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36、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

536、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0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0
    王大哥大约在一个半小时以后,戏台上都开始表演了,才抵达戏园,而且出人意料的是倪山月陪着他一起来的,老爷子精神头不错,眼力也好,进来一眼就看见了石涧仁,远远的挥挥手,在接受更多人找他寒暄欢迎之前,给石涧仁带来不少目光。  石涧仁稍微提升了对这位王大哥的评估,起码等双方会合以后,倪山月很亲热的拉着石涧仁要坐到最前面的八仙桌边去,他是表演大家,按规矩是不会坐在上面的包厢的,现在的行业地位也决定了他必须坐到最前面去,所以留下王大哥自己来面对牛鸣雷一行,这也让牛鸣雷几人对石涧仁的人面儿有了更仰视的感觉,简直毕恭毕敬的站起来送他换桌子。  石涧仁还很小气的端了自己的茶杯过去,柳清犹豫了一下才连忙跟上,直到等倪山月入座注意到这个一直站在石涧仁身后的姑娘,笑着让她也坐,才敢悄悄的坐在桌子边,而且对这种看表演的八仙桌到底应该怎么坐明显没研究过,坐得很小心。  倪山月一直都在接受在场任何一个人对他的恭敬,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点头回应,嘴上对石涧仁却压低了声音不那么喜庆:“你怎么跟说相声的混到一起了!这些家伙对你又没什么好处!”  石涧仁也有点吃惊他的态度,不知道是来自倪星澜说的还是王大哥的意见,但忍住了回头看,凑近点假装倒茶:“为什么?”  老人看来有行业歧视:“梨园里面水浑,就跟现在演艺圈浑浊一样,可相声这汪水浑上加浑,他们多半都是野路子进来的,胡搅蛮缠是本事,能说会道黑的都能刷成白的,撒起泼来既有文化人的骂人不吐脏字,又有草根的不要脸!”  石草根没觉得被讽刺了,哦一声笑着坐正:“嗯,我跟他们不熟,就是顺手搭个桥。”  倪山月才稍微松动一些:“反正别跟这些嘴皮子打交道,你都是做大事的人了!”  石涧仁的确没多看高自己:“能有多大,您老最近身体还好吧?”  倪山月也不谈这个了,侧转身在好多人的注视下跟石涧仁亲热:“星澜说想跟你跑了,你应该给我交个底儿吧?”然后不等石涧仁说话就继续上手拍他肩膀:“我没多少日子折腾了,就想看着星澜和和美美的有个托付,你不会让我死不瞑目吧?”  石涧仁不上当:“您这气色红润,手掌都这么有劲,还有好些好日子呢,不用担心这个,星澜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才十八岁,真不是考虑儿女情长的时候。”  倪山月竟然长叹一口气,带点戏文的腔调:“你……那是不知道少女怀春的心情啊……啊……”摇头晃脑的动作,周围的人一定以为他在给年轻后生显摆唱腔,柳清艰难的把目光投向别处,绷住了表情不能笑。  石涧仁直接:“我跟星澜不合适,很可能还会害了她,所以还得您帮忙劝劝。”听了这句,柳清都有点吃惊,但还是坚持不看。  倪山月也吃惊,认真的看石涧仁表情,一老一少有对视,似乎都想在对方的眼里看出点什么,好一会儿,老人家才怅然的泄劲看台上:“真的?”  石涧仁开始嗑瓜子喝茶。  于是这张桌子边就没了交谈,直到王大哥过来不客气的在石涧仁身边坐下:“还行,懂点规矩,也是行当里面出来的,明天介绍几个电视台的跟他们聊聊,如果电视台的认可了,你自己收了去吧。”说话随便得好像去地里收几个熟了的西瓜,他也嗑瓜子,但动作比石涧仁洒脱多了。  石涧仁想想:“我只是带他们来跟您见个面,我又不懂戏曲杂艺,只是看他们出通告的时候蛮辛苦蛮认真的,就顺手问问能有改变的可能性没,可没打算跟他们有什么瓜葛。”  王大哥笑起来:“他们有股子狠劲,市井里面出来的什么都经历过,有些想法,包装好了还是有点意思的,我叫他们待会儿就演一出,这情面可得让他们清楚要记在你身上,没你,他们什么都不是!”  怎么说呢,这种语气就跟宋青云当初面对石涧仁说的口吻差不多,闲看潮起潮落的那种淡淡然,只不过宋青云做出来带着不少烟火气,而老王就好像本该如此说话,一对比就能觉得宋青云那份淡然是东施效颦,没学到精髓,还得是平京土生的才有这种味儿,满不在乎又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味儿。  说难听点有些装大尾巴狼,但老王给人感觉就是理所当然的。  石涧仁不学,嗯一声:“那就先看看表演。”  王大哥的面子的确大,好像都没试镜之类的,等了两出戏唱完,牛鸣雷就带着那个瘦点的搭档,换了一身长衫上台,衣服显然就是在后台借的,不完全合身,但两人不在乎,深鞠躬以后,就顺口拿这长衫开涮,牛鸣雷嘲讽搭档褂子短了,瘦高个反击他这长衫可是挤出了一身肉,由这个展开唇枪舌剑,的确是口齿伶俐到牙尖舌利,还真的不带脏字儿,不停的抖包袱,感觉根本不是临时凑的段子,仿佛是演练了好多回的,之前看戏看得有点安静的场子里顿时泛起一阵阵的笑声,柳清都跟着笑,而且好像在车上都被逗乐的笑神经发作,一直没停,艰难的保持动作别太大,于是窈窕的身姿格外引人注目。  倪山月却一直没表情,还转头给石涧仁点醒:“我没说错吧,他们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  石涧仁敢抵抗老前辈:“找碗饭吃嘛,都不容易。”  倪山月哼一声,王大哥这才乐了:“怎么?你们爷孙俩还置气了?”  石涧仁连忙说不敢,倪山月不回头的出声:“不敢?经纬现在折腾了个小酒馆,是你给张罗的?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王大哥哈哈笑,连说那一定要去瞅瞅,而且择日不如撞日,那现在就去吃夜宵?  说着就起身,台上另外三人正歪瓜裂枣的在笑声中也穿着不合身的长衫出来插科打诨,好一个牛鸣雷,应是生生的把段子抖过来:“那敢情好今天遇见了贵人,我得拜啊!”说着就双手抱拳高举过头,深深的在台上朝着这边起身的位置鞠躬。  老王娴熟的对台上抱拳,石涧仁不懂这其中的规矩,干脆选择去伸手扶倪山月起身,老爷子站直了还是仰头拖长声音:“好……”顿时引得这茶楼上下一片齐崭崭的叫好声。  牛鸣雷的四个伙伴连忙跟上争先恐后也抖着包袱鞠躬。  这场面真是给足了。  在所有人眼里,这就叫贵人相助吧。  周末加个更,受伤恢复码字以后也难得求个票,月票,推荐票,祝各位周末开心(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