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594、幸福的列车轨道

594、幸福的列车轨道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9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0
    坐公交车到最后倪星澜的总结就是,与其说蹲在家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还不如到街上来晃悠机会多。  起码两人倒了三次车,其中还坐了段地铁,为了保证倪星澜不被发现并陷入人民海洋,全程抱着石涧仁的胳膊把脸埋在他肩头,俩小时后才到地儿,然后到倪老爷子的四合院还得步行过去,多圆满!  平京的小胡同有点黑摸摸的,好一截才有个昏黄的路灯,石涧仁终于能跟她保持点适当距离了,可倪星澜高兴的不介意,比手画脚的把自己熟知的那些浪漫桥段罗列了个遍:“以前演的时候就觉得,这编剧是傻帽吧,一对儿狗男女走在黑乎乎的胡同巷里有什么值得特别强调的,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么两个人走多远都不会累,而且越是这样的巷子,才越觉得亲近。”  石涧仁慢吞吞拆台:“我觉得,还是你以前的看法比较正确。”  倪星澜还回想了一下,才气得咯咯咯笑,一点都不恼:“也好,既然你觉得没什么感觉,那都陪我挨个试试看,经纪人陪艺人体验生活,揣摩角色,这也是应该的对吧?我时时刻刻都把心得体会跟你说,也算是帮你积累恋爱经验,万一再有什么不开眼的女人非要跟你谈恋爱,你随随便便就能把人骗喽,让她后悔一辈子!”  石涧仁就想起那位女医生的故事,掐头去尾的给倪星澜讲了讲:“我真的很难相信,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且不说有没有真心,他哪里还有精力做别的事情?然后还有人会因此念念不忘的真是被影响了这么久,到现在都还没走出来。”  倪星澜警惕:“你可不能因为可怜就去帮助她啊,小心把自个儿折进去!奶奶说过,那深门大院里可去不得,我去不得,你也去不得!”还难得的标榜了一回:“领导的孩子可不是一个两个找我爸妈递话了,要不是爷爷奶奶,我妈早把我卖了!”一边说,一边背着手踢开路边的小石头,好像那就是什么公子哥儿,动作有点顽皮。  石涧仁还是信得过傅涵君:“别这么说你妈,她也是想你有个美满的生活。”  倪星澜撇嘴做个怪相,进了巷子她就摘了口罩和绒帽,这会儿脸上表情有点生动:“那医生当时匆匆的瞥一眼,胸比较大哦,我发现你就喜欢这号儿的,等着,我也行!”  石涧仁差点被地上的砖头绊一跤,倪星澜揩油的把他拉住嘻嘻笑:“你看一说这个你就激动!真的,我这正在发育,我们家传统就不小,而且我跟形体老师讨论过,已经开始锻炼了,其实就是练习胸大肌,一定会不让你失望的,关键就是要保证悬韧带的健康才能形成好看的曲线!”  脑海里真的飘过点大白兔的石涧仁手臂还不由自己控制的感知了一下,有点遮掩的羞恼拽开手:“哪有!”  倪星澜哼哼的笑:“我还不知道你,口是心非的,有种再把舌头伸过来试试看!”  这简直已经跟谈恋爱没什么区别了,倪星澜一边说一边就忍不住害羞摸脸,哪有背台词时候的理直气壮,石涧仁乘这个间隙强调:“真没有,只是身材略丰盈点的,性格上可能就宽松一些,心宽体胖嘛。”  倪星澜立刻就对号入座:“我就心宽!你跟别人传绯闻,我还喜滋滋的在剧组拍戏!可我真的不算胖吧?我骨架有点大,但一直都严格坚持控制体重,哎呀,你说是不是我营养不够这发育也不够?”其实倪星澜的身材应该是所有女孩子都羡慕的吧,专业塑形十多年的结果,从孩童时候就注意每个细节,让她腿长腰细肩宽脖子长,前后都是翘翘的只是没到那种成为关注焦点的地步,这会儿居然有点焦虑了。  石涧仁其实还真有学习过:“因为这是成年时候发育的问题,除了遗传和营养的因素,最主要就是那个年龄段的精神状态,一般来说性格大大咧咧、无忧无虑、或者在家中压力相对较小的妹妹,发育就会好一些,容易精神紧张,责任压力较重一些的姐姐可能就发育得稍微差点,这是我在看现代的一些性格类型书籍时候看到的,虽然现在独生子女比较多,但对于性格上的猜测也有点作用。”  倪星澜才是口是心非,立刻抓住把柄:“啊呀!啊呀呀,你真的成天在想这个!你个色胚!”说着就伸手去打,不过动作都柔柔的,娇嗔还差不多。  正好狭窄的胡同里有车辆经过,雪亮的灯光一转弯照过来,倪星澜还是有不能曝光的警惕性,立刻举手挡住脸,石涧仁倒是一把拉过她挡在身后,结果那轿车从年轻男女身边驶过的时候驾驶员竟然吹口哨,石涧仁有平静的回应,然后就拉着倪星澜加快脚步了。  进门前倪星澜有点意外的阻止了石涧仁,摘下背包找出钥匙:“好了!就送到这里,我很喜欢这样,哪怕就只能这样也行,你再进去就是看我爷爷了,我要你是专心来送我的,回去吧!”  石涧仁可能真体会不到女孩儿这时细腻的心思,连这点完整性都要强调,但不可否认,这样的过程他身心也是愉悦的,情绪不会撒谎,所以就干净利落的点点头:“行!你早点休息,好好放个假,我明天去《玄武》剧组看看情况,这两天就不在平京了。”  倪星澜深呼吸:“乱烦,我这高兴劲还没过呢!你又给我浇冷水!”  石涧仁却真是觉得适可而止:“作为朋友或者说经纪人跟艺人之间的工作伙伴,走走聊聊放松一下就行了,我也不否认这样聊聊天开心,但再往前沉迷就耽误事儿了,万恶淫为首,你说呢?”  倪星澜连忙装脸红:“谁跟你淫了!你个淫贼!”  石涧仁无奈:“不是指男女之事,浸淫其中的淫,放纵沉迷的意思,对任何事物都要适可而止,各种罪恶中放纵才是最万恶的,对不对?”  倪星澜酝酿一下恨恨:“你就是欺负我喜欢你!吃定了我反正舍不得你,你就尽情的逗着我玩儿吧,混蛋!”  一边说混蛋开锁,却一边借着站在四合院门前台阶上高一截,转身在石涧仁额头一亲,再给了石涧仁脚上踹一下,转身才推开院子门跑进去,石涧仁听见里面老太婆的声音惊喜:“大妞回来了?!”自己才无声的拉上门,双手揣兜里顺着胡同踱出去。  好像刚过了秋老虎,这种萧瑟的味道就来了,特别是对比刚才那种叽叽喳喳的温情就在身边,这会儿石涧仁清晰的感受到了区别。  幸福的温暖几乎就在身后触手可得,只要重新站到那门口去敲敲,就能高高兴兴的抱得美人归,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快活了再说……可能这就是石涧仁和同龄人的区别所在?  因为他明显觉得自己跟这个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娱乐圈,似乎愈行愈远了。  这点在他第二天前往大片拍摄现场以后,感觉更为强烈。(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