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45、这真不算是撩妹

545、这真不算是撩妹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1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1
    柳清卧病在床还继续办公呢。  石涧仁买了点肉菜开门,放在桌子上先去问候病人,这姑娘没病怏怏的装虚弱,坐在床头展现自己那微型笔记本电脑:“明天你有采访,人物专版,这周第三次了。”其实目光一直瞟着那束艳丽的鲜花。  当红人物居然把鲜花随手就扔外屋,一点没借花献佛的觉悟,过来先甩几下体温计,递给柳清自己夹住:“吴经理买的花,难得休息,你就多睡一会儿嘛。”  柳清伸长点脖子:“插在花瓶里,好看,你说我是不是贱骨头嘛,平时没休息,这会儿躺着心里又发慌。”  石涧仁拿了早上的碗,还顺便收拾了一下周围的衣物毛巾出去:“我觉得你是在提醒我你的周末假被克扣了。”他自己从来没周末的概念,做完润丰的做江州的,那么多鸡零狗碎的事情,哪怕有各级经理总管处理,他也要思考关于发展的思路,几乎没得空闲,柳清如果在平京,当然也没多少周末,也就回江州可以陪父母放松一下,成功的确没什么侥幸,就是比普通人投入更多的专注力。  柳清舒服的溜进被单一些,却又伸出点身子企图歪着看外面:“你要弄什么吃的?”真的比平时活泼了一些。  石涧仁也能感觉到:“你明显脸上气色还不好,就不要动来动去,免得病情加重。”  柳清难得顺势软绵绵:“可是一个人躺着闷。”  石涧仁笑着拎东西坐到大桌子靠门边来打理。  柳清躺在床上就能看见,又指挥他把半截门帘给撩起来:“你在弄什么?体温针时间差不多了……”  石涧仁简单:“益气粥,糯米加姜丝、葱白炖,趁热吃了驱寒,你这算是心里郁结了事情,加上点外寒就生病,是药三分毒,能少吃点就少吃点。”说着过来接过体温计,症状好得多了,那的确是需要补气。  柳清温柔:“你懂得真多。”  石涧仁笑着掰开老姜慢慢撕:“以前在山里,就我跟师父两个人一起生活,小时候是他指点我该怎么采药熬药,到他不行了,基本就是我自己这么服侍他,我们可没什么医生诊断,就得靠自己这样保养,自然就熟悉了。”  柳清看他的动作:“姜丝不都是切么?你这么细心。”  石涧仁不以为然:“天灵地宝这些东西都是相生相克有作用的,山里可没那么容易随便在路边市场啥都能买到,所以珍惜每一分东西,这样尽量手撕得细一些,葱白也压得粉一些,最后煮起来就会尽可能多的发挥效用,物尽其用。”  柳清都有娇嗔了:“你总是什么都有道理。”  石涧仁点头:“也许我是习惯了,从小师父就这么跟我说话,每句话每件事都在尽量抓住机会教我,他年岁已高,其实随时都可能撒手离去,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教导我,是有点烦啊。”  柳清尽量把自己往被单里藏多一点:“我喜欢听。”  石涧仁抬头看看她,只有露在外面的一点长发,他内心何尝不喜欢这样温馨的场面?挠挠头起身到厨房把砂锅跟糯米煮上,然后回到大桌子边开始翻看自己的东西,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抵御那种对自己其实有莫大吸引力的眷恋。  柳清也不说话了,慢慢的把被单放下来,露出一双秀气的大眼,安静的看着,慢慢不大的空间里飘起一股米香,石涧仁起身把姜丝加进去,又坐在那看书。  却没看见生病的姑娘眼里忽然就聚起水气,然后迅速凝结成泪滴,顺着眼角滑出来,可能泪水都模糊了那个安静而细心的身影,柳清才有些发现,连忙拉被单遮住了脸。  石涧仁一直到煮熟熬烂了粥,才加了葱白又加点米醋,然后小心翼翼的用碗盛出来放在床头,看柳清蒙住了头,以为她在睡觉,刚想小声叫醒她趁热,柳清就悄悄拉下被单坐起来,却奇怪的用一只手遮住了眼睛:“眼睛有点不舒服,好了,我自己吃,你去弄你的晚饭吧,帮我把门帘放下来。”  忽然遭到冷遇的石涧仁没觉得莫名其妙,叮嘱两句千万注意别烫着了,就退出去,更没看见柳清端着那热气腾腾的粥,泪水又突然一个劲的往下滴,都连成线了,柳清得使劲捂住嘴,才能不让哭声出来,只是看泪水滴在粥里,呆呆的看了好一阵,好像那发出特别酸味的白雾笼罩在脸上都要散了,才突然醒过来似的,拿起勺子就大口大口的吃,越吃,脸上就带着点笑意……  石涧仁自己懒得再去捣鼓什么了,把锅里剩下的粥刮成一大碗,随便加点剩菜咸菜之类的就端着坐在桌边一边看书一边吃,好几勺都差点刮到鼻子上,然后忽然就听见点声音,一抬头,柳清眼睛有点红红的端着个空碗出来:“没吃饱,我还饿!”  石涧仁给多位姑娘做过饭了,跟柳清更是一口锅里吃了好几个月,眨巴两下眼睛对她的饭量有点吃惊,但想想已经泡在水槽里的砂锅艰难:“我再给你煮点?要不去街上给你买点什么?胃口好了那就好了一多半。”  柳清不介意的过来:“你碗里还有,分点给我。”  石涧仁都觉得这界限是不是太近了,放下碗起身:“要不饿得慌,我马上给你下点儿面。”  柳清犟上了:“我就要吃这个!”  石涧仁无奈:“你都不介意,那就随便,喏,这边我没动过,咸菜什么的你就别吃了,我说你至于么……”因为柳清已经毫不客气的端起他那大搪瓷碗分了好多过去,还不满:“姜丝葱白这味儿也就罢了,你加那米醋味道好怪,也没说给我点咸菜去去口!”然后就那么穿着睡衣坐在桌边又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那动静让石涧仁都有点担心她的食量:“够不够?不够那我就现在在煮点清水面……”  柳清其实是真吃不了这么多,刨了两口就抬头:“只要我饿了,你就会给我弄吃的,是不?”  石涧仁理所当然的点头。  柳清说得更直白点:“我的饭碗你会一直给我端着,大风大浪你都会帮我挡着,我只要专心做好自己的这一份就行了,是不?”  石涧仁总算能听出来话音来,放松了坐回桌边,看着病员:“其实你有恒心有动力,找碗饭吃很容易,但是你还是放弃了酒店那份比较安定的管理工作,跟着我一起出来颠沛流离,我是很感激的,因为你相信我会带你感受在酒店集团工作看不到的那些风景,你不想自己早早就过一成不变的生活,不想跟你父亲那样因为胆怯或者习惯了安定就放弃拼搏,所以你愿意跟我一起来见识这些我们在江州看不到的人和事,对不对?”  柳清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但抿着嘴的姑娘使劲点头,看来想借着这个动作把泪水都甩掉。  石涧仁抓过桌上的纸巾递过去:“可老话说得好,无限风光在险峰,看起来我们现在风光无限,这个采访那个奉承,其实翻手落地不过是瞬间的事情,可以说陷阱一个个都在身边我是如履薄冰,如果我选择依附谁,那就得卖掉自己的灵魂和主张,就跟那天我们看见的著名导演一样,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都不是,可选择坚持独立清醒,就随时可能被抹去,这就是我为什么从没放弃江州的原因,我只是借着这样的机会登上尽可能高的台阶,学习增长见识的同时尽可能影响能影响的人,而不是借着这里发财变成富贵阶层,你懂了么?”  柳清有点惊呆了,刚才心里充满的旖旎情绪全都飞了个干净。  真的有这么危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