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82 做媒嘛,重点就是要说假话

582 做媒嘛,重点就是要说假话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9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8
    任佳琳当然看出来石涧仁的表情了,可能更了解他的性情,连忙解释:“确实是缘分,雪娇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妞妞,她父亲我都要叫一声齐大哥,结果都在江州还跟你是邻居,今天早上杨嫂子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都不太敢相信,雪娇怎么会跑到江州那么一个地方去当医生上班了,但这里我也要帮阿仁说一句话,品行是我最看重阿仁的地方,正是因为娱乐圈这是个多么声色犬马的地方,我敢说阿仁就是干干净净,现在身为我这个小公司的副总裁,一年几百万的收入,二话不说先拿一半做慈善,然后自己住个两居室的小地方,江州雪娇住那个地方不也是小公寓,我看年轻人就是有共同语言,让他们自己接触嘛。”  杨嫂子脸色才好点了,但还是有点狐疑:“这年头还有不沾腥的猫?不过看起来也还算是堂堂正正的模样,我说你要对……”  石涧仁昨天在机场已经听那位齐卫国说过这句台词了:“不好意思,我解释一下,我跟齐医生没有任何私人往来,也没有任何其他关系,住在同一栋楼是个偶然,昨天一同在飞机上也是偶然,我连名字都是昨天在机场听见的,我想她应该也对我是完全陌生的态度,你们肯定误会了,我想现在不需要拿这种事情来耽误工作了,任姐你觉得呢?”  万万没想到的居然是那位齐雪娇的母亲,笑着就站起来了:“你还别说,这下我真的确认卫国说得有道理,齐齐跟这年轻人的确是有点缘分,就这样了,思想工作我们分头做,我专门把齐齐叫回来就是说那八卦杂志的事儿,本来说问问谁处理下这个事情的,没想到还是个好事,没准儿真的把我这块心病给去了,你们谈,晚上一起吃个饭。”说完都没跟石涧仁打招呼,自顾自的就出去了。  这是什么做派?  任佳琳终于随便点了:“齐雪娇,父亲是将军,刚去世的祖父是开国元勋,我家老爷子见了都得敬礼,你看人眼光也太毒了点吧!”一边说一边翘起二郎腿:“好事儿,无论对你对我肯定都是好事儿,虽然我不至于要抱齐家的腿,但大家能连成一片是皆大欢喜的事情,那姑娘我看也不埋汰你吧?”  啊,将军!开国元勋!这些称号仿佛就是师父提到过的那些纵横沙场,挥斥方遒的人物了,说不激动,不想去看看,那石涧仁是在说假话,可现在有点匪夷所思:“我跟您说说这事儿,首先是您找那接骨的老中医,估计是她老师,有点不忿把退休的老人家惊动了,我拆石膏的时候,狠狠的收拾了我两把,疼得我要命,这姑娘很能打的,打了我不止一回,所以才会在电梯里遇见星澜,忍不住告诉她我什么这呀那的错误印象,后面就这样了,且不说我根本没娶妻生子谈恋爱的想法,她这样的我绝对敬而远之,特别是刚才表现出来这个做派,我说这位女医生也还算漂亮有能力,现在更有家世,怎么可能跟甩卖大白菜似的随便拣着谁就塞?这不科学不是?”  任佳琳哈哈哈的笑起来,看来的确那位女医生和她都是军人大院里面出来的风格,豪爽派的:“她妈就这样,眼里只有……嗯,做父母的总想儿女婚姻美满,她为什么急于把女儿嫁出去,我估摸着那姑娘也差不多应该二十六七了,这个年纪当妈的肯定着急,但更重要的是,你得明白,王驊未来找谁做老婆,我也会操碎了心,因为他结婚不光是成家生子,还有整个企业,财产,齐家考虑更多的是家族,甚至政治,所以真到了她这份上,比普通女孩子复杂困难多了!”  这个解释,石涧仁倒是觉得恍然大悟:“也对,古时候那些金枝玉叶都那么复杂呢,好了,也就是跟您聊聊,这事儿您帮我推了行么,如果不当这驸马爷就要人头落地,那我也不干这莫名其妙的事儿,况且现在这个社会还不至于吧。”  任佳琳的笑神经彻底打开了:“我也还是那句话,我不至于非要去抱齐家的大腿,但是这事儿解铃不是还要系铃人么?你如果的确不愿意,那就跟那姑娘好好的把事情掰碎了说清楚,只要她都不对你上心,她妈还折腾什么?如果不是为了什么目的联姻,她好歹总要找个女儿喜欢的人吧?对不对?我去拒绝?你觉得没面子的是谁,就算没人头落地,处处给你制造点小问题,生活工作也蛮麻烦的不是,他们齐家这姑娘一辈儿的兄长算起来应该都有十来个,我记得很护着这个最小的妹妹!然后那姑娘的侄儿侄女都有比她还大的!”  石涧仁眨巴了一会儿眼睛,不得不承认任姐说的这个的确有道理,点了点头应承下来。  不过低头开始思忖的小布衣没看见任姐出门时候悄悄得意的表情:“好嘞,确认了地方给你打电话。”  有些方面他还是太嫩了点。  很嫩的小布衣这会儿的确在思索,如果是放在两天前,估计这位齐医生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暴打一顿再无下文,但经过昨天在飞机场聊聊天之后的结果,最近两年女人缘有点超乎常人的石涧仁还是担忧了:“万一她真喜欢我咋办?”  自己跟哪位女士不是说清楚不发展爱情男女关系的?  结果反而越来越糟糕!  想到这里他不得不起身到总裁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虽然他从来没在这里休息过,但洗手间有镜子啊,反反复复看了阵自己的脸!  要是有其他人在场一定会觉得这个男人简直自恋到极点,如果真是貌若潘安那样的俊秀帅气这么照镜子也就罢了,石涧仁可是个粗壮型走堂堂正正风格的,未免有点猛张飞绣花的错愕感吧。  其实石涧仁是在看自己的面相,自己真不是师父传授的那种桃花眼吧,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  不过眼睛就是门户,不管怎么说,女人缘太好一般都跟眼睛有关系,下午石涧仁借着各个办公室走走看看的机会,到艺人部转悠一圈,挑了架变色眼镜,据说从外面看有一定的折射率和色度,最方便明星隐藏身份了。  但正好是在这里,不知情的部门经理拿倪星澜给正在签借条的副总裁套近乎:“星澜可是说了您来平京,她就要回公司来看您的,您这经纪人真是做得让我们心服口服,和艺人关系处理得这么好!”  笑着回应走人的石涧仁一出来就想起倪星澜临走前给自己说的话,温柔待人才是自己对女人最要命的地方!  啊?那就是要自己表现得粗鲁一些咯?  这个很考演技啊!(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