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53、一点点的改变

653、一点点的改变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5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6
    其实谜底第二天就揭晓了。  石涧仁目瞪口呆的拿到了关于高科疆原这家子公司的全面资料,让他难以置信的就是这家公司居然拥有一份油气田区块合作协议,和国内几大行业巨头之一的国企共同拥有一块已经开采出来的油田。  对于普通人来说,地下挖到块文物都是国家的,石化行业基本不可能有私人参与的机会,但石涧仁就分明看见了这样辗转腾挪操作出来的结局。  他再没金融经济常识,从山里出来也知道这个星球上真正的大鳄都是玩资源的,特别是这种涉及到国家战略资源的原油之类,总算明白文先生他们玩得有多大,相比之下自己以为就是通过内幕消息搞点股票差价,真是低估了他们了。  按照吴晓影当初给自己描述的四种大概分类,这应该是最高端的那一类吧,可笑自己之前还以为是不入流的乱战呢。  实际上这家子公司到底在哪里,有没有办公场地需不需要高科立仁去管理经营,这都不关这边的事,就是把这么个架子搭建起来有归属就行了。  朱正坤每个月的工资是一万块,但显然这个内幕知道的人很少,因为今天他又十分高调的前往一处沪海著名的高档地产楼盘一掷千金了,而且是一甩手直接买两套别墅!  一副老子就有钱的土豪模样。  石涧仁已经不用随时跟着他了,有财务当随从,朱正坤现在非常沉迷于这个角色,反正身家性命都在这里,还不如敞开了享受,哪怕是假的大富豪,现在也能享受那无数人羡慕的眼光和美色,何乐而不为呢,就算死了老子也享受了!  在售楼部面对记者的采访继续侃侃而谈,按照剧本下一步他会继续转战香港股市,将会把那里和沪海的金融事业进一步扩大。  这个时候朱正坤还表现得只像个在股市呼风唤雨,能够神奇追涨杀跌的高手,没人发现他后面辗转收购的高科疆原意味着什么,也没人注意到办公室里那个穿着普通,一点都不起眼的办公室主任。  现在既然不招聘新员工了,那人力资源总监自然就转职为办公室主任了。  相比第二天上午才能看见的各种报刊,现在随时能第一时间就在网上看见实时新闻,几大门户网站更是把娱乐八卦消息作为获取点击量的主要版块,所以石涧仁果然从前两天的八卦消息中看到了把自己也拍进去的餐厅照片,不知道是自己联络任姐安排的记者在一条龙服务,还是那个女明星故意曝光安排的偷拍,幸好自己还没坐下来就知趣的换了张桌子,照片里面旁边的自己更像是个路人的存在,给那双狗男女当了背景板。  晚上文先生打电话来的时候也嘲笑了这个画面:“你不是说自己不想出镜?结果怎么也把你客串了一把?”  石涧仁讪讪的解释了前因后果,旁敲侧击:“我对这个运作投资的参与是不是完成了?这位朱董事长已经能够娴熟应对自己身份了。”  文先生却反问:“你能适应这样的工作么?是不是有点枯燥,听说你做得非常兢兢业业,没有你,这位朱老板恐怕就只会花天酒地了,你再带带吧,起码得让他身边有几个合适的人手正常运转下去,我们是做金融资本运作,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违法乱纪啊。”  石涧仁只是试探这档子事是不是就真的只为那个油气经营权,现在心里有点征兆也不讨论底线缘由的答应下来,说了都是废话。  这下轮到文先生旁敲侧击了:“接下来去香港,要不要给你在那边的公司准备点股份资产,你也算是这家未来的上市集团公司元老啊。”  石涧仁简单客气:“我只是举手之劳,做点打杂的内务事情,不算什么的,主要是跟着朱老板和您见识一下,只要赚点养家糊口的本钱,未来能安安分分的享受生活就行了。”  文先生想了想评价:“从齐齐这个事情来说,我就发现你虽然有做大事的才干,却没这个胆量,她家世不一般又如何?你出身平常,借个力又怎么样?听说你立刻就退缩了,明明思路敏捷,看人断事都有一套,躲在任总那里也只能干个管家的事情,你才多少岁,完全还有磨练拼搏的几十年,现在就说得好像要退休一样,胆量,你这个胆量真是让我越来越觉得失望,看来你这出身还真是把你的格局限定了!”  石涧仁不介意把胆小鬼头衔挂在自己脖子上:“小心驶得万年船,和电影运作的过程一样,现在我感觉还是在打擦边球,如果搞砸了也需要有人来顶包当替罪羊,我既然不是个当领头的命,就还是谨小慎微的在旁边辅佐好运转就行,这样才能为文先生提供更好的服务嘛。”  文先生看来的确是有点确认了石涧仁不可能独当一面,想想干脆指示:“现在也就不用跟你卖关子了,高科立仁接下来会争取在不被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再收购一家公司,沪海的,同样也有一起油气田开发合同,同时朱老板会到香港走一遭,你按照这个帮他把公司架构、人力班子搭建起来,就算是完成任务,拿你那份休假吧!”  石涧仁一点不觉得失落,甚至还殷切的感谢了文先生的照顾,让那边更觉得有点不想多说的挂了电话。  也许在文先生的思维模式里,任何一个有野心又没有根基的有志青年,都会不择手段的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吧?  至于风险?  没有高风险哪来高收益?  金融市场可以说件件事情都在法律边缘行走,华尔街的大鳄们哪个不是干着类似的勾当,再说中国人由下而上的骨子里都没把规矩当回事。  无限风光在险峰,不付出点什么,凭什么一个草根能得到一切?  石涧仁这种明明能做点什么,却温吞吞的无欲无求加胆小怕事,就像个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是有点心烦,关键是又不怎么讨厌,那就还是趁早踢出局。  基本被踢出局的石涧仁一点没有失落感,第二天忙碌大半天,一边听前台两个小姑娘惊叹老板又上报纸了,一边发传真给广告公司安排新的招聘广告。  其实这事儿吧,就跟眼前这俩长得都还漂亮的前台姑娘一样,那个朱正坤勾搭过的姑娘好像背地里还是和老板串联上了,现在对另一名同事有点颐指气使的味道,言下之意就是她多半会跟着老板去香港当秘书,而另一位曾经想辞职的姑娘就只想保住这份饭碗,甚至对作风不正的老板要远离这边感到松一口气。  往上爬,追求更高更好的物质生活这没什么不对,但过程和手段的不同却会导致未来的人生有巨大变化。  至于好坏也只有自己去感受了。  石涧仁显然是最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的,研究生也有毕业的时候,自己总不可能真的就在这条匪夷所思的海盗船上一直混下去吧,那样迟早都会变成个海盗。  他还是想回去脚踏实地的做自己。  所以石涧仁捣鼓完这些事情,看看手机上发来的短信,倪星澜已经很着急的等了一天,今天连发好几道催促金牌,算着下班时间到,石涧仁也跟众多白领一样,混在其中坐公交车买菜去了。  吃了这么多天的酒店,好歹也学了点手艺,石涧仁的确也想放松一下,仅此而已。  其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主动的在寻求放松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