洪巧云的画在国内价值几何取决于她得过什么奖项一样,建筑设计界也差不多,两位设计师都能拿出一些七零八落的奖项,动不动就是远东地区最有潜力青年设计师这样的名头,其实价码詹浩思都给石涧仁明说了,双方也不介意比稿,失败的那方相应给点设计费用就行。  实在是这个园区没什么高深的设计花样,重点可能还是确定以后大量的详细设计施工图,对方并没有什么家国情怀,就是赚点辛苦劳务费。  于是石涧仁也轻松的在能俯瞰这片地块的假日酒店总裁办公室,落地玻璃边做了自己的构想介绍。  买笔记本电脑的时候,多买了两张存储卡,回到江州石涧仁连夜就把所有照片做了筛选,现在用投影仪放在墙面上,纪若棠选的小碎花墙纸都没法掩盖石库门的灰砖风情。  设计师只需要在一个月时间内提供效果图和总体规划布局就行,石涧仁好拿这个去签合同,那之后中选的设计师才开始啰里啰嗦做详尽的东西,这样两家也不需要投入太多成本,于是气氛很轻松,大家都摆出很随便的风格,有两位助手还坐在墙边的地毯上做记录。  石涧仁指定了几张标准石库门风格的样式,必须要出现:“两条完整的仿古街道,有个Y字形的路口广场,有江州风格的水边梯步,然后呈现出山清水秀的感觉就行……”  女设计师用软软的台湾腔多问了一些,其实只能说是会穿衣服,相貌真的不算漂亮,整个交流会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助手们就在落地窗边俯拍了不少照片,真方便!  当然他们还会去现场做个基本的测量,主要是其中有个堰塘可以发挥一下。  总裁助理们有点景仰的七八个人在周围给石涧仁做服务,出门来才说柳总助已经在平京遥控安排好了工作,恭喜石总要做大手笔,另外吴总留言说有工作要汇报。  石涧仁自己到楼下的修车厂去找吴迪,宝驰行的招牌已经拆掉,现在正式挂上了清塘名车养护中心的名号,也就是汽修厂的时髦叫法,石涧仁还是大股东呢,吴迪看起来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上面了,现在有点人来人往的样子,不至于设备场地都荒废掉。  走上以前车行的二楼办公室,有点意外钟梅梅已经坐在里面了,吴迪笑着起身说自己下楼去把汽修厂的资料搬给老板过目,留下两个人私聊。  钟梅梅还连忙给石涧仁倒水:“吴迪给我打了电话,我就立刻安排好过来了,小泽说这张存储卡里面就是他当时备份的资料,能给您用上,那真是天意,您才是命中注定该做这样项目的。”  原来小泽本就是宋青云当初那些伴当里面做事有水准的,加上又比较精通电脑网络这些新生事物,所以几乎整个宋青云的企业电脑这块,都是他包办采购维护,所以除了财务方面以外的数据,小泽都很有心眼的留了备份,当然,就像当初石涧仁随手都能在那家酒吧里面捡到店铺服务手册一样,在宋青云等人眼里,这种花钱买来的勘探资料、项目策划书都不过是道具,用过就无足轻重的道具,根本不是什么机密,也没人在意。  石涧仁却没如获至宝的立刻查看存储卡里面的东西,只是看着钟梅梅端起水杯:“小泽……那边是不是有点什么困难?”  果然,钟梅梅苦笑一下:“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我给小泽说了让他也来见您,他还是拉不下这张脸。”  石涧仁和善:“不是他那张脸,而是你现在这张脸,有点晦气微微泛青,鼻准、井灶却又有点赤色,最近操劳心烦的事情比较多吧?”他没说的是钟梅梅本来就是个有点趋利的性子,如果不是为了钱,很难有这样的面相反应。  钟梅梅吃惊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鼻准?井灶?是什么地方?”说着更是立刻从随身的名牌手袋里拿出个小化妆镜急切的打量自己。  石涧仁在自己脸上指指:“鼻准就是鼻尖下面隆起的这点,井灶就是鼻孔两边……”  钟梅梅起码凝视了自己两分钟,才有些难以置信的放下化妆镜:“运气不怎么好,三个月……三个月小泽已经烧掉了一千二百多万,可到现在万鞋网还是处在一点都看不到盈利希望的状况!”  石涧仁终于对网站烧钱能力有点认识了:“啊?柳清上个月不是说你们一个月才用了两百多万么?怎么这么快”  钟梅梅摇头:“因为财务流水和网站点击量一直都很糟糕,那些皮鞋厂皮鞋品牌看不到销售,都嚷嚷着开始退出,为了留住他们,我们只好自己装成买家买了大量的货,然后还花钱请广告联盟推广刷数据,甚至还请了黑客篡改服务器数据……”  石涧仁不太明白这种已经带有赌博性质的经营态度:“为什么?既然花了三五百万已经看不到希望,就壮士断腕的退出啊!”  钟梅梅还是苦笑:“小泽……他的性格您又不是不清楚,前面已经投了几百万,就舍不得打水漂,而且他本来就只是想把网站做得数据好看然后卖个好价钱的,现在这样烧下去,最多一两个月,就没钱了!”  这一行真吓人!(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