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87、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587、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1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39
    换以前,石涧仁没准儿真傻乎乎的又递餐巾纸了,现在知道保持距离的站在几米之外,还尽量不往那边看,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发现动静,才开口:“要不要……给你的家人打个电话来接你?”  齐雪娇好像从时光隧道里面惊醒,最后看了眼那个镜子里沮丧的自己,转头声音有点沙哑:“几点了?”  石涧仁不用看表:“凌晨一点过。”  齐雪娇深吸一口气:“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久,不用闹醒他们,我出去打个车。”说完争取镇定的往外走,可显然交警查酒驾要求走直线是有道理,她立刻又偏偏倒倒交叉步,差点绊倒自己摔旁边座椅上,石涧仁已经拿着她的小包跟过来,还是无奈的扶住:“算了吧,我既然开了车,送你回去也是本分。”  女医生提了提气没说话,和石涧仁并肩到门口,听他客气的对那个值更老人说抱歉,然后才推开大门出来,她的眼帘就闭上了。  还好盛夏的半夜没那么凉,但齐雪娇还是下意识的双手抱住了手臂,石涧仁只轻轻的用手掌托着点她的肘尖,其实这个动作要是他出其不意的往上猛推,就跟当初齐雪娇收拾他复健的模样差不多了,病人有点好笑。  但女医生显然没什么可笑的,只是有点懵出来怎么没看见车,石涧仁也不解释的用指尖托着往不远处带路。  其实喝了酒的反应各不相同,有大吼大闹发酒疯的,也有絮絮叨叨话能淹死人的,当然齐雪娇应该属于安安静静睡一觉就好的,这么夜风一吹,再多走几步就清醒多了:“你……开出来了,又倒回去找我的?”  所以说走过必留下痕迹,对本性遮遮掩掩总会在很多细节暴露出来,石涧仁尽量推脱:“万一你喝醉了出点什么事,我担待不起,给我能联系的打电话,都故意不接了,摆明看我的笑话。”  齐雪娇苦笑一声:“是看我的笑话。”  石涧仁想张嘴,忍住了。  又继续默默的走几步,那辆宽大的癞蛤蟆就蹲在路边,石涧仁翻起副驾驶的剪刀门,扶着醉酒的姑娘坐进去,齐雪娇显然不用他教,但也幸亏石涧仁拿手掌垫住了后脑勺,感觉到磕碰的女医生看了一眼他,一米一高的车身让她看不见旁边男人的脸,就又浮现出那个重叠的身影来。  石涧仁小心的拉下门才往另一边去开车,战斗机座舱一般的操作环境让齐雪娇把目光停留在他脸上,几种光源的照射下,分明又有很大区别,特别是脖子上的金项链有点晃眼,所以她报了个方位,就收回目光看前方。  地方其实挺远的,石涧仁小心翼翼的不让发动机太暴躁,但也没打开音乐的习惯,狭窄车厢里就沉默,但没有昨天刚下机的尴尬。  那就沉默着吧。  半夜的首都没那么冷清,车速也提不起来,所以时间比预定的肯定更长一点,就在石涧仁盘算待会儿回家几点,明早上班还能睡几个小时的时候,齐雪娇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给你添麻烦了。”  石涧仁保持驾驶专注:“应该的。”  这次齐雪娇没停顿:“听你的语气,以后还是不要联系的好?”  石涧仁点头:“本来我们就没有联系。”  女医生皱紧眉:“在你们这类人看来,我的家庭关系身份就这样讨厌,一定要躲开?”  石涧仁没问自己是哪类人:“一部分吧,但主要是我很反感这种男女关系,所以一定要一开始就分清楚。”  齐雪娇有点吃惊:“什么男女关系?”  石涧仁解释:“正常男女接触工作学习都没什么,但是涉及男女之情,而且还是这么一来就直奔婚姻关系的,那我一定会有多远躲多远。”  齐雪娇估计酒已经醒了一大半:“你是同性恋?”  石涧仁已经能很熟练的摊开:“我很忙,感情什么的很浪费时间,比如今晚这个事情,如果没有,我可以多做不少其他事,仅此而已,至于结婚生子之类的事情是在我完成这个阶段的努力以后再考虑的,做大事的人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男欢*女爱的。”  齐雪娇对他的歪理邪说肯定不认同,都带点讽刺了:“我就见过又做大事,又把家庭孩子照顾得好好的。”  石涧仁客观:“那肯定有,我是说我自己,我没有这种高超能力,也不敢冒险,所以分轻重前后来做。”  齐雪娇的目光基本就停留在驾驶员侧脸了:“你也做慈善?”  石涧仁还是不问为什么是也:“嗯。”  齐雪娇不在乎他的简单回答:“那意思就是说,如果在你知道我家庭背景之前,昨天以前你其实也是不会对我有什么其他意思的,对不对?”  石涧仁明确:“对!所以这就是我一直说你误会我的原因,这下解释清楚了吧?”  齐雪娇的意思肯定不是这个,静默了一会儿,但显然她想倾诉的话匣子已经打开了:“你没谈过恋爱?”  石涧仁难得瞥一眼副驾驶,确认女医生的表情是安静的:“没有,也没这个打算。”  齐雪娇居然笑笑:“我又没喜欢你,你紧张防范个什么劲,多少岁?”  石涧仁再防范点:“二十出头,什么意思?”  齐雪娇真的没芥蒂,笑得都出声了:“我说你还太年轻,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几乎想法一模一样,还有很多伟大的事业等着我去完成,人生中最重要的是理想什么的,为了救人,我硬生生的被拽脱臼了这条胳膊。”  石涧仁终于对女医生肃然起敬:“啊?所以你选择一直治胳膊?”  齐雪娇被他出奇的思路逗得都乱了方寸,哈哈哈的笑起来,好不容易才拽回那根风筝线:“可是当我遇见爱情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生命中还有另外一重意义,所以别看你现在装得不屑一顾的,总有一天你也会满心只有那个她!”  石涧仁更警惕:“你越说越危险,我肯定会严防死守。”  就好像一个开关,齐雪娇的笑声忽然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转头看着车窗轻声:“你防得住?敲门的时候,你连锁都不知道在哪里,到处都是打开的门窗……”  那已经不沙哑的声音有点缥缈,石涧仁听出来一股浓浓的忧伤,不搭腔。  齐雪娇需要的是合格听众:“说话啊,你听说过朱砂痣蚊子血么?”  石涧仁当然没拜读过这种民国时期女作家的作品:“没有。”  齐雪娇难得给普及:“也许每一个人心里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异性,至少两个。和红玫瑰在一起,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选择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石涧仁竟然心惊了一下,这难道是在暗喻自己什么吗?  齐雪娇却慢悠悠的转头看外面:“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也许就是没跟他在一起,始终觉得他就是朱砂痣,再看别人,谁都是蚊子血了,这就是命。”  驾驶员忽然松了口气,难得笑起来:“原来你说这个?这是你自己矫情,没调整好心态。”  齐雪娇不生气:“对啊,我也知道有点酸,那你知道怎么调整?你连恋爱都没谈过,知道怎么调整心态?”  石涧仁轻松:“古时候早就有人说过嘛,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