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31、你真的说的是真的?

631、你真的说的是真的?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5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4
    石涧仁对于开夜车是没问题,显然老人家不太合适跟着连夜赶路,这是其一,比较现实的其二就是路上到处都是各种车辆拖拉机,酒席的桌椅板凳都能摆到路面上,白天开车都得小心避让,这晚上等于就是冒生命危险,因为石涧仁真看见有在路上打临时睡铺的!  也许在国道省道上面还有点忌讳,在农村乡村公路上这种事情比比皆是。  想想万一碾到什么都不寒而栗,吃饭的时候简单商量下,石涧仁还是决定就在这里住宿,明天天亮就出发,应该不会耽误时间。  吴家三人也肯定没什么意见,吴妈妈还兴致勃勃的拉吴爸去这个小县城热闹的集市逛逛,说是离开家乡到平京好几年,蛮怀念这种小县城气息,而且和江南水乡不一样的感觉更好奇。  吴妈妈明显是个热爱生活的,于是约好了碰头地点,石涧仁和吴晓影去找酒店。  准确的说这年头的县城酒店宾馆还没那么多,毕竟没多少外来流动人口,就没有这样的需求,但在春节前后这个特殊时间又格外的稀缺。  连问两三家,连吴晓影都看出来:“这些外地返乡的打工族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条件,还不愿住乡下家里了,而且住在酒店又有面子,未来酒店业可是这些三四线城市的发展前途。”  石涧仁也无奈:“还有结婚的,我真是搞不懂,就俩人结个婚为什么非要一口气就包了一层楼,都是当地人,有这个必要装面子充阔绰么?”  吴晓影笑笑不说话,她那盛极一时的婚礼包了整整一座五星级酒店!  所以越是好点的酒店越是没有空余,最后在一家很普通的旅馆勉强问到一个空房间,石涧仁毫不犹豫的就写房间了:“你们一家人暂时委屈下,我在车上睡,明天到江州就好了,我们那假日大酒店还从来没有这样爆满过!”  吴晓影终于延续之前的话题了:“回江州以后你打算全心投入到酒店运作上面?”  石涧仁摇头揭过:“那是帮别人代管的,未来酒店产业的发展会自己做主,我现在尽量帮忙收集这些各方面的准备。”  吴晓影到这会儿都没摘墨镜,在人来人往的旅馆大堂里显得很惹眼,但她显然习惯了,熟视无睹:“我听说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星澜给我说的。”  石涧仁不意外这个八卦联盟的传播能力:“以后有空介绍你认识。”飞快的登记完信息,拿了钥匙和自己的身份证就出去。  吴晓影也不继续说了,两人回到其实就一两条街的县城另一头开车,路上石涧仁还随便在路边商店里买了件军大衣准备晚上当被子,逛完街的老两口已经等在车边了,还给他们带了些土特产,吴妈妈更是很有童心的给女儿买了个灯笼:“红色的吉祥!今年囡囡一定有好兆头,快照照!”  戴着墨镜的过气女明星终于稍微窘了下,飞快的拿过那个画满民族风格图案的红灯笼有点可爱的在脸前面晃一下:“好了好了,照过了,妈妈你也照!”明显在母亲脸上停留还久一些,然后是她的父亲,最后给尽量不看的石涧仁凑到脸上:“囡囡是我们那对小女孩的叫法,不是我的小名,小地方有风俗说是被这个红灯笼的红光照照有福气,祝你今年福气又安康。”  怪不得当初石涧仁和倪星澜在剧组看见她就故意坐在灯笼下呢,原来有这个典故。  有点游离于这家亲情之外的石涧仁其实不知道是羡慕还是不自在,反正抽笑着也回应:“你也福气安康,走吧,早点过去免得没了热水供应。”  吴晓影和父母亲热的挤在后面,商量着拿了点换洗衣服就上楼了,石涧仁把车在路边停好,正好在一个路灯下,打开车窗开始看书。  结果,没过多一阵,头上搭着毛巾包了脸,换了睡衣但是外面罩着那件皮风衣的吴晓影就下来敲敲金属门:“你没上去看吧,就是个大床房,我爸妈一块儿睡还行,我再挤上去就有点怪了,就还是到车上坐一宿,几个小时而已,拍戏的时候就经常这样。”  石涧仁看着毛巾下头发还带点湿意搭在额前的姑娘,有些意外又似乎不怎么意外的从副驾驶下来让她先坐,自己到后面把座椅靠背放平,越野车就有这好处,因为到月亮湖腾空了后备厢,现在只是吴家的一点行李和阿妈热情要求带上的一些野味,规整到一起叠着,就理出来一片平整的后厢,铺上那些蓝染衣服当床单,拉过军大衣就是张单人床了。  吴晓影抱着手臂静静的在前面看他弄,末了才出声:“别的男人这样对我就多半是想把我骗上床,可我就算是送到你边上了,你还是不屑一顾。”  石涧仁不讨论自己的男女关系了:“将就休息一晚,早点睡吧。”  可吴晓影不让座他就只能先坐到驾驶座上去,因为这姑娘等他关上门才指挥:“窗户关起来,打着火,打开空调,冷!”然后又给石涧仁普及生活小常识:“这种车窗要留条缝,不然产生一氧化碳中毒,一点没痛苦就闷死在车里了,以前有个剧组,那导演和演员在车上调情,第二天赤条条的就死在一起。”  不懂物理化学知识的小布衣肃然起敬的连忙照办:“你跟星澜好像什么知识和阅历都来自于剧组……”  吴晓影感觉有了热量,就脱了外面的皮风衣,开始娴熟的调大单独一个热风出口,慢慢把毛巾烘干了再去擦拭头发,中途还往毛巾上涂抹什么东西,怪不得一直都那么乌黑亮丽:“剧组演人生,也就是个浓缩的小社会,有好人也有坏人,因为利益诱惑都赤裸裸的,所以很多事情也来得格外直接。”  她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整个车厢里很快就充满了浓郁的女人香,而且吴晓影用的护理品肯定都是高级货,淡雅的味道一点都不难闻,只是现在有点密闭,石涧仁不得不把窗户再放下来点,摸摸自己的书,考虑还是下车去蹲会儿,哪怕外面越来越冷。  吴晓影却一句话就让他注意力转移:“其实昨晚什么都没做。”  石涧仁已经放在门上的手就凝固在那了,听吴晓影接着轻描淡写:“就是故意试试看你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恐怕很多男人醒来,想想反正都那样儿,半推半就也就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及时行乐吧,你还真不是装样子的。”  小布衣转头朝车窗这边想呼吸点冷冽的清新空气,结果一吸气基本都带着满满的硝烟味,夜空中更时不时的蹿起来一根火花,然后在空中炸开。  和月亮湖那基本寂静一片的世外桃源不同,这里充满纷乱嘈杂和浓烈的生活气息,有种迎面而来的入世感,石涧仁的手指轻轻的敲了两下门把手,刚有种石头悄悄落地的轻松感,吴晓影又娴熟的帮他吊起来:“不过洗澡换衣服可都是我做的,也证明你是个正常的男人,帮你种点草莓什么的也挺能以假乱真吧?”  嘭的一下,石涧仁觉得自己脑袋又跟那飞上天的二踢脚一样响了,脑海里难免浮现出那化妆制作道具的场景来,这么纤瘦个姑娘居然能把自己一个人收拾得服服帖帖,那张深蓝色的大床上都是什么光景啊!  但是相比上回在医院插导尿管被围观的经历,怎么这会儿就没有悲愤异常的屈辱感呢?  是一回生二回熟的习惯了,还是因人而异呢?(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