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689、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689、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0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1
    可开车上路的石涧仁擅长拒绝:“五一节以后,我们的工作猛然忙碌起来,就不陪你尽兴了。”  齐雪娇鄙视知识分子:“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不就是怕跟我产生瓜葛?”  石涧仁不否认:“你看看今天我这位朋友,再看看你,男女之情真的蛮耽搁事,更不用说你那还会掺杂很多其他复杂因素,我懂得规避也是人之常情。”  齐雪娇笑笑:“你到底想做什么样的大事,说来听听看,没准儿我还能帮你呢,现在我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石涧仁直言不讳:“曾经我给人说我想做个灯塔,尽量帮助别人照亮点方向,能帮助今天这样的小舢板,又或者别的大轮船都行。”  齐雪娇反复把这句话琢磨了一下:“有点意思,我真佩服你们这种文化人,这个比方很好,比那些假大空的口号强多了,而且直观清晰,你站在那,并不需要什么回报,能够帮助千帆万船的队伍都找到方向,那就是你的意义?”她认真说话的时候,就自不而然带上点书面语气。  石涧仁点头:“跟你一说就明白,古时候文人很强调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独立精神,可现在这个社会却很难理解这个,不是动不动男欢*女爱的,就是觉得我有病,装什么圣人,可我就喜欢做这个,看着一帮人朝着正确的方向去了,我就舒坦高兴,看见那些翻船落水的,要是能拉起来,重新开船,那就更高兴。”  石涧仁一贯都是温吞吞的平静心态绝少发这种牢骚,可毕竟也才二十出头,要说一点没郁闷不可能,也是难得齐雪娇好像一两句就能明白,他也难得流露得多一些,这好歹也算是同龄人吧,总比詹浩思、王汝南这样的老家伙才能跟自己说到一块,显得太难得了。  曾经的全国十佳青年先进性是毋庸置疑的,齐雪娇眼睛无比明亮:“原来这就是你的大事……”静默了靠在椅背上,应该是反想了一下认识石涧仁的过程,把所有接收到关于他的讯息重新思索了一遍。  有种重新认识的感觉,原来是这样。  什么样的格局,看见的就是什么样世界。  有人觉得石涧仁是在絮絮叨叨的指手画脚,也会有人觉得他是在自己迷茫不知归路的时候指引明灯,更有人会觉得是在自己受到挫折一蹶不振的时候,当头棒喝的那道光明。  就好比那个对石涧仁发牢骚的技术员,他眼里只有每个月那点拿到手的工资,在产业园项目完成以后就辞职了,石涧仁对这种点而不醒的人毫无感觉,人生都得是自己去碰撞磨砺,旁人只是提供个陷阱或者契机而已。  但是对齐雪娇这样早就能把各种大道理倒背如流,然后却因为质疑人生的伪先进分子来说,石涧仁不亚于开惑。  开启人生的解惑。  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小时候都能闭着眼哇哇哇的乱背“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成绩好的还能把这句话洋洋洒洒写出中心思想扩展成一大篇文章来。  可真的要到自己进入社会,离开父母的庇护,摸爬滚打知道工作辛苦,赚钱不易了,恐怕大部分人这时才会真的体会这句话的含义。  前辈圣人早就把很多道理放在那里了,但不经过真正琢磨体会,哪里会明白其中的辛酸艰险,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又有多少人能在一生中知行合一的去做呢?  知道还不等于做到呢。  齐雪娇就是被囫囵吞枣的塞了太多大道理,被现实理想差距扰乱以后,现在忽然知道了:“你……好像个导师。”  石涧仁侧脸看看她,确认表情真的和声音一样认真,才笑着说:“韩愈用一句话就说明这个道理,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授学习之业,解生活之惑,传人生之道,现在很多导师可做不到这点,我很幸运,从小就有个好老师。”  齐雪娇赞同:“嗯,现在要同时做到这三点,好难,可你做到了,我看你那些人……我现在终于明白倪星澜对媒体说的那番话了,你作为她的经纪人的确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现在我知道她那些慈善广告的意义何在,原来是你的影响力,怪不得当时一看就觉得完全就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立刻喜欢上她了。”  石涧仁想顺口说自己能帮她要签名的,忽然意识到这可是齐雪娇,立刻又拉开距离:“但是对医生和军人就帮不到什么了,这两种职业我认为都是天生带有使命感,不需要我来絮叨。”结果这位还二合一了,但是他不知道就是这种若即若离的手法在撩人的时候被称之为忽冷忽热必杀技,最容易掳获异性芳心么?  还好二合一的女军医有点神经大条:“对!使命感,从小根本就不用考虑,长大了一定要当军人,小学有次组织了医生到学校来做免疫预防,我才知道还有穿着军装的医生,有个阿姨和蔼可亲却又一丝不苟的认真给我们种痘……”说到这里齐雪娇简直惊奇,说自己上台演讲自己的理想和人生追求都无数回了,都是因为生在红旗下,受到神圣光芒普照才会萌发这样的理想,这时候才真的想起自己的理想来源在这里:“那会儿的女军装是无檐布帽,她戴着口罩,那认真的样子,还轻言细语的告诉我们种痘以后有什么重大意义,我立刻就觉得比齐卫国他们成天上山下海的折腾有意义多了!后来就卯足了劲都要当军医……”  石涧仁竟然问:“种痘有什么意义?”  齐雪娇哈哈得意:“你没种过?”掰指头算算点头:“那倒也差不多,八十年代初就宣布全世界消除天花病的威胁,后来就不用种痘了,接种病毒疫苗产生抗体,一辈子都不会得那些危险的恶性传染病,现在都是给孩子打疫苗针了。”说到这里看看石涧仁怀疑:“你不会连疫苗针都没打过吧?把左手胳膊给我看看!”还有马上起身动作的趋势。  司机赶紧讪讪的抗拒了:“我们山里娃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多少人,哪有传染病的机会。”  齐雪娇鄙夷:“嘁!改天我拿一套过来你打,哈哈哈,我算算,你这从来没接受过防疫措施的家伙需要补打多少针!”  石涧仁连忙婉拒:“酒店也有保健医生,我这边能处理,不劳您大驾。”  齐雪娇瞧不起同行:“保健医生能算正经八百的医生?”  石涧仁说明确点:“你既然已经想清楚来龙去脉,就应该立刻付诸行动改变人生,而不是如你妈所愿的,和一个江州小老板产生庸俗的联系。”  齐雪娇这时候就完全畅快的大笑,拍胸口的动作更是碧波荡漾!  夏天要来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