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58、送送送,终于送到自己头上

658、送送送,终于送到自己头上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2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7
    石涧仁的确是稍微失策了一下,以为是朱正坤或者酒店工作人员,最不济也是司机之类周边小人物,稍微把桌上的东西归置一下,关了折叠电话屏幕上的页面就去开门。  出乎意料的是曾凯仪和那“顾问助手”,记得当时称呼他姓何,短暂的错愕中,石涧仁还是立刻请两位进房间,如果这位曾女士真的如同石涧仁观察那样并不逊于文先生,对待自己应该随便打电话要求自己过去什么地方吧。  果然那位何先生走在前面,这会儿毫不掩饰跟曾女士之间的主次关系,站在房间里扫视一番,目光落到茶几上叠在一起的八卦报刊以及压在上面的餐盘,再看看整齐的床头之类的地方一丁点私人物品都没有,唯独就三部手机放在茶几上。  所以这位何先生随意的就在茶几边沙发椅坐下来:“看来你并不像是文老二说的那样谨小慎微嘛。”曾女士坐到茶几另一边的沙发椅,石涧仁只有拉过唯一的写字台椅,危襟正坐的在这两位面前跟面试一样。  曾女士还伸手把那叠彩色报刊拿出来翻看,口中漫不经心:“为啥?从哪里看出来的?”  何先生跷二郎腿:“如果真是胆小怕事的人,在沪海经过这么一场再到香港,听了这边收购上市公司的安排,中午吃东西就不会那么气定神闲,到现在胃口也很好,一盘子饭米粒儿都不剩点,很细致个人完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怎么可能是朱正坤那种草包,你说对不对?石先生?”  石涧仁勉强笑笑:“山里穷人家出来的,吃饭珍惜粮食是个习惯,可没老板说的这么多名堂。”他那盘子哦,好像之前倪星澜就笑话过,只要他吃过的东西基本上别说饭粒儿,汤汁都能收拾干净,跟舔过盘子似的干净。  低头看报纸的曾女士不抬头:“何老板,何戈,金戈铁马的戈。”  石涧仁就干巴巴的补充:“何老板好。”聪明的人到处都有,他习惯于从各种细节观察别人,同样别人也能从细节观察到自己,现在最主要是得确认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才能由此决定自己是继续装傻还是表现得聪明点,只不过坦诚布公推心置腹是不可能了。  何老板简单:“平京那家俱乐部是我开的,根据记录,你在四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前后去了二十七次,几乎每次都是一个人去坐在那听也不参与不发言,回过头似乎也没因此做什么生意,要知道那里面每天流动的商机轻而易举的就能让人赚钱发家,虽然不至于随便就能大富大贵,但也不是像你这样还只靠拿点工资和股东分红过日子吧?”  石涧仁姿态放得一如既往的低:“有人拿了一块钱就敢去搏一百万,我这种没什么见识的还是安安心心的做自己擅长的那点事情就行了,不会有太多奢想。”  曾女士还是没抬头:“文老二给我说了你对卢克南的评价,简单直接,一针见血,你觉得需要展现自己能力的时候就展现点,现在你是觉得不需要对我们展现?”  石涧仁在勾心斗角或者说打机锋的这种事情上还是有点嫩,滞了滞:“我身无所长,实在是不知道两位有什么态度,自然就得谨慎些。”  何老板点头:“这也是个聪明的做法,明说了吧,我觉得文老二判断有点错误,你其实是个相当聪明又足够沉稳的年轻人,很年轻,重点是足够的好学,听说你根本就没有上过什么学,从市井里面做小生意起来的,但看上去又不是个市侩的小格局,我们送你去深造金融经济怎么样?国内任何一所大学两年左右的基础学业,只要能够达到标准,再到国外名牌大学绝对是最好的,常青藤都没问题。”  已经送了三位姑娘去读书的石涧仁差点噎住,为纪若棠准备出国上学的时候,也了解过常青藤指的是美国八所最有名的顶级学府,却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的会落到自己身上:“读书?让我再去深造……金融经济方面的知识,然后呢?”  何老板平静:“学金融经济的人很多,现在要从常青藤里面扒拉一群留学高材生出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先做人后做事,很多搞经济的不过是墙头草,指挥棒往哪里他们就唱哪里,我要的是真正沉稳并能够学出前途的人才,五年十年都行,最终你再回到我们的团队来,成为真正的技术领头。”  石涧仁尽量不带讽刺的味道:“技术领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把金融经济看成一门技术,培养更好的技术人才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找到更好的漏洞?”  何戈没有文先生那种威势,真的平静很多:“金融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规则和漏洞的游戏,是高智商的心理博弈,但由此带来的经济民生又牵扯到很多道德层面的问题,所以你这么个完全外行的人贸贸然踏入这个圈子,成为筹码棋子也是必然的,但是以你的智慧和心态,应该不甘于成为棋子吧?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对文老二的推脱?”  曾女士终于把看完的娱乐八卦报纸叠起来放回去:“可奇怪的是你明明不想搀和这事儿,又来干嘛呢?起码你在任佳琳那里旱涝保收的每年也能拿上百个,可你还是愿意来参与这件事,现在你也知道这规模有多大了,却不求什么收益,那就很让人怀疑你的居心了。”  这就跟当初面对王汝南的照顾被怀疑一样莫名其妙?  石涧仁咬定青山不松口:“我终究还是年轻,想见识更多的场面,在俱乐部听到那么多金融经济方面的故事传说,多少还是有点好奇,所以当文先生提出邀请以后,我还是想参与看看的,毕竟……我坦白的说,电影大片这件事我不知道总体考量的得失在哪里,但是既然选了这个项目,原本可以在适当的范围,把电影本身这件事做得更好一点,这样也许面子里子都有了,资本在这件项目中体现出来的强势让我很吃惊,所以才离开影视业,了解下资本运作,但的确没想到有这样大的规模,现在我的确如同文先生说的那样,是主动的表达了退却意思,我想得还是太天真了。”  何戈追问:“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刚才的提议,你应该清楚我们愿意坐下来跟你谈谈,已经很有耐心了。”  石涧仁像拒绝姑娘一样明确:“我非常感谢您二位的好意,但我还是想从普通人的角度来学习资本这个神奇的东西,希望二位能给我这个机会。”  曾凯仪已经皱皱眉准备站起来了,何戈却反问:“怎么学?”  石涧仁还是不谈自己对特权资本的看法:“这年头确实是资本全胜的,各种力量在财富和权力面前都会跪倒,现在可以说资本甚至是有些傲慢的在面对一切,但何先生您既然愿意花十年甚至更多时间培养人才,说明您是有长远的考量,我个人认为不是除了A方案就没有B方案,甚至还有更多其他方案,长远的考量资本究竟该为什么服务,那些几千万几个亿甚至更多的资金,怎么用才是最有意思的,这不一定是非要到大学或者什么学院里面跟某位已经有了固有思维的教授学习,当掌握了学习方法这个工具以后,不墨守成规的在现实中去学习,我这个草根出身的人可能反而能摸索出一条新路子出来,您看怎么样?”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  ~求领大神之光,144个了,其实怎么有上千个的,起码也要超过排名第78的端午正阳啊,那货都有230个,哈哈(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