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44、男怕入错行

644、男怕入错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86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5
    因为他从文先生的脸上看到还有居高临下的冷漠,其实这种冷漠从导演组那会儿就有,而不是单单对现在的石涧仁,现在的表情神态中非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也许有一点点的焦灼。  但并不是很强烈,感觉就是约了人打高尔夫,现在有点堵车也无妨的感觉,最多就是少了些预热活动身体的阶段。  这才是石涧仁为什么选择离开义气热烈的任佳琳,要来跟着文先生走一遭的原因。  从性格和未来走向上,任佳琳都是个商人,略微特殊的特权商人,而文先生这种不动声色的感觉才更接近于政客,老头子给石涧仁灌输的大多数识人相面都在这个领域,要是石涧仁仅仅走到这样一个阶段,就缩回去是不是也有点白念十年书的感觉?  多少也要看看才是学以致用。  看文先生的面相的确是堂堂正正,威势逼人,这也必须是两三代人家里养尊处优,见多识广才能熏陶出来的模样,石涧仁自己都没有。  为什么说很多草根出身的官员富豪不容易长久,就是因为他们的出身苦惯了,一心为了出头钻营努力省却了对自己品行的磨砺,那么一朝*得势面对巨大的财富、美色跟权力诱惑就有点抵挡不住,而从小见惯了大手笔的世家子显然就要有优势得多,等闲那点诱惑根本不会花眼,权衡一下比不上自己能预测的未来,笑笑就过去了。  可如果心性不用到正路,恰恰又是世家子们带来的危害大得多,因为他们动不动就是以巨大的代价来作为筹码,他们的脸上看不到强烈的情绪波动,在他们眼里人力物力和巨大的资源都不过是筹码,这种心态用于建设当然是大干快上的具有纲领性优势,可一旦用在斗争和摧毁中,对于平民那有点吃苦头了。  他们不会把一城一池的得失放在心上,就好比现在文先生不会把一两个人的未来死活放在心上一样。  但同时石涧仁也能确认,这两个人并不是临时找来顶替自己那么简单,原本自己也许还并不是最前沿的,三个亿的投资公司,先放到自己的名下,然后再面对这前台的人。  这是目前他确认的第一个信息,会不会有点略微后悔呢?  前往沪海的航班上,五十二岁的朱正坤很镇定,全程坐在商务舱座椅上闭目养神,根本不问前往沪海是做什么,跟自己那个生物技术工程项目有什么关联,但旁边的石涧仁观察到对方看似平静交叉放在小腹上的手指,在无意识的轻轻快速敲动,看来这内心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平顺。  出发前送到机场的司机就给了一个文件袋,石涧仁也不捣鼓自己那些东西了,他连笔记本电脑包都没带,除了几件换洗衣裳就是两部移动电话,江州和平京的号码各一,现在看起来还要再买一部沪海的?带着这样放松的思忖,打开文件袋抖出里面的东西,没有详细介绍的任何文字讯息,就是一把车钥匙,上面挂了张电话号码的纸条。  降落以后打过电话去,那边也是毫无感情的报上一个停车场数字,一辆石涧仁很熟悉的别克商务车就停在那位置上。  好像一步步都是临时设置一般,一个新的文件袋里装着地址跟几把钥匙,石涧仁充当司机,开出机场范围才找寻一家路边的书报亭买了份沪海的详细地图,坐在后面的朱正坤终于主动开口:“石先生,我还以为你完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你也不太熟路?”  石涧仁低头在密密麻麻的地图上尝试了一下,比江州大太多,又没有自己当初在平京到处游荡熟悉的阶段,最后他聪明的放下车窗招了辆出租车,报上地址自己跟在后面,然后才回应后面的人:“你说我是司机、秘书或者办事员都行,无足轻重的,不是我来也有别人来……你自己知道是干什么吗?”  朱正坤又回到之前交叉手指坐靠在沙发上的舒适状态:“还能干嘛,一心一意办好事呗,我可是八方求人掏了几十万的开路费,才得到这么个搏一把的机会,还有请石先生多照应了。”  石涧仁试探:“这事儿风险可不小。”  朱正坤笑笑都没睁眼:“高风险才有高收益,上面的大人物贵人们吃肉喝汤,我上台唱戏的只要能捞点骨头渣子别折进去,那就谢天谢地,如果这码事儿还能一直做下去,我真是求之不得!”  得,这位的心理素质其实是蛮不错的,起码一点瞻前顾后的犹豫都没有,无论手上身体有没有泄露什么真实的心态,脸上总归是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色的镇定,就凭这点,石涧仁觉得他都比那个年轻创业者更适合干前台的工作,当然由此可见,二十出头的年纪,自己这样波澜不惊的也的确罕见。  机场前往目的地的时间比较长,两人终于多聊了一路,朱正坤很懂行的根本不问石涧仁的来路,只谈风月,说起自己搞酒店的时候就栽在女人肚皮上,当时也算是省城颇有能耐的人物,黑白两道都有关系,说不上跺跺脚地皮都要抖三下,起码玩儿个女人什么的那是信手拈来。  结果前后三次婚姻,外加养的情人小三四五个,现在孩子都有八个,开始他还有点爱子之心,后来这些女人完全就是争着借孩子搂家产,他那点资产哪里够分,正室前妻拿了大头,把酒店股份、地产和其他资产都分了个干净,情人每天都呼天抢地的来哭诉,烦都烦死了!  所以现在既有出来打工赚钱养家的意思,更有索性躲个干净,乐得轻松自在的光棍心态。  这仿佛再次给了石涧仁现实版的警告,如果不好好对待男女问题,皮带一松就意味着人生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居然听得心有戚戚。  最后出租车带路抵达了沪海市最为高档繁华的新开发区,按照道路门牌号找到的地方竟然就是那座具有地标性质的金茂大厦,目前国内最高的摩天大楼跟租金最贵的商业写字楼,循着地下停车位转了两圈,才找到合适的电梯直奔指定的楼层。  用文件袋里的钥匙打开玻璃门地锁跟外面的U形锁,在整整三百多平米装潢华丽的写字间里依次打开配电箱里的灯光,比石涧仁那天在融创金投楼下看到的那些一片狼藉人去楼空办公室好一些,这里起码撤离的时候是清理整齐了并不显得狼狈,但伸手摸摸桌面,薄薄的灰尘还是说明已经有些时间空置了,在这样按平方每天计费的高档写字楼里,这样耗资百万以上的办公空间,也不过就是道具。  朱正坤高大健壮,但运动灵活性肯定比石涧仁差了很多,大概走了走就随便找张椅子坐下看眼前的一切,不说话。  石涧仁更细致一些,挨着每间财务、主管办公室都看看,最后穿过中间的普通职员办公区,到总经理董事长办公室去观察,铺满高档强化地板的木纹上印出来一些鞋印,朱正坤坐在那提高音量:“喂!你脚下啊,好像有组鞋印是去那边办公室的!”  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房间和腰部以上桌面的石涧仁低头,果然发现一组比较新的鞋印去了董事长办公室,和自己现在走出来的鞋印差不多,这过于高档的地面就是得天天做清洁,不然很容易看出端倪来。  既然门外有U形锁,这里面就不可能有人,石涧仁回头也高声:“你看看桌上有没有黄页电话或者大楼的物业管理电话,找个清洁公司来做清洁吧。”他自己倒是不介意做,但起码得一两天才能全部搞定,而且这种场面就是绷面子,又不是自己真正创业。  一句话之间,石涧仁已经迈进最大的这间办公室,带着淡淡的尘味,依旧空荡荡的除了办公家具沙发之类以外什么都没有,这回石涧仁有心的站在门口依次打开手边的一长排照明开关,利用筒灯、吊灯和天花板里的暗藏灯带,这些不同灯光的折射,清晰捕捉到地面那新脚印的去处,直接到了L型摆放的两组沙发交接处,从黑色真皮面扶手和沙发边几的缝隙里直接找到一个黑色皮箱。  石涧仁觉得设计这个事儿的人如果是文先生的话,他真该去润丰当编剧,起码这点心思都比《玄武》那乱七八糟的剧情好得多。(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