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39、平庸的人就会掂量值不值

639、平庸的人就会掂量值不值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9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5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吴晓影可能最惊喜的就是石涧仁在江州的这帮人,除了个个都不讨厌还竟然隐隐的各有所长。  唐建文的深远,吴迪的沉稳,杨德光的憨直,庄成栋的彪悍,赵子夫的亢奋,这些人可能放在润丰或者别的企业未见得有什么用,但偏生在这里,好像都分别恰好位于最合适的那个零件座上,可以想象,也许现在看起来好像不起眼,但只要慢慢拼凑成一台机器,特别是据说能力各有所长的那几位姑娘回来。  这个集体的战斗力就会平地起惊雷似的展现出来。  而其中最最关键的就在于品行,一个好汉三个帮,各种创业团队在起步的时候超高失败率往往就倒在这个团队的分崩离析上,贪婪、自私、嫉妒、不公平等等负面品格会轻易的毁掉一个个壮志未酬的队伍,而这一帮人却有种相互有机融洽的契合感。  起码自己前公公干出了亿元级的实业,吴晓影见识过他跟自己那帮老队伍的关系,也见过无数拍戏拍得好的剧组,还有那些乱七八糟事故频发的团队,眼前这帮人看似相互间没多少关联,真的都带着石涧仁那种若有若无的平静风格。  吴晓影更感兴趣了。  所以这场婚礼的结果就是她决定不跟石涧仁一起返回平京,反正她这个不起眼的部门经理可以等到所有员工返回上班才报到,自己就元宵节过了再回去,要留在江州好好的勘察一下,特别是跟洪巧云多交流一番。  婚礼过后喜滋滋的跟着著名油画家去美术学院画室参观了,这一点显然又让柳清有点吃不透,洪巧云就这么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她也没法跟着石涧仁马上去平京,开年以后起码要看着产业园正常动工以后才能放下心过去,于是只有那位刚刚决定背井离乡到平京去打工的艺人助理杜文婷一块走。  内衣店库存剩下的货品被酒店集团采购了,然后作为福利发给女性员工,柳清听说这个不靠谱的策划时候简直翻白眼,但貌似反响还不错,主要是这事儿挺新鲜嘛。  前内衣店店主估计也是第一回坐飞机,就有幸搭乘商务舱,没有比较就没有忐忑,虽然她已经够忐忑了,但吴晓影这个明星背书和到假日酒店办公室跟石涧仁汇报了解细节的过程,让她又充满期待。  石涧仁依旧是上飞机就开始折腾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但能关注身边女人的情绪,也顺便跟她说说话缓解情绪,于是到抵达平京时,石涧仁已经知道杜文婷是念过师专的,也就是大专师范文凭,但是毕业以后回到县里结婚工作并不怎么顺利,工作上被排挤还有过被暗示潜规则的经历,所以离婚后把六岁的女儿交给父母带,自己就回到念大学的江州来打拼,其实是赚了点钱的,但没有任何人生规划的结果就是,那点钱都寄回去给父母改善生活和抚养孩子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念过大学的她和杨德光没什么区别,他们还是习惯于随波逐流的被动生活。  石涧仁也简单介绍了一下工作模式和状况:“我现在的意向是把你交给一位一线年轻艺人工作,但如果她不合意,那就去韩国那边给一位江州籍艺人服务,反正现在需要助理的艺人比较多,试试看吧,我相信你会赢得面试的。”  杜文婷总算是比较清晰了:“其实……就有点像给演员当保姆?”得到石涧仁的肯定以后还自嘲:“我们县里乡下的姑娘就有不少出来到大城市当保姆的,我这也算是行业领先,谢谢石老板了。”  石涧仁还是和气的回应:“我第一次到大城市,可是你给我工作机会,就当是回报,但我更想建议你工作中多动脑,就算做保姆,我知道大城市也有上万块一个月的金牌保姆,对不对?”  读过书的还是好沟通:“那是,您这做棒棒出身的也能站到人生巅峰,我一定不会辜负的。”  石涧仁就笑笑不说了,现在算什么巅峰啊?  开年后真是有点变化,一辆崭新的奔驰s600来接副总裁,司机对跟在副总裁身边的女人也当做没看见,但石涧仁把杜文婷先送到驻京办事处宾馆:“自己要到处走走看看旅游都行,但注意安全,随时跟我保持联系,反正就这几天的事情。”内衣店小老板其实也有买移动电话的,石涧仁觉得这个国家最日新月异的就是这些身边的东西,就一两年时间,他刚到江州还能看见的传呼机就潮水般的退市,然后现在已经被称为手机的移动电话开始普及起来,几百块就能买到一部国产机了。  他自己再前往一处约定的会所餐厅,跟任佳琳等润丰高层汇合,有个新春饭局,算是开工饭,也顺便会把石涧仁的情况给各位知会一下。  过去一两年时间频繁往返于平京和江州,石涧仁也能体会到两地完全不同速率的发展状况,江州被甩得越来越远,而现在愈发觉得相比江州的草莽市井,平京变得越来越高大上,好像真的有点不适合他这个骨子里的草根了。  会所相当高档,几天不见,任姐看来在东南亚度假非常惬意,气色很好,见面就埋怨:“春节你就没说给齐家姑娘打个电话拜个年?”  石涧仁几乎忘记了这个人:“一直都没有联系好不好?”  但暗流是在涌动的,任佳琳说:“齐家姑娘的妈妈给我打了电话拜年,从来都没联系的,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石涧仁笑起来:“我又没考中状元,怎么有种当驸马的感觉,好了好了,我们能别提这事儿了么?”  任佳琳嘿嘿:“那你就别提离开平京的事儿,我说你江州那点破事有什么值得你折腾的,舍不得那酒店小总裁还是什么?男人要大气点!”  石涧仁还没被质疑过这种问题呢,也不解释了:“昨天文总给我打电话也确认了一下开年以后的工作情况,我现在答应到他那里去实习三个月,同时也就在您这里过渡三个月,未来您需要我再帮忙做点什么事情,我都随叫随到,您看成么?”  任佳琳揶揄他:“看来还是我的规模小了,分红没给够!”  石涧仁摇头:“任姐,我其实是个简单的人,简单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不纠缠到那些复杂的交际跟勾心斗角当中去,那就最好不过了,相比影视圈的工作性质,文总那边我会跟他尽量面谈,希望不带领团队或者掌控多少资金,只做好协助观察的一点边际工作就行,我的确也还想去看看那些没有看见过的场面,仅此而已。”  任佳琳深深的看了一眼石涧仁诚恳的表情,好一会儿,那些坐在酒桌边的高层都时不时偷偷看这边低语的两人了,才拍拍石涧仁的肩膀:“他那边的确风云变幻得多,你救过我,也救过小驊,我从没想过害你,但哪怕我送你辆车,也可能会导致你出车祸送命,而我更愿意就算是塞包炸药给你,你也能炸了一头野猪满载而归,而不是被别人收拾掉,这个社会从来就没有什么是唾手可得的,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对错,你越强,未来小驊才更以你为荣,我也不想有朝一日我老了,你们哥俩儿却从没经受过暴风雨,去吧,真有什么事,我还是能吱个声的。”  对,就是这么残酷,在巨大的资本运作面前,任佳琳也只能说是吱个声。  这感觉石涧仁就好像刚进山的懵懂少年,赤手空拳的要去面对黑暗中不可知的巨大怪兽……(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