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26、刚跳出井口的青蛙多少也会忐忑

526、刚跳出井口的青蛙多少也会忐忑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0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28
    可这次回到平京公司的日程安排有点让石涧仁猝不及防又意外惊喜。  马上出国,去意大利。  缘由很简单,从石涧仁被秘书从机场接回公司,就看见一辆嫩绿色的怪模怪样跑车停在润丰集团公司门口空地上,周围各种商务私人用车都退避三舍的自动形成几米距离,一直留在平京的柳清小声给石涧仁汇报:“任姐刚给儿子买的,结果据说王经理一次都没有开过,干脆拉到公司来撑门面。”  任佳琳也是这么埋怨石涧仁的:“没错,小驊现在勤奋务实,可我是要把他培养成贵族!而不是让他变成业务员,你知不知道上个月为了部电影排片时间,他带着两个主演和导演一起跑了七座省会城市,挨个请客吃饭,陪每个排片经理喝酒,喝白酒!每一次都喝得烂醉,还吐血了!你这是不是把他教育得走极端了?”  石涧仁吓一跳:“喝得吐血?”  任佳琳心疼极了:“我听说这个消息都哭了,从小到大我可从来没让他吃什么苦,现在会踏踏实实拍戏我能接受,跟着你在公司务实的熟悉管理业务,我更高兴,可跟着长途货车司机去吃灰运车我就当他是玩玩,全国各地当陪酒的糟践自己身体,我就很不乐意了,我跟他说不但不听,还说是你教的,阿仁,你存心折腾他是不是?”  石涧仁总算明白什么叫慈母多败儿,敢情以前王驊那么不成器,还真不是他那个吊儿郎当父亲造成的,就是这个当妈的溺爱纵容:“我觉得是好事啊,他需要了解体验生活的疾苦,明白……”  任姐一口打断:“不需要!我任佳琳的儿子不需要!他需要培养的是眼界,大气,品位,你不用说了,我想过的,不能让他再这么在稀泥巴里打滚还不亦乐乎的,得赶紧收心,而且根子就在你这里,你们俩都好好的出去感受一下,这次给他买这辆Murcielago,全国总代是我一发小,顺便邀请了车主去意大利体验生活之旅,小驊以前去过欧洲旅游,你陪着一起也能保证他的安全,你们俩都给我好好的看看什么叫生活,我是要你把小驊培养成贵族,而不是苦力,明白了么?护照拿来,我安排人办签证!”  可能以为石涧仁会推脱拒绝,结果刚刚听唐建文吹嘘了人生就应该多读几本书的石涧仁,的确对国外有些好奇,问清楚只有七天时间,就一口答应下来,现在没机会长时间阅读别的书,先走马观花浏览一下也不错。  直到下班回到车上,柳清才有点羡慕的感叹:“哇,意大利,好浪漫哦!”  开车的石涧仁只能说:“未来吧,我们还是要定一个每年都能出国旅游见识一下的机会,这方面罗伯特说得确实有些道理。”  柳清好奇谁是罗伯特,问清楚以后难得的抱怨:“哦,现在他说什么你都觉得是千真万确的。”  石涧仁其实有自我防范:“这种心态很要不得,看顺眼的时候觉得这个人简直完美得没有缺陷,等到印象不好或者主观恶评的时候又一无是处,这是很多人都会犯的问题,我很认真的观察过他,他的团队能力需要改进,容易把多余的社会感情代入到工作中,还有点自视清高,但这些都不能掩盖他其他方面的优点,我们要正反都看看。”  柳清转头对窗户外做鬼脸:“不就是一分为二的看待问题嘛,好吧好吧!罗伯特,嗯,这种洋泾浜英语蛮好笑的。”  这时候司机的电话响起来,石涧仁摸出来,秘书连忙帮他拿住凑在耳边,是王驊:“仁哥?我妈回来说你答应去意大利了?我跟你说,没劲!”虽然口吻还有点飞扬,但语气却沉稳多了。  石涧仁没教导的态度了:“你得理解一下我这个从山里出来的家伙,去年才第一次坐飞机,您抽几天宝贵的时间陪我去国外看看行么?”  王驊就哈哈哈起来:“成!其实真没什么可看的,那些孙子就是装!回见!”  挂了电话,车厢里安静了两秒,柳清才开口:“你……一直会跟着任姐发展吧?你不在的这些天,我跟着她去出席了几次宴席,结交的层面好高级。”  石涧仁笑笑:“那晚餐你做菜,我看有高级没?”  柳清愣了愣也笑:“我还是去驻京办学了两个菜的,试试看咯……对,秦主任有把餐饮集团在润丰院线铺垫的餐厅商业计划书传递过来,你在里面有9%的股份。”  结果石涧仁在下车去买菜前吩咐:“我会跟秦主任重新谈,这个股份我个人不能要,给润丰吧,这种情况下我收到股份不妥当。”  柳清忍不住跳下车吃惊:“一共有十二家餐厅陆续在两年内开业,总投资会在两千多万以上,你都不要?奶茶连锁店你不是都有股份么?”  石涧仁摇头:“两回事,奶茶店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产业,获得润丰投资,我本来的股份该怎么还是怎么,但江州乐餐饮集团是跟院线合作,我却私人拿股份,这不妥,虽然我不完全清晰法律条款,但我觉得这样应该是不对的。”  柳清估计也打算跟林岳娜一样去找些法律书籍来好好论证下,因为晚上炒菜的时候,心不在焉的把白糖当成盐巴撒进去,最后的味道石涧仁评价很有江浙风格。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评价,吃过饭石涧仁坐在大桌子边翻看没带回江州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柳清整理出来的各项工作文件时,帮他泡了茶坐在对边发了好一会儿呆的柳清终于开口询问:“倪小姐以后就会经常在沪海江浙一带了?”  石涧仁摇头:“我看戏剧学院和美术学院都差不多,唯名气论,倪星澜这样年少成名的与其说是她到学校学东西,不如说是混个文凭,学校方面也各取所需赚点名气,我不止一次听她说过对那种学院派表演套路的不屑,估计她未来坐在教室读书的时间真不算多,所以跟现在没什么区别。”  柳清可能要的不是这个答案:“我……也是听倪小姐的妈妈到公司来,说倪小姐跟你的感情很好了,如果……”  石涧仁终于抬头:“你的情绪有点不对,如果说在江州,在大酒店做大堂经理的时候,你可以心态坚定的看待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现在陡然上升到平京,跟着任总看见另外一个层面,可以说是这个国家最富有最有权势的层面,你的心态就有点乱了,对不对?”  第一回被单独留在平京经历了大场面的姑娘长长的叹一口气:“不是谁都跟你一样奇葩,能做到面对什么都坦然,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这是不自信的标准体现。(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