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86、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影子

586、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影子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4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8
    所以很快石涧仁就看见落地窗边的女医生一杯接一杯最终趴在桌面上了,两位女侍者小心翼翼的过来碰了她好几下,留下一个站在她身边可能起到保护作用,另一个回经理身边去报告。√  迫于跑和之前听见的争吵细节,餐厅经理甚至都不敢随便去翻醉酒女士的包,只吩咐先找张毯子给盖着,兴许睡睡就能醒,又或者她母亲会回来呢?  唉,要是全国大小餐馆的服务意识和态度都好到这个份儿上,那就天下太平了。  石涧仁还是不这样拖时间的,主动给任姐打个电话:“您给那位母亲打个电话?这位齐医生喝醉了,人事不省的那种!”  没想到任佳琳说:“她妈拖着我说了一晚上,有很多让人心疼的事情啊,真是个好姑娘,不是让你掰开了说清楚么,怎么又让她喝成这样呢?那你多少还是该陪一下,于情于理跟缘分都应该照顾一下,这也是个基本礼仪,我们在韩国出了车祸,不也是你照顾我么?你先照顾这,我还得把这边给支应着呢!心细点啊,看你来戴个墨镜,我就差点笑场!”  那是在韩国!  直到挂了电话,石涧仁都还没反应过来,平京中年妇女,特别是跟机关事业单位有关联的中年妇女,对于组织介绍和做媒有多么优良的历史传统了。  那乱点鸳鸯谱造成的传奇故事简直罄竹难书!  再打居然关机了!  石涧仁这个时候才现自己居然没法联系到齐雪娇周围的任何一个人,给王驊打电话?  这个圈子又兜得太大了点,而且有把消息扩散出去的巨大危险,最后石涧仁不得不挠挠头揣了电话重新走进餐厅去,当然是先结账。  餐厅方面简直如释重负,对石涧仁提出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坐着等对方醒酒配合得很,石涧仁还拒绝了独处的包间,两位女侍者帮忙扶着就一起到角落里的情侣位茶座沙上,把这位已经烂醉的姑娘扶着躺好垫上抱枕盖上毯子,石涧仁一直当监工,最后要了本便签和一支笔坐在对面盘算自己的事情,餐厅还殷勤的送了壶热茶过来。  其实石涧仁知道这位齐医生多半一醉不醒得到明天去了,现在就是等那位母亲打电话或者找过来吧,这会儿他居然还天真的认为这样的女儿丢在外面烂醉,怎么都应该着急找过来的。  所以他心平气和的坐在那写写算算倒也不无聊。  于是直到餐厅打烊,所有顾客走完,员工都下班了,还是没动静。  但餐厅方面依旧没有人来催促,甚至不担心这边会不会是有什么算计,餐厅经理又给石涧仁端了份点心过来,体贴的让人关了周围的大灯,还给石涧仁也拿了靠垫跟毯子,说大门不会锁,只是玄关那有看更的铺钢丝床在那睡着,有事儿您说话,客客气气的就走了。  真是全国餐饮行业的服务态度标兵!  石涧仁这会儿已经摘了那莫名其妙的墨镜,使劲捏捏鼻梁,觉得低估了平京大妈的心思,更低估了齐家大妈的决心。  这就好像是个赌局,对方就是赌你不敢走,说不定就跟自己刚才一样,就躲在外面看呢,再阴暗点,刚才那些顾客里说不定就有看着的。  所以石涧仁还真不是怕对方家里会跟自己计较,他就是纯粹的心软,把这么个完全没有一丝抵抗力的姑娘丢在这里,自己走了,万一……或者说亿万分之一的机率出现什么不好的意外,他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他在乎的,可能就是别人的把柄。  当然,他也不想用带到什么酒店或者带回家来试探,那只会越搞越麻烦,所以那就这么着吧。  石涧仁依旧不太着急,想起餐厅门口的书报架,过去把所有报刊杂志收拢过来,还跟正在准备钻进被窝的看更老头聊了两句,没事儿人一样踱回来舒舒服服的坐在沙上看书读报,顺便喝茶,上了两回洗手间。  但小布衣还低估了女医生的酒量,这种餐厅大概十点多关门,其实从**点就开始烂醉如泥的齐雪娇,不到半夜一点就醒了。  而且显然有过多次喝醉经历的女医生没有什么艰难的娇喘或者诱人的梦呓,就是无声的睁开眼,就像偶尔梦醒时候看着窗外点点渔火阑珊一样,齐雪娇就那么睁开眼看着茶几对面沙上的男人。  整个餐厅空间里除了几盏提供夜间指路功能的小筒灯散布着,就是这张茶几边的落地装饰灯了,带有欧式古典风格的灯罩让光线柔和温暖,也许从装修设计营业到现在,这盏灯都没有这样独立挥过作用,没人注意过它的照明范围和效果是怎么样的,但在齐雪娇现在侧躺的视野里,就是温馨。  和她身上的薄毯,头下的枕头还有沙带来的触感一样,十分温馨。  当然形成这样感受,主要还是那个安静的身影,齐雪娇肯定认为身上的东西都是对面那个身影给自己完成的,然后坐在灯下,却因为灯下黑的缘故没有照亮脸,主要集中在他手上的书报,动作很小心,哪怕是在等对面的女人醒来,也轻轻的不想惊扰,这是种本能的教养反应。  有人说女人的性幻想其实比男人更丰富,眼前的身影几乎不用幻想,都能让齐雪娇几乎立刻跟几年前那个同样高大沉稳的身影重叠上,只是那个人更活泼更风趣,但好像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也知道他变得更加成熟了,是不是就应该是这样安静的样子?  对,他还有儿女了,他这样安静体贴的风格转变是不是就是因为孩子才产生的?  血液里还带有大量酒精因子的齐雪娇有些朦胧的眼神就那么看着对面,有点痴了。  石涧仁也有书呆子的气质,看着文字就基本沉浸其中,对周遭的环境不太在意,只是偶尔伸手拿茶杯,早就把粗鲁伪装丢得一干二净,颇为儒雅的抿一口放回去,绝对是老头儿喜欢的那种做派,更让齐雪娇看得入神,连那手腕上的金链子这会儿都晃悠得那么诗意。  安静的气氛,安静的男人,安静的动作,还有安静的心灵。  当然,促使齐雪娇心灵安静的是另一个男人的影子,和石涧仁无关。  直到喝了不少红酒的姑娘忽然觉得自己醒来都应该是因为想去洗手间时,已经到了很难忍受的阶段,腾的一下跳起来,把对面的石涧仁反而吓一跳,然后蹦了出去的齐雪娇又猛转身着急:“洗手间!洗手间在哪边?”就这么一个动作,她毕竟还是喝多了,天旋地转的往地上倒。  石涧仁拿沙抱枕接住了她顺势推着走:“这边,这边,来,有个台阶,灯开关在这边……”啪一声打开卫生间里面的灯光,还是小心的用抱枕扶着对方进去才关上门,然后自己在外面反思是不是又老毛病犯了。  里面突然传来的撞击水声让他下意识的又打开面前的水龙头形成更大的声音,不然在这寂静的空荡餐厅里太清晰了。  直到门推开,女医生摇摇晃晃的出来,石涧仁才伸过抱枕托住,伺候到洗手台面前,这就是他的本性啊,和对方是不是什么后代无关,对那个卖早餐的妹子,蹲在黑暗中哭泣的小白花,车祸里的女明星,他都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提供点道义上的支持,仅仅就跟这个抱枕起到的作用一样,不求回报,更不用变成乱七八糟的感情啊……  齐雪娇有点呆呆的看着大幅镜面里的自己,头蓬乱,眼神涣散,虽然还是个好看的年轻姑娘,但已经和几年前傻白甜的自己变了好多,光是这种恍若隔世的心情,就让她无声无息的靠在墙边流出泪来。  唉,喝醉酒真不是个好事情,特别是女人。(未完待续。)8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