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75、风吹衣裳,江流不尽

675、风吹衣裳,江流不尽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6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49
    四月底,詹浩思来的时候,同时还迎接来了牛鸣雷和他的团队。  石涧仁所谓第三阶段的推广活动,就是用牛鸣雷他们的曲艺节目,作为开业庆典性质的表演,用牛鸣雷自己的话来说,不就是唱堂会么,这个咱们最拿手啊!  哪怕牛鸣雷使劲拍着胸口说石涧仁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不给钱也要来捧场,石涧仁还是老老实实按照润丰的价码真金白银的掏钱请,只是按照独立董事的身份打了个优惠折扣,那也是小二三十万,还得加上十多个人的来去费用。  幸好呢,牛鸣雷这帮人是苦惯了的,当初还没混出名堂之前在各家电视台之间找机会就是自个儿照顾自己,所以来了十二三个人全都是能上台的,没有说什么助理经纪财务之类帮闲的一大堆,加上也不用到处跑,就在酒店旁边,吃住都在假日酒店里面,所以整个开销下来并不算高。  但是对石涧仁来说还是算巨资了。  人家庄成栋好歹也是一两个月才花了五十万的广告费用,而这边就三天!  不过这几十万基本就宣告江州北部产业园投资三千多万的整个项目,起码表面上都已经完工了!  石涧仁自己手里那点资金基本上被掏了个干净,而且主要的资金还是画家村和餐饮商业区掏钱来完成的,所以这一次他独力掏钱在最后搞个庆典,也算是对各位支持的餐饮商家还有美术学院很郑重的答谢。  站在玻璃长廊,詹浩思有些感慨,去年他在沪海重新遇见石涧仁时这个项目还基本处在论证之中,中间不到一年时间,有点雷厉风行的把整个产业园硬是立起来了。  而且直到最近一个月,才把最后这片产业园变得可以入眼了。  应该说越野竞技赛的时候是整个产业园最难看的时候,主题建筑虽然已经建设完毕,但公共区域都是烂泥塘,不多的一些树木绿化也都是包着薄膜,水塘干脆成了比赛的水坑,绿化带到处都堆着建筑装修材料,工地上的围墙、起重机、工程设备乱得一团糟。  所以石涧仁一回来就不停的用各种对外宣传活动把这里催促起来,还真的是一天一个样。  现在黑色柏油马路从几个不同方向跟周围的市政公路连接上,但没有画醒目的道路指示,据说是那位台湾女设计师站在这里看过鸟瞰觉得太过现代破坏效果,只画了几处就要求掩盖了,稍微带点园林风格的路边石砌包围着草坪,整个面积较大的产业园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地区其实可以作为第二期扩展,但现在都是草坪,速生快长的芭蕉树、竹林夹杂着香樟树等绿化又包围着建筑物,现在还有点稀疏,但可以预见只要一两年时间,这些绿化蓬勃起来,这一片灰砖为主的建筑一定很漂亮。  因为处在中心区的环形街道中,好像有座小山丘一样隆起,最高处就是几栋总面积不到两千平米的两层石库门建筑,其间的过道、空地都打造得比较艺术化,但目前还只是个半成品,因为作为物业方签署的合同里面,这片画家村的建筑是要交给美术学院的艺术家们自己去捣鼓的,以标榜个性著称的艺术家们绝对不会接受别人设计他们的空间,再有名都不行,这一片大约会分成十多个画室跟一个公共画廊,未来还是三五年左右,树长茂密了,一定很有气氛。  围着这一片,缓坡的外圈才是商业门面,也是两层楼居多的各家餐厅,现在已经开门试营业,统一按照民国风做招牌,没有过于现代化的投射灯大幅广告,木雕门头和老式霓虹灯比较多,借着之前几乎铺垫了两个月的强力宣传,一线餐厅外面不多的十多个车位基本别想停,全都是到假日酒店这边来停车,虽然还不到熙熙攘攘的地步,但各家门口显然都热闹起来,有几家都有排队等座儿的了,然后视线放远点,靠近水边的吊脚楼就完全带着江州清末民初的古风,其实有点学当初拍电视剧那个水边小镇,江州一带特有的水码头,石阶一直进到水里那种,然后周围热热闹闹的尽是各种小吃特色玩意儿的铺面,这些就都属于物业公司自己持有出租收钱了,而这种招商就在这俩月间迅速填得满满当当,有了那么多大品牌餐饮饭馆入驻,后面的小铺面几乎都是跟着扑进来,搞得比餐馆那边还热闹,那边更像是吸引的游客,不少人好奇的来看看这个好像突然冒出来的仿古景点。  詹浩思看得很认真:“你知道吗,我在沪海就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大陆现在太生机勃勃了,也许这片土地上的人太想过上好日子,只要给点阳光就灿烂,简直是拼了命的在发展,然后又拼命的享受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事情。”  他的普通话已经算是说得很好了,但还是有台湾腔,软软的倒是很有文化味,石涧仁点头:“以我看到不多的几个地方,高到官员富豪,低到偏远山区跟最贫困的城市底层,都在不停歇的赶脚步,你可以说整个社会都浮躁得只知道赚钱,也可以说是所有人都实际的在追求更富足的生活,我觉得并不矛盾。”  詹浩思回头看他:“但台湾在过去几十年经历过类似的场面,风风火火的向前冲以后,就好像日本那样陷入了停滞,由此带来的社会思潮跟变动,那都是很值得研究的,我看到现在的大陆就好像看到二十年前的台湾,我年轻时候经历的那个年轻的台湾,现在已经有点疲劳乏力了……”  石涧仁笑起来:“你是暗示大陆过上十年二十年也会变得疲劳乏力?不会的,没有可比性,无论是台湾还是日本,甚至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发展规律都不会和中国一样,中国最多只是借鉴一下判断未来自己会不会也有这种可能性,但这个国家只要在自身稳定的政局状态下,就能好像长江浩浩荡荡东流一般,日夜不停的奔流,因为这个国家巨大,未来的竞争力不是小岛小国可比拟的,我对这个很有信心。”  詹浩思眼里的神采就集中在石涧仁身上:“两年多的时间,你的确已经不是那个坐在破旧仓库里小打小闹的年轻人了,就好像我看见这块土地一样,也许起点有点低,起步有点晚,但是底蕴放在这里,强大的执行力才是最为重要的保障……看来你真的想清楚当时我们说过的要怎么去追求理想,而不是这些财富?”  石涧仁诚恳:“听洪老师说你要来,我就想你如果不嫌弃的话,也来加入我们,现阶段也许大家都得艰难的各自营生,但未来构建的整个局面,需要各种志同道合的人,你有视野,有经历,有文化,最重要的是你在港澳台以及沪海等地已经见惯了各色商家名流,可以从一个兄长的角度来给我们提出创意,您习惯了自由自在的创意我想是最适合帮我们规划出路线来的……”  詹浩思笑着用食指勾勾花白长发,真的文雅:“这你都看出来了?那么你不介意先全面的给我介绍一下,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做?”(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