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14、万物平等,那只是个传说

714、万物平等,那只是个传说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6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4
    没错,对耿海燕来说,她经过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筹措所有资金两三万元开了第一家奶茶店,然后依靠石涧仁卖掉砚台的钱才真正走上品牌店铺的道路,那时十来万的资金冲击,已经让码头少女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不光是面对石涧仁的言谈举止,交流方式跟感情去向,还有她在这个奶茶店里能有什么样的位置,难道真的就厚着脸皮当老板,当个天天只能埋着头在柜台后面卖奶茶的老板娘?  也许对于耿海燕那时的认知来说,一家奶茶店能每个月净赚过万,已经是个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终极目标,就两个人,或许还带上那个不爱说话的柔弱小工,甜甜蜜蜜的过点小日子,那该是多么惬意的生活啊,像个城里人一样生活,那就是耿海燕最期望的目标。  但她偏偏遇上的是石涧仁,一个怎么可能只禁锢在小店里的男人,一家小店从来都不在他的计划里,林岳娜这些人层出不穷的开始出现在视野中,然后势如破竹一般的好像把一架发动机给运转启动起来,这时候耿海燕简直就是被这种轰然发动的高速运转给挤走的,她迫切的想通过改变提升自己来重新融入那台机器。  只不过她还是没想到,那居然是一台火箭发动机,居然可以在三年时间里一飞冲天到让她瞠目结舌的程度,就好像现在站着的地方。  之前可以花几个月的时间来消化这种惊诧,而现在她必须马上调整自己。  昨天来之前石涧仁给任姐打了电话预约的,所以抵达的是一家四合院会所。  就如同倪星澜爷爷住的那个四合院一样,大多平京的四合院都在胡同巷子里,生活气息是够了,但多少有些狭窄拘谨,哪怕一两百年前王公贵族的门前道儿也排不下现在动辄多少部车的场面,所以眼前这个四合院虽然什么砖瓦墙梁看着都是旧的,却完全在一个开阔的地界,周围全都是高大碧翠的绿色植物,条石铺就的车道上隐约还有点历史岁月的痕迹。  很可能是把老宅子从什么地方移过来的。  在身着西装的助理殷勤引导下,石涧仁和耿海燕迈步走进去,依旧到处都是老物件,但每个细节,包括墙、帘、门、洞甚至一块院子里的砖,都透着精致的打磨气息,不完全是原汁原味的老四合院,而是带点现代新中式古建筑改良的专业设计感,譬如明眼上看不到一盏现代化的电灯,可暗藏在缝隙或者镂空吊顶里的漫反射光源,就是让整个环境明暗错落,不着痕迹的透出点雍容华贵来。  耿海燕除了迈过大门时候,在高高的门槛石上差点绊了一下,后来都全程抓紧了单挎在肩头的桃红色小包,不算纤细的手指很用力,也许这种力量支撑才让她没有伸手去抓住石涧仁的手或者衣襟,现在她已经能知道那是很失礼或者掉面子的动作,尽量绷着吧,跟石涧仁的动作学。  石涧仁当然放松,还微笑着回头给身侧微后的耿海燕鼓劲:“学习就是让你的内心不为外物摇摆,心定住,什么都不能迷惑影响到你。”  耿海燕勉强抽动脸颊笑笑:“你说起来轻松!”  其实石涧仁已经很满意了,准确的说这个四合院面积有点大,好像还带点园林的设计,穿过一条雕栏画梁的回廊时候,几乎每根柱子边都站着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女服务人员,娇滴滴的半躬身迎接:“先生好,小姐好……”  随便哪个个头都超过了耿海燕,容貌也有遥遥领先的,这姑娘飞快的瞥一眼,尽量只看前方,果然也学着石涧仁好像没看见这些招呼一样快步走过去,但有悄悄的扯自己格子衬衫,算是调整衣冠。  因为走出回廊就看见这边树荫凉棚里,正在大宴宾客,三四十号人坐在几张台桌边,大多都是石涧仁过往认识的影视圈各方人士,所以站起来给他打招呼拱手不少,大部分还是不清楚他已经远离平京润丰,态度很好,落在耿海燕身上的目光也不少,但基本都是一触及走,很明显这姑娘无论气质打扮都不是圈子里的,更不是什么大富大贵。  王驊的父亲过来跟石涧仁握手,揽着他的肩膀过去坐:“来来来,阿仁我就不用给大家伙儿介绍,驊子的亲哥,我的小老弟,现在在江州专心做产业,有什么路子需求在江州的,尽可以跟阿仁搭线啊,我作保的人品,那真是没得说……”  还换来一阵掌声,石涧仁过去看见任姐正在跟几个中年人聊天,笑着拱拱手:“有些日子没见,任姐您气色很好……”  任佳琳随意拍拍自己身边的黄花梨鼓凳:“坐,你去搞了个什么发型,鸡窝似的,小驊现在都不折腾这种东西了!”说着还很不见外的伸手在石涧仁头上岔开手指拨了一把,惯熟的态度,让起身跟石涧仁打招呼的人又多了些。  石涧仁挨个对桌面上的人点头笑着才坐下来,转身指引耿海燕:“这就是奶茶连锁店最早的创业人耿海燕,现在终于从工商管理专业毕业了。”  任姐有点随意的转头看看,只是跟自己入股的奶茶连锁系统大股东点点头,就回头跟石涧仁说自己的:“文老二前些日子问我你在干嘛,我说你回江州去捣鼓房地产了,结果我现在才知道你那总量还不到十万方,你在干嘛,怎么越捣鼓越回去了?”  耿海燕站在后面有点拘谨的收回了伸出的手,还好有服务员连忙给她也搬了张鼓凳来,坐在石涧仁的后方,她的脸上倒是没有尴尬涨红脸,深吸一口,好像推开心头那股莫大的压力一般,转头看看周围的奇山异石。  但目光和耳朵其实一直都锁定在石涧仁身上,听他轻言细语的回应,就好像当初给自己描述怎么开奶茶店一样,也只有他,好像才能真正的做到不把这些巨大的鸿沟差距当成压力,荣辱不惊的平静面对眼前局面。  对的,荣辱不惊,就是这个词儿,当能够看懂的书越来越多以后,耿海燕终于明白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石涧仁。  任姐哂笑着开口问:“齐家那……她妈又来找我问了好几回,你到底跟她又在干嘛,我看她妈越来越上心了。”  石涧仁终于有一丝窘迫:“没有吧,好久都没联系过了……”  任佳琳正在嘲笑他星澜又无缘无故失踪十来天,就听得一声梆子响,那屋檐戏台下开始演出了,任姐好像被提醒到,随口说起牛鸣雷真的已经搞了三五十个人试着在华中一带去走穴了,任姐这边只需要提供首映式之类的机会帮他拓展市场,这些商业计划都是牛鸣雷自己捣鼓出来的,今年预计上交两百万的公司管理金,任佳琳说王大哥有点兴趣,想联络两家生意不好的曲艺团来绑定到牛鸣雷的团体里面做大做强,就当是这老爷们儿玩玩。  对的,一年能做上千万利润的曲艺商业表演,也就是玩玩,当然也不会把只能分个两三百万利润的小奶茶连锁看在眼里了。  哪怕是有钱,也分阶层的,这是耿海燕走出校门来学到的第一课。(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