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65、不愿听大道理的多半是不愿去做

665、不愿听大道理的多半是不愿去做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84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7
    柳清最后还是把那位酒店工程部的工程师给辞退了,石涧仁这种看人识人的把戏挪到工作中来是有点毒辣。  委之以货财以观其仁,故意把工作中有可能产生经济利益的权限放给下属,很容易就能辨别观察出清廉结论来,这种现代称之为钓鱼执法的行为在庄子、列子、孔子的时代就已经成系统的编排出来了,后世很多兵书官术都用来选将评官,这本来就是拷问良心和道德的事情,中国人的老祖宗早就玩得很溜了。  所以那位苏工好像现在大多数手里有点权限就忙着变现的人一样,柳清派人把几方找来一问就得出结论,有人送,苏工也主动在要,那么最终中标的就是石涧仁挑选的那位江浙的承建商来运转,拿了贿赂的苏工自己走人,这件事和当初文助理的事件一样,最终在酒店集团内部是公开宣布了过程的,算是表明了现在管理层的态度,社会上吃点回扣拿点好处的做法在这里行不通,这家酒店讲究的是有能力会往动脑的人才出头。  结果现在酒店重新招聘的工程部工程师是个白发老头,据说是在什么建筑设计院退休的,毕竟酒店最近自己又没多少大工程,便宜点请个专家当顾问就行了,能力还是有的,只是老人家不良于行,主要坐办公室喝茶看图纸,所以又招了个年轻的大学生当技术员跑腿,现在陪着石涧仁穿行肯定有点诧异,时不时的偷看这个传说中的总裁,年龄都差不多,看着也没潇洒英俊的高富帅气质,怎么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  石涧仁的确是有想法,顺着还没完全封顶的科技楼工地往上走,这里本来就是整个地块的高处,三四楼的边缘就能斜着俯瞰整个产业园:“这边土建地面还没有整好的,就顺着这个土坡规整一下,破烂点没关系,干脆下到水里……搞个越野赛道,具体的可以问酒店安保张主管来安排人弄这个,争取就在这个周末,搞一次越野场地赛,趁着这些烂泥巴路都还在,围着在产业园里面做成赛道,然后把建筑保护好,学国外那种马路上的赛道,做好安全防护,你是负责物业的对吧,要求所有餐厅在这个周末之前必须把招牌门头先做完,临时的都行,这样的比赛就是等于做宣传,让人知道他们开了店在这里,又不要他们一分钱,抓不住这个宣传机会就是自己白白损失了,就这么给他们说……”  三四个人围着石涧仁忙碌记录,只有那个工程部的技术员一直呆呆的站在旁边看,眼里掩饰不住的羡慕,石涧仁撵走两个,让他们抓紧时间去打电话发传真,现在就把事情立刻铺排下去,最后转身拍拍这个技术员的肩膀,让他跟着一起上楼,最后一点楼顶还没封上,一群衣服破烂的工人正在忙碌,这里又要高一些,特别是头顶没了遮盖,很开阔,心胸为之一清,石涧仁都忍不住做了两个扩胸运动,指那边画家村的建筑问技术员那边周围的绿化和给排水做到什么情况了,材料数据是多少,大学生才有点回过神来,忙着从身上掏记事本,但翻了很多记得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石涧仁不生气,还是拍拍他的肩膀:“也许你辛苦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得到这么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结果你却准备不足的错过了,还要加油啊。”  大学生脸皮还是薄,立刻就一阵红一阵白,但勉强挤出来一句辩解:“太忙了,事情太多了,我成天都在工地上跑,每个节点都要过问,怎么可能把每个点都记完,公司只派了我一个人在现场了解情况啊!”最后还憋一句:“工资还是工地上最低的!”  石涧仁没讨论,转身点点头开始查看整个工地土建最后一部分建筑施工状况,这个施工面上一位老师傅带着一群小工在扎钢筋,一眼就能区别出手艺高低来,娴熟得简直可以看成一门艺术,神出鬼没的怎么手上一靠一绕,手里的钩子就拉出个钢丝结来,石涧仁看得津津有味,有两个看着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笨拙点,蹲在那一边做事还一边抽烟,再加上偷偷瞄这边的人,师傅就随手拣小石头砸,那感觉就跟小猴子被撵着去爬树一样,石涧仁差点笑出声来。  呐呐的跟在他身侧的技术员也看见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在酒店仰望过石涧仁这传说中最阴险的总裁,更可能是年纪相仿,现在身上也泥点子不少,没了差距感,壮着胆子试图帮自己挽回点面子:“真的,这样一个普通小工一天工钱就能一两百,更不用说工头老师傅一个月能拿几千过万了,我这说起来怎么还是正儿八经的建筑学院大学生,同吃同住起早贪黑的还要写报告加班……一个月也才两三千块,简直就是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十几年的书真是白读了!这社会……我就呵呵了……”  听着这故作成熟的腔调,石涧仁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你是大学生啊,才入行多久,两三千块是你的人生起步价,工头老师傅手艺做得再麻利,一万多块已经是顶峰,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子,你对公司来说是管理成本,他们是计件的生产成本,这你都分不清,连自己的发展前景都看不到,十几年的书才真的是白读了。”说着真是有点摇头的从工地作业面下去了,现在的大学生看来娇生惯养的真是荒废了读书那几年宝贵的时光,但走到楼梯口还是转头对这个同龄人补充了一句:“我知道,这种工地上文化水平较低的比较多,他们工资拿得高,也喜欢拿有文化的人开玩笑捉弄,但是个人价值是通过自己努力实现的,而不是别人施舍给你,你已经站在知识的台阶上了,难道还要跳下来从事体力劳动?”  留下那大学生技术员站在台阶上发愣。  这人啊,悟性高低各有不同,能不能听劝思考,也许就是改变自己的契机所在了。  同样是听了石涧仁几句话,齐雪娇的反应就不同。  石涧仁安排完工地上的事情,叮嘱吴晓影就在板房把这边的办公室给完善起来,换了皮鞋才从后面踮着脚回酒店去,其实就隔着一条街开了个侧门,蛮方便的。  但走进宽敞气派的假日酒店大堂,这边的大堂经理就恭敬:“石总,那边接待区有人找您,是她说不要特别找,就等您回来的。”  石涧仁转头一看,身穿军装英姿飒爽的齐雪娇从大堂沙发里面站起来,让他都觉得眼前一亮:“啊?您还是军人?”  这下终于能解释为什么每次看见这位,他都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英气,现在这种气质和身份的契合,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舒服,而且齐雪娇穿了军装还特别注意收敛那些女人味,干练洒脱的走过来:“不行啊?你难道忘了当初你去治疗的医院就是军医院?军医!知道了吧,还不态度放端正点!你看你那裤子,乱七八糟的……”  大堂经理有点诧异女军人对总裁的态度,赶紧躲远点,石涧仁却不以为然的带路:“工地上出来就这样,怎么想起到这边来做客了,走吧,是到处参观一下,还是……中午要不要我让吴经理来陪你吃个饭?”  齐雪娇是真洒脱:“别自作多情了,今天一早到机场送走一个专家团,回来经过这里想起了,就顺便来看看,主要是觉得你那天说得也有道理,我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我妈身上,自己也应该多开阔心胸视野,多交交朋友,今天中午你还有什么朋友没,叫来我请客,毕竟我这军医院的关系要随随便便调离江州就非得靠家里,我又不屑于那么做不是?先多交点朋友嘛。”  两人已经并肩走到电梯间,大堂经理早就眼明手快的按了电梯等着,石涧仁谢谢了进去关上门,齐雪娇很明显的从不锈钢轿厢上发现他目光偷偷在自己身上转悠:“喂,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看见穿制服就兴奋?”  石涧仁连忙摇头:“不,军人!我对军人非常有好感,这话我跟你兄长齐卫国也说过,从小就很……但确实没想到你也是军人。”  齐雪娇骄傲的笑。(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