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60、遍地是黄金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660、遍地是黄金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5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7
    石涧仁没有选择马上离开香港,来都来了,那就顺便走走看看转一圈再回去。  他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转悠了接近十天,看过铜锣湾中环的高楼大厦,也有转过庙街的夜市,住的地方也从高级酒店到青年旅社、廉价宾馆都去尝试过,反正他也没什么行李。  当然在这几天中,他持续关注着八卦新闻的延展,朱正坤斥资七千万港币买下一家上市公司,花费五千万港币买了一栋高档别墅,还酝酿跟著名女星开办一家燕窝补品餐厅,驻颜有术的著名女星当然就是自己餐厅的代言人,频频在各种头条八卦里面秀恩爱,一起到处看门面讨论怎么经营。  感觉身家不知多少的亿万富豪饶有兴致的在陪年轻时候的梦中女神圆梦,这番打造出来的形象,居然还不讨厌!  起码石涧仁从网络上看到的反馈除了羡慕就还是羡慕,还有人说朱老板就是大陆老男人的梦想实现家!  石涧仁觉得现在接盘操作朱正坤的人比自己专业多了,他甚至凭直觉认定可能就是那位曾女士。  而有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朱正坤意味着什么?  故意在港交所附近的酒店、沙龙、咖啡厅,石涧仁去旁听了一些高谈阔论的专业人士反应,虽然其中夹杂的粤语他不太懂,但英语和白话组合还是大概能听明白的。  这就意味着朱正坤拥有了操盘的能力,他可以在香港股市公开操盘,再挟港股之威反过来进入内地股市,因为内地政府现在对港股有很大的优待,还有不少内地企业在寻求港股上市,总之这中间产生的交流往来,资金渠道可以说就从之前的汽水吸管猛增到城市供水系统管道那么大。  可做的文章就太多了。  当然这一切跟石涧仁已经没有直接关系了,他只是通过朱正坤,来探知自己可能会变成的那个模样到达了哪一步。  就算自己没有贪财好色的恶习,对方依旧能循着人性的脉络,找到自己最薄弱的环节从而控制自己,把自己变成另一个“朱正坤”。  所以难得享受了近十天的自由自在生活以后,石涧仁给任姐打了个电话,就返回江州了。  只是在离港以前,终于考虑到自己玩了这么多天,秘书在家是不是独当一面太辛苦,每次电话里都有点怨声载道,还是挠着头给买了瓶香水当手信赔礼,这回知道循着那个什么大李子味道的香水去买类似价位的,才陡然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大的一片天地,女人独享的神秘天地,又想起了倪星澜那波澜壮阔的化妆品空间,那就也给少女明星买个差不多价格的……唇膏当成礼物吧,接着又想起林岳娜那种是有点呛人的香水味,既然买都买了,那再多买一瓶也不为过,接着吴晓影呢?洪巧云呢?女性都买了,凭什么吴迪、庄成栋没有?  于是原本只打算给秘书买一个随手礼的,最后石涧仁居然抱了一大一小两箱出来!  因为里面还包含了相应档次的包装袋之类,让自己根本没什么行李的石涧仁又不得不买了个滚轮行李箱来拉着回去。  就在他蹲路边把纸箱里的大量化妆品往行李箱转移的时候,旁边有好心人提醒他:“你这样装得再整齐,过关被发现了还是要扣留补税,而且你这明显不是自用的数量就带着走私的性质了,说不定会被扣留的!”  啥?  原本只是觉得有点算不过来,干脆各买一箱回去送,周围人送完了还有高管、中层,怎么都能物尽其用的,现在居然涉及到走私?  石涧仁有点傻眼,扛回去退货的时候店员倒是习以为常的给他指点了一个地方:“你直接让他们帮你发运到内地不就行了?别人有办法过关的。”  其实在码头的时候,就见识过各种正规模式以外的带货方式,无论长途汽车司机还是轮船船员,都会用自己的工作之便携带物件,石涧仁给耿海燕出的第一个点子,也就是和这种送货有点类似的主意。  本来就抱着了解各种新鲜事物停留香港的石涧仁立刻就去了那被称为速递的店面,让他补税都可以,但提出一个新要求:“我是从香港直接飞江州的,你们能不能也直接把东西给我送到江州?”  速递公司才不管税的问题呢,稍微思忖一下回应:“我们专门做到鹏圳入关的,准保不会出问题,但是从鹏圳到江州……我们可以帮你代发别的快运公司,这个都是各有各的区域。”  石涧仁付了这笔费用,轻轻松松的回江州了。  果然三部电话就让他在海关稍微停留了一下,据说现在已经有人开始专门从香港买手机到内地赚取差价了,还好石涧仁的三部型号不同、新旧不同,连号码归属地都不同,解释清楚也就没事了。  这让石涧仁走出江州机场的时候,还在考虑这个有点新奇的事情。  因为这让他想到了唐建文说的跨境贸易。  自己只是做了个简单的礼品购买,其实并没有考虑过香港和江州的物价差异,只是鬼使神差的有这么多需要买的,就从单纯的手信变成了接近走私的违法行为,这个道理倒是很简单,国家在这些进入国内的货物上有进口关税嘛,私自带个一两件还只是私人用品,一两箱就违法偷税了,但如果分成几十个人带进来呢?  再如果觉得几十个人做这事只是为了带点口红香水,成本太高,但这几十个人身上每一件物品都是避税的呢?  每人带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数码相机,一台手机还有别的什么,每人林林种种一大箱,也是几十件啊,可就不会那么醒目的被查到。  显然香港一带已经有了这样的产业,专门用各种化整为零的方式把这些东西运到国内来。  石涧仁倒不是觉得去做这个有多大出息,而是这明显就是唐建文在捣鼓的那些事情中一个支撑点,跨境物流运输这些以后必然会遇见的点。  值得投入精力去思考。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看见点身边的事情就能抓住机会成功,有些人永远都想不到背后会蕴含着什么样的商机,当然还有些人就选择真的去做这点投机倒把的小买卖。  脑子里正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就听见亲切的声音:“阿仁!”还有点埋怨的口气:“你在干嘛,我跟你招手都丢魂落魄的没看见,难道你真的是去沪海会星澜了,现在离了美人儿,就丢魂落魄的?”  能这么不见外的,那就肯定是吴晓影了,一件素色印花春季大衣在她身上绝对是经典气质打扮,H型外套又能让本来不那么高的她显得格外苗条,再加上醒目的墨镜跟雅致的笑容,在人头攒动的机场肯定是注意中心,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快乐独身生活的石涧仁立刻打起精神面对:“怎么你来了,我不是只给柳清留言了,只要派车来接就好啊。”一边说就一边迎上赶紧朝外面走。  吴晓影一颦一笑都是专业的:“她去市里开会,这种事情当然我来做了,晚上一起吃饭,我介绍我的新朋友给你认识。”  石涧仁居然松一口气:“有男朋友了?这衣服不错啊,他给你买的?”  吴晓影都忽然觉得有点牙痒痒:“去年的旧衣服!我上班的时候穿着到你办公室去过的!”  石涧仁看了看纳闷儿:“蛮新嘛,哪里旧了……”一抬眼发现吴晓影摘了墨镜看起来要喷火,连忙机敏的从手提袋里掏出个口红包装盒灭火:“买了很多,回头各位都可以挨个儿送……”  来自江浙一带温婉性格的吴晓影也选择上腿,一把抓过口红再一脚踹:“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这货是有点讨打。  可拿了口红的姑娘还是有点笑,女人都这样。(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