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80、再……见

580、再……见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3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7
    头等舱的安排是石涧仁现在的标配,润丰外联部门的票务为高层和演员们订的票全都是头等舱或者说商务舱,当然出国还是仅限于高层和最好的几个明星。  石涧仁其实也逐渐习惯了这种安排,毕竟经济舱里笔记本电脑都不太好展开,更何况别人好奇伸头看他屏幕上的内容也是个蛮打扰的事情。  不过今天一转过机舱门就看见那位女医生安稳的坐在商务舱,抬头看见他还很不见外的点点头。  石涧仁对医生的收入有了比较高的判断,也点点头,但这回就强行控制住了吞咽口水的动作,循着自己的座位号,在另一边坐下,非常娴熟的打开小桌子摆上自己的电脑和文件就开始做事了,其实石涧仁只是每月往返一两次平京江州之间,还说不上空中飞人,但空姐也见惯了这种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大忙人,见怪不怪的过来轻声温柔的摆放了饮料就远远打量这个年轻的小帅哥,刚才还吞口水呢,怎么这会儿又装冷漠了?  反正眼光时不时就在他身上,因为商务舱就坐了俩人。  埋头在商业计划书和报表中的石涧仁在起飞的时候合上屏幕才发现这个不常见的情况,嘬一口果汁,自然也就跟女医生对看了一下,都有点尴尬的再点点头,如果说坐得满满的那也就罢了,两个还算认识的人同处这么一个空间不说话,是有点奇怪。  然后等飞机平稳以后,直到空姐端过来晚餐时候,石涧仁再次下意识的抬头,又跟女医生对视上了,这回干脆举了举饮料杯示意。  吃过东西石涧仁继续埋首在自己的公务中,但这回他明显觉得自己有点心不在焉,无论是昨晚的梦境还是对方可能一直在观察自己的感觉,让石涧仁始终没法完全集中精神在屏幕上,对他这种处理效率极高的风格来说,只要分心那就基本做不好了。  所以尝试几下,他就放弃强行专注,合上屏幕闭上眼靠在椅背上养神,其实从江州到平京不过两个多点小时,一会儿就要下降了。  深呼吸,慢慢的匀静,石涧仁对自己最近不知不觉增多的走神时光说不上懊恼或者失望,什么事情都有瓶颈,山里一成不变的生活在入世以后天翻地覆,两年多开始出现这样不适的感觉,应该是迟早的吧。  山里面没有什么干扰,除了天、地、破庙和老头子就是安静的时光,每天和每天没有什么区别,在这样的环境下,无论是修身养性还是锤炼品性都是事半功倍,可这在一尘不染的时光里练出来的心境,到了漫天摇动的尘世里,一触即溃的都不在少数,所以有些修道出家之人干脆一辈子都不离开所谓的洞天福地。  石涧仁看似汗牛充栋的学识,其实都来自于老头儿的言传身教,少数几本书翻得再小心翼翼都已经支离破碎,所以石涧仁一直都对书籍这种工具没多少毕恭毕敬的态度,但这也就造成他基本就是把一个老人的思维模式细嚼慢咽的在十几年里转移到自己身上,在这个阶段中他没有对错的比较,也没有吸纳另外观点的机会,所以哪怕老头儿再睿智,也不可能对从未踏足的现代社会有最全面的正确态度吧。  所以现在石涧仁多少还是有了点迷茫,主要是集中在自身心境跟欲*望这个问题上的不解,这不是他去找几本青春期生理指南就能解决的问题,当然,同时在商业管理领域他也遇见了一些困惑,走得越来越高的草根,到底要怎么才能不产生扭曲错位的感觉呢。  思索着这些,石涧仁的呼吸自然就平静安稳下来,直到明显感觉航班在下降,才睁开把电脑收拾到自己的包里,两边都有家的结果就是无论换洗衣裳还是日用品都不用作为旅行携带,就这么个包。  然后在起身下机的时候,终于跟也没什么行李的女医生面对面第四次点头,这回都前后身位了,终于得说两句吧:“你好,之前就听你是平京口音,回家么?”  女医生表情略微夸张:“怪不得你能做得风生水起,很聪明嘛。”  一直觉得自己巨聪明的小布衣笑笑没说话了,但被礼让到前面的女医生停顿几秒半转身:“你就这样经常两地跑?我看你已经很习惯的一直在办公,对吧?”  石涧仁礼尚往来:“你也很聪明。”  女医生转过去的头不知道笑没笑,但旁边站着准备开舱门的空姐明显有点懵,这俩同行两个多小时都不搭话的男女居然认识啊?  怪不得这个本来还吞口水的小哥一坐进去就变样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不过这种半认识半不熟悉的关系是有点尴尬,让两人在走出机场的过程中,都有点加快脚步,真的,那位女医生一直让石涧仁明显感觉到的飒爽风范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虎虎生风的走路,和她身上略显知性的牛仔衬衫加长裙都有点不搭,其实石涧仁都没看她这么穿过,明显比在江州的穿衣风格朴素得多。  出机场到有车接的地方还是要走一会儿的,所以还是并肩的状况就不得不继续聊几句:“其实《赤子之心》不错,我一直有在追着看电视剧,那回检查你是不是说了真话,赶着回家,就是电视剧要开始了,才没跟你继续废话的,倪星澜演得真不错,整部剧的情怀也很好,我是从电影开始就喜欢她了!”  石涧仁没强调这部戏自己是出品人,也很少有观众注意这个其实排在所有演员前面的第一个字幕名字:“她一直在进步,但还是个十八岁的孩子。”  聊这种话题轻松得多,女医生都有笑容了:“所以那天我一眼就认出来,才会那么气愤,就算我知道娱乐圈很污秽,可也不想看见她跟肮脏的东西挂上边。”  肮脏的东西恍然大悟:“嗯,你确实是急公好义,当时我就说了这种态度是非常难得的。”  女医生转头看他:“你好像的确不是那种装着温文尔雅骗女孩子的人,这种安静是发自内心的。”  石涧仁感谢了对方的识货:“从您给我复健正骨开始,也没机会跟您多说几句。”  女医生哈哈哈的笑起来有些豪迈,但话锋却一转:“但是刚才你看见那年轻漂亮空姐的时候在猛吞口水,我看见你喉结在动。”  这也是个观察很细致的人嘛,石涧仁也笑起来:“我刚动了小手术,来到平京就没法吃喜欢的豆瓣酱,出门时候才知道,所以一直都有点怪怪的咽口水。”  医生专业:“哦,这样啊,的确也有这样的情况,大脑皮层对一些刺激性食物的记忆会引起唾液分泌加速,一般人看见吃的流口水和望梅止渴都是这个原因,你这个如果不是假话,可能精神压力最近也有点大,有点异常的条件反射,好好休息下就没事了,刚才我看你一直忙着工作,的确也该调节下。”  石涧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谢谢谢谢,专业医生的确料事如神啊。”  医生不显摆,但是顺口问了下是什么手术,聊着阑尾手术的简单话题终于走出接机大厅,作为都走得有点快,又没有行李需要拿的两个人几乎是先于所有人孤零零的走出来,笑吟吟的聊天环境让刚开始的尴尬烟消云散。  然后同时就有两个人在对他们招手:“石总!齐齐!”  女医生洒脱的对石涧仁伸手:“还不错,可以早点聊聊天,我也不至于那么无聊了,再见!”  石涧仁握手的时候就觉得这姑娘手上是真有劲!  都分开各走各了,女医生才想起什么的对石涧仁说一句:“对,忘了给你说,我姓齐,齐雪娇……再见!”(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