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50、说也说不清楚,却能托起人间的脆弱

650、说也说不清楚,却能托起人间的脆弱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80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6
    是倪星澜!  哪怕她戴了墨镜、口罩,甚至还戴了一丛栗子色的假发,石涧仁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站在门口一身斗篷装的高挑姑娘是倪星澜,有点惊呆了:“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倪星澜很不客气的直接一脚踢开门,丝毫不顾及五星级酒店门扇的高档造型,但从黑色口罩上勉强看见的光影变化也能捕捉到她一定是忍不住满脸得意的笑!  所以这姑娘得忍着不说话,才能保持这样高高在上的气压,迫使石涧仁退开两步让她进来,然后小布衣还很鸡贼的探头出去看了两下楼道,确认除了应该有的监控设备之外,是没有任何人发现这姑娘造访的。  就算觉得文先生他们代表的资本已经可以只手遮天,也应该不会对自己的监控到了这种地步吧?  石涧仁是这么想的,但关上门还是有点焦急:“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你不知道我现在处境比较特别,万一有什么牵扯到你了怎么办?”  倪星澜不说话,背着手……嗯,斗篷装的意思就是在正常的上衣外面还有个斗篷造型,根本看不清她的手在哪,不过从背后看过去,黑色的紧身牛仔裤跟高帮皮靴,在宽松的上半身斗篷衬托下显得格外修长苗条,有点模特步的感觉了,施施然的把整个房间搜寻一遍,卫生间和衣柜都推开看看,甚至连床底都没放过用鞋尖挑开来看,还很有经验的把拉到两边的窗帘都抖开,终于转身,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石涧仁,看胸前的隆起应该是抱着双臂的。  石涧仁已经没开始那么情绪外露:“喝矿泉水还是饮料?要不……我送你回去?我们分开走,现在我尽量不能让人发现跟你的接触。”  倪星澜之前可能按捺不住的笑意终于抑制下来,变得趋冷:“为了获得领导家的青睐,你就这么害怕被人发现?”  石涧仁想想还是把危险性直接袒露,毕竟假装纠缠在感情中,没准儿这姑奶奶做出什么反应:“我现在已经不能算是润丰的人,我跟着一帮做资本运作的老板在工作,任姐对上他们也比较客气,现在我在他们指挥下做一笔金融投资买卖,我很不想牵扯到任何一个我认识的人身上,这事儿有点脏。”  倪星澜走近两步,语气依旧冷冷的:“所以你才到了沪海都不跟我联系?”  石涧仁看看周围:“我在这里住了十来天,基本不出门的,你怎么知道我……”  话还没说完,倪星澜忽然就把那斗篷式的上衣掀开,迎头一下罩在石涧仁头上,接着一把抱住石涧仁的脖子,抱得很紧那种!  老实说,突然陷入黑暗里,大多数人可能都会手舞足蹈的乱动,石涧仁也惊了一下但却没动,怕自己挥手踢脚撞到了这姑娘,他知道倪星澜对自己没半点坏心思,试试扯不动那被抱住的黑灰色呢子斗篷就不动,但立刻感觉到倪星澜干脆跳到他身上,双腿盘在他腰间,紧紧的箍住了他,让石涧仁接下来的发声更加瓮声瓮气:“好了好……别调皮了……”石涧仁尽量把双手让开,想前倾身体把姑娘荡下来,但长腿长手的倪星澜就像个灵长类母猴子似的,愈发抱紧了他,还终于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来:“我想你!你想我没?”  石涧仁尽量去摘脖子上的手臂,倪星澜抱得愈发紧,还有往上爬树的积极动作:“真开心!开心!就我们俩,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打扰,就我们俩……”有点语无伦次的声音,还肯定把头都靠在包裹了斗篷的大西瓜上蹭来蹭去,看来是把墨镜和口罩蹭掉了,更是嘻嘻笑不停,又忍不住放开点声音唱歌:“地道战……嘿,地道战……”  石涧仁听了这个,不知怎么也笑起来,更像个无奈的长辈一样:“你到底要怎么嘛……”停住自己的抵抗动作,伸手到周围摸摸才移动,根据自己对这个房间的熟悉,找到最近的家具,小心的在放行李柜子上坐下来。  倪星澜欢快的心情尽情流淌:“哼!偷偷摸摸来沪海,你以为藏起来我就不知道了?你不知道这里距离我们学院很近?哼哼哼,还勾搭女明星,我说你要找也找个有水准的,那种三线不入流的你也去潜规则?”  乱七八糟的信息石涧仁都不知道她表达了些什么,只能坐在那不说不动,但其实除了斗篷蒙着有点气闷,其他还好,起码比起这些天经常一个人坐在窗前思考那些很容易让人觉得孤独的东西,现在叽叽喳喳的姑娘抱在自己身上跟个树懒似的,仿佛让火热的生活又拥抱了自己。  生活真的很美好。  不管怎么说,石涧仁都得承认这个时候自己的感受就是这样。  就这么挂着百来斤的重量,听耳边絮絮叨叨的声音,嗅着贴近身体的那种让人致命少女幽香,感受着身上几乎每一寸都能感受到的热烈柔软,就是觉得生活美好。  把几乎要沉浸到孤寂里面的自己拉了出来,恍若仙音,石涧仁甚至都眯上眼睛躲在这个不会被倪星澜发现表情的斗篷下面,发自内心的享受这种感觉了,然后就觉得眼皮忽然一亮,碎嘴大妞一把掀开斗篷:“喂!你倒是吱一声啊,我这么不要脸的硬贴着来找你,是不是让你连话都不想跟我……”  房间里的灯光并不亮,一个人在这里的石涧仁通常只开了床头灯,所以略显昏黄的房间里,石涧仁睁开眼就四目相对,很近很近的距离,近得倪星澜一下就能读出他眼里的笑意,她熟悉的温和情绪中带着很少看见的享受愉悦跟打心眼里流出来的笑意,资深演员还有什么不懂的,立刻就安静了,亮若星辰的眸子锁定了石涧仁的瞳孔,尽量试着也把自己的情绪灌注到眼神里面去,想让他看见自己的高兴,看见自己的眷恋和爱意,应该不需要琢磨演技和酝酿情绪吧?  完全放空脑海里面所有的东西,只看着那双眼睛就好,浩瀚深邃的黑眼睛,倪星澜几乎忘了刚才还从这双眼睛里看见什么情绪,现在就是全身心的沉浸进去,然后好自然的手臂稍微用力,就把自己的眼睛贴近,不需要找寻,就把润软的唇瓣贴到石涧仁的嘴上。  石涧仁还眯了眯眼睛,好像在深呼吸,又好像在下意识的抵御,但两个人已经紧紧的抱坐在一起,就稍微仰头迎上倪星澜这个动作,似乎比她还用力,把姑娘的嘴唇都压得有点痛感了,才分开好像要融合在一起的嘴唇,然后再抱一下那个已经有点惊喜得浑身僵直的娇软身躯起身走几步:“谢谢你来看我,也谢谢你让我的心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好,但你真的不能留在这里。”  两人已经站在狭窄的房间玄关了,倪星澜还有些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你刚才亲我了!还傻乎乎的那么大力,还有胡子!弄疼我了!”再闭上眼,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感受:“有点晕……我忽然觉得有点晕乎!”顺势就有往后倒的迹象。  石涧仁拍拍她的背上:“走吧,我送你回去,我现在这个时候真的可能在别人的关注监视下,千万别把你牵扯进来。”  倪星澜睁大眼睛,那明亮的眸子里只有石涧仁,剧烈的深呼吸都没法平复她的情绪:“我们,这是我们第三回亲嘴了,你表现最好的一回……”再来个深呼吸,松开手脚滑下来,炽热的双眼看着石涧仁:“那我先下楼去,就在街对面等你,你会下来的,对吧……”  石涧仁点点头,倪星澜真不是一般的女孩儿,踮起脚尖在石涧仁嘴上沾一下,整理一下歪掉的假发,戴上墨镜和口罩拉开门就出去了。  前后不过几分钟。  又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那若有若无的馨香气息,仿佛什么没发生过,好像就是个臆想出来的场景。  但石涧仁分明觉得自己心里这会儿填得满满当当。  这就是爱吧?  被人爱着,或者说被人眷顾的世界一下就变得无比美好。  石涧仁靠在那墙边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脑海里乱七八糟都滚动着什么,找到那副眼镜戴上,抓了件外套才出门。(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