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46、看清

546、看清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7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1
    居安思危,可能是智者才有的能力。  石涧仁绝不是拿这种危言耸听的话来吓唬姑娘:“其实几次到你家吃饭,就看得出你对你父亲在不到十年前的变革中,不思进取有点不以为然,但是真的把你放到你父亲的当时那一刻,或许他是因为有了妻子女儿的顾虑,或许就是把危机看得比机会更重,其实这种危机和机会并存的时候随时都在,好比眼前,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我已经独揽影视集团的大权,任姐完全放手给我,铺天盖地的采访曝光,我好像已经是了不起的青年俊彦了,但潜伏在这下面的是什么?”  柳清甚至连红眼圈都消失了,彻底恢复到秘书的专注模样:“是什么危机?”  石涧仁不卖关子:“第一,捧得越高,摔得就越重,第二,没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我的能力我清楚,认人识人选良才算强项,要说谋划个什么事儿,还未见得有詹浩思詹先生有能力,那么现在这么做,就有拔高之嫌,我们且看后面怎么发展,任姐对我应该不会有坏心恶意,但对谁好,未见得就不是害谁,这种事儿也是不罕见的,对不对?”  柳清终于回归点思维能力:“嗯,爸妈一个劲的让孩子学这个学那个,这肯定是好心,对未来发展却未见得是好事,我爸劝我别出来冒险随便找个人嫁了平平安安一辈子,也是好心,可那真的会要我的命……可,可你……不,是我们,为什么不能选一个大人物,选一个很有前途的大人物去跟着,就像任姐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深厚背景,你应该是他们会需要的人才啊。”  石涧仁想了想:“你还把我给问住了,刚才我说过,我不愿扭曲自己的灵魂,我想做个能兼济天下的好人,其实,现在的社会蛮不错,你看看我们有机会能走到今天的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可是我为什么还是会下意识的就选择不去依附大人物,或者干脆直接的说不去做官呢?因为一旦到了权势这个地步,那就必须扭曲灵魂,因为那时不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必须要以苍天下的生计为谋略,要做到人人满意是不可能的,那总会有斗争,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就像刚才说的这样,哪怕都是好心,但一点点不同的做法都会引起斗争,由此会带来牺牲一部分人,成全另外一部分人的局面,这在中国上下几千年的历史中是随处可见的,这是个巨大的国家,不是那种几万人就能完全商商量量决定自己命运的小国度,一丁点集权上的变化,都会带来无限放大,只要牺牲的一部分人越少,那就算是很庆幸的局面了,要站在这样的权势中,那得是蟠龙踞虎、虎目狮准、戏狮伏龟的人物,灰飞烟灭在谈笑之间,厚黑学说满肚子……我压根儿不是这样的人。”  显然柳清听了石涧仁说这些就有点花痴状,简直是喃喃:“我……还真想你是这样的……”使劲甩甩头清醒一下:“可你完全也可以跟随一个你觉得正确的大人物去尝试一番,我们也不用那么出头,就悄悄混日子躲在旁边也可以看看真正的天地,这才不枉了人世一辈子!”  唉,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正如刚才石涧仁说的,可能是父亲的缘故,早早的就让柳清对有胆有识的冒险充满渴望,才会在石涧仁完全未知的闯荡生涯中第一个提出来跟随的态度,也正如石涧仁早早的就看出来这姑娘的面相是助人发达的模样,其实她自己的心思就很不小呢!  石涧仁笑:“对普通人来说,割掉多余的欲望,安于最宁静的现状,不争拔尖过自己的小日子,这心安理得没什么不妥,可如果进入了旋涡,身居高位,要指挥八方却无能平庸,这就很容易要了老命,因为身处的位子就是很多人觊觎的宝贝,越高的层面,哪怕躲在旁边混日子的角色都有多少人在争夺,你想过么?只要踩进去,那就很多时候无从选择,只能一步步走下去……”  柳清还认真的想了想:“哪怕就是个总助的位子,钟梅梅当时就想跟我争夺,如果不是你彻底的把她送走,还保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可知道她什么招式都用得出来……真的有这么吓人?”说完又有些失望:“难道我们就只能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去安于现状?”  石涧仁摇头:“我的祖……嗯,历史上有个范蠡你知道不,发现西施的那个。”  柳清撇嘴:“我还是学过历史的!春秋时期帮勾践卧薪尝胆那个。”  有文化的姑娘就好交流多了:“他就是成功的从权力漩涡中脱身出来,投身商贾,最后成为中国财神的象征,虽然在中国政商关系很密切,但千百年前范蠡就做出了示范,久受尊名乃是不祥之兆,散尽家财辞了官职,迁移他地从头开始,不是不做,但是要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到了一个阶段就该急流勇退,大不了又再换个领域闯荡一番嘛,对不对?”  柳清终于大概明白了石涧仁的思路,恍然大悟之余还埋怨:“那你为什么不跟我早说?害我这些天心理压力这么大,都生病了!”这时候却没了之前撒娇的口吻,就是认真。  石涧仁也认真回应:“如果你自己没有体会过,没有感受过那种权势或者富贵带来的冲击,你不会明白这种得到和付出的关系,没什么是白白得到的,哪怕是中了五百万奖金,那也意味着你要躲避无数只手和刀,因为你本来生活在只有几千块的环境里,立刻成了众矢之的,哪怕是王驊那样唾手可得万贯家财的人,也意味着他永远不可能简单的生活,早早的开始承受父辈带来的压力,要么发愤图强,要么彻底迷失,而成才成功的起步已经就在很高的层面,他连选的余地都没有,虽然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可他基本就没有轻松的时候,因为他的资本决定有很多人在拉着推着他一起走,很难完全掌控自己,这时候,你觉得你父亲当年的选择到底是对不对呢?”  柳清想了想:“他不具备那种能力,强行跟着别人去腾挪,最后反而会害了自己?”  石涧仁笑:“不进取肯定不行,要清楚自己要什么,去干什么,既然我想的是尽可能做一番能帮助别人的事业,那就扬长避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这才不至于走岔道,莫名其妙的靠到什么权势上去,看清了么?”  姑娘的眼神真是一会儿清明一会儿迷离。  但心病是彻底好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