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24 随口说的往往是真相

624 随口说的往往是真相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96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3
    真的是巧合。  吴晓影说自己现在好像也喜静不喜动,这一年专门做慈善,走南闯北的去了不少跟慈善项目有关的地方,所以心境多少有些变化,春节不喜欢一成不变的迎来送往,她现在也没有这个必要了,就干脆带父母一起到月亮湖来度假,拍戏的时候,她跟倪星澜在这里住了不少日子,挺喜欢这里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俏了个皮:“今年我肯定没什么大红包,所以就没钱去马尔代夫欧洲游,只能来关系户这里打折咯。”  石涧仁急着去吃饭:“做慈善也能做出什么样的大业绩,你可以好好考虑下写个报告给任姐嘛,阿妈,今天有什么吃的?”  吴晓影眼睛眨巴一下:“打了电话,我妈妈就下厨帮忙了,希望你能喜欢这口味。”  石涧仁简直大快朵颐。  由清塘集团提供的山村度假酒店管理模式还在摸索中,主要是用星级酒店的卫生条件管理方式,只改造了卫生间为集成式的现代迷你小空间,其他的基本都没变,这里也不需要空调或者别的什么现代化设备,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让大城市的人不太适应的就是蚊虫叮咬,不过现在是冬天,这种情况非常少。  于是石涧仁就坐在了一张手工木桌边吃午饭,酒店集团只给这里提供了一名挂着管理经理头衔的职员,其实就是客房部提供过来专门负责执行酒店卫生床铺等各方面规范的,工资目前还是由清塘集团支付,但目前月亮湖山村酒店的运营收入却都归山寨所有,试运行一年以后,才开始逐年返还当初投入的改造费用并撤出管理经理,由山寨这边自己经营,每年象征性的交点管理费就行。  重点就是要有别于普通的农家乐档次,所以厨师也是请江州乐餐饮集团培训了点装盘之类上档次手法的,但春节放假得自己做。  结果就是阿妈和吴晓影的妈妈一起做了这午后现加的饭菜,一条鱼,一盘卤味野兔,一碟炒野菜,一钵腊野味汤,再加一甑子白米饭,三位女性坐在旁边看着他吃,石涧仁很想控制点形象的,但好吃得他差点把舌头都咬了了。  吴晓影全程不说话,若有所思的坐在旁边看着碗盘里的饭菜越来越少,吴妈妈则目光炯炯的一直在打量这个年轻人,只有阿妈一个劲的劝石涧仁慢点,还试图抢夺他的碗筷,被石涧仁机敏的躲过去了:“好吃!真的好吃,这个鱼……味道酸甜又带点辣,然后这个汤味道很淳厚,很好,很好,炒野菜正好起到一个消油腻的感觉,卤味就更到位了。”  阿妈介绍:“都是这位吴经理的妈妈做的,这个卤味也是她来了教我们弄的,打算以后就要用到我们酒店了。”  吴妈妈谦虚:“哪里哪里,石总都是吃惯了大菜的,偶尔吃点我们这种家常小炒可能才觉得新鲜,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吃人嘴软,石涧仁还是有观察这位吴妈妈,可以说吴晓影就是她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比女儿更慈眉善目一些,可以说是石涧仁这两年看见的各位姑娘妈妈中面相最好的,连赵倩母亲脸上以前有的那种凄愁之意都没有,娴静得很。  也许是听见母亲说话了,吴晓影才忽然惊醒一样参与说话:“我爸爸是湘南人,但是和妈妈在江浙结婚安家,所以口味比较柔和却也带点辣子,你还能吃得惯吧,我记得你就是湘南的。”  石涧仁连忙感谢。  吴妈妈满是安详的笑意更谦虚,看他吃完手脚麻利的收碗筷,还抽空叫走了阿妈,说要张罗晚上吃什么。  其实石涧仁是打算跟阿妈长谈一下的,因为到意大利之行还是感受了不少东西,特别是那种古典传统的外表加上现代舒适的内部结构,让石涧仁准备再往深处实验一下这种民族风情山野酒店,走中高档的路线试试看,毕竟这里要是突然有个几百上千的床铺位,那月亮湖也就不是月亮湖了。  但吴晓影显然用什么神奇的无声沟通术和她母亲达成了默契,先给石涧仁倒上茶,虽是山寨里的粗鄙家具,但也很有风情,坐在这周围都是蓝染布帘的木楼上面,看出去满目青翠,连湖水都是蓝绿成晶,真的是心旷神怡。  冬天里再来口热茶,刚吃饱饭的小布衣觉得五脏六腑都好像被烫开了一样舒坦:“啊……谢谢!真是享受!”  的确享受。  风景这么美,人也美。  如果说倪星澜是灵动之美,吴晓影就是标准的娴静之美,特别她又结过婚,那盘起来发型石涧仁叫不出什么款,但成熟的气质透着优雅,稍有鉴赏力的男性可能都会觉得这样的女子比青春活泼的女孩更有韵味。  而且吴晓影比初见石涧仁的时候自如得多:“我妈妈以前是唱青衣的,青衣就是戏里面最端庄的那种角儿,所以我从小到大都习惯这么端着,念大学的时候一位老师也给我定位应该走端庄典雅的路线,于是我一贯以来的气质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培养的。”说这话的时候,她又把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膝盖上,上身笔挺的充满知性范儿:“可这种气质总体来说就是天生这个样,后天才故意朝这上面靠,和我实际上读了多少书没关系,我从今年才开始静下心来看书,不然我没法说服自己不趁着大好年华不去演戏赚钱,就是听你一席话开始修身养性,按照你的引导才看了很多书,对吧,我跟你说过。”  坐在对面的丽人儿认真,石涧仁也就认真,也端坐平静的点头,等着听下文,看看这样的偶遇,对方到底能说出什么来。  吴晓影都没笑,纵然山里的冬季已经接近三五度,她依旧是黑色紧身长裤加修身皮风衣,身姿优雅的专注:“到现在我终于觉得好像有所小成,慢慢琢磨着能够不再靠自己的外表跟演技生活,有另外一种实现自我的方式逐渐打开,而这个关键的时候……你准备撒手不管了?把我恰好扔在这个不上不下的地儿,这样是不是有点不仗义?”  石涧仁从对方的表情和神态中看不到气愤问责的味道,但徐徐道来却步步为营:“你怎么知道我要撒手不管?”  吴晓影紧盯石涧仁的眼:“在平京,在《玄武》乱七八糟的时候,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对这个行业的阴暗面不太了解,为你担心,可等到首映式以后,我才发现你压根儿就抽身事外,完全是站在外围看这场闹剧,既没有一头扎进去捞钱的想法,也没有不知好歹的想去改变什么,你根本就没打算跟影视圈的继续混下去,对不对?”  首映式里吴晓影全程拉着石涧仁的胳膊,生怕这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按捺不住拂袖而去,其实也等于全程感知了石涧仁的态度,好像从那之后她对石涧仁的看法有点改变:“年夜饭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你,那时我就觉得你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样,你从来不公开喝那么多酒,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用喝酒宴请来巴结或者笼络谁,可那一次你跟很多高管主管都喝了,我感觉你是在喝告别酒,你要相信一个女人的直觉,任姐和你之间的互动也说明你很可能有大调整,对不对?”  还在《玄武》拍摄的时候,这个女人就表现出一种特别的敏感,她对石涧仁可能陷入混乱有很大的不安,而现在,她再一次表现出这种警惕,让石涧仁有点挠头的警惕:“那在平京你怎么不说?”  吴晓影指指外面:“你刚刚到的时候,顺口说我应该写报告给任姐,你知道我从来都是只给你汇报工作的,现在我才确定你真的要离开润丰了……你……”说到这里,已经在二十岁末尾的女子脸上依旧拥有保养极好的娇嫩容颜,却突然有些惊骇莫名的扭曲:“你,你要去跟投资方那些人混?”  这个漂亮的姑娘居然有很不错的推理能力,石涧仁对她的心思敏捷评分都拔高不少。  吴晓影就好像上次在影视城给石涧仁提醒一样,陡然之间变得很着急,连忙探身过来抓了石涧仁的手就使劲摇:“千万不要去!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她脸型偏瘦,大多数时候都显得有点自带清雅的娴静,这七情上脸的焦急表情也应该是真的。  ~  帮昨天加一更,因为直到半夜才从小黑屋出来,写的不太顺利,倒不是别的,主要是各种信息朋友圈都看见别人在度假出游或者陪孩子,我还是只能一如既往的在家码字,心情还是有点低落,但坚持做一件事,这就是代价吧,求票啦……祝各位玩得开心(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