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17、天使恶魔一瞬间

717、天使恶魔一瞬间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1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4
    其实看得出来耿海燕在通过大量对话找回感觉,起码是跟石涧仁之间相处的感觉。  三年的分别,不是她甫一见面就咬石涧仁两口能弥补回来的。  当然这也可以有效化解她的紧张情绪。  顺着VIP通道首先登机,坐在宽敞的商务舱接受空姐彬彬有礼的对待,起码不像之前那个地勤那样表现出比较明显的差别待遇,耿海燕果然还是聪明,很快就观察出后面的座舱要拥挤一些,而且也没有这边服侍态度好,继续开始锲而不舍的询问石涧仁这三年来的情况。  石涧仁觉得这个也有必要说说,就从耿海燕离开以后说起,赵倩也去念书,洪老师到国外游历了一年多,自己去酒店集团当助理工作,总之完美回避了纪若棠这个巨坑,接着在平京的工作中又认识了任佳琳,开始协助润丰集团工作,又轻描淡写的跳过倪星澜这个高山仰止的美丽,甚至还不惜拉上李尚俊来分散注意力。  可能这就是一种天性,石涧仁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避这两位明显非常重要的姑娘,招式也跟任何一个接近出轨的丈夫差不多,东拉西扯的九分真一分假,最关键那点跳过,于是托剧情跌宕起伏的福,耿海燕听得凤目圆睁,双手时而拳头时而张开,看起来完全没有揣摩其中转承启合有没有漏洞。  当然在公共场所讲这种事情,石涧仁还是比较小声,因为前面就是驾驶舱,所以双肘放在膝盖上,尽量前倾身体,耿海燕也跟着凑近听他描述,有点难以置信:“我还以为你现在的主业就是奶茶连锁店,原来你根本就没有管,基本就是林经理在到处忙?”  石涧仁不谈没有自己,就没有这种爆发式的增长:“对,林经理的强项在于执行力,但是她在工商管理层面的专业度不够,属于勤能补拙的状况,公司有润丰方面的三名职业经理人在跟她一起打理,未来你作为大股东进入以后,也要多跟他们学习。”  耿海燕笑得有点自嘲,但是有文化的味道:“还大股东,我现在就是个没什么实际经验的学生,我会全心全力的跟着学习的,你都把局面整理好到这样的地步,我还不能专心做好事情,那真不如回家种红薯。”  石涧仁满意她这种状态,继续讲自己在平京工作一年多以后,结识了唐建文,接下来决定要把重心放回到江州,所以今年春节以后,还是在江州发展,现有的产业园、酒店集团和新的网络电子商务公司运作都在一起,耿海燕偶尔有插言:“电子商务很火,学校做了好几个课题,搞了几个孵化基地,我们跟着老师也去学习参观过。”语调很平和,没有急于表现自己的味道,看得出来有刻意学习石涧仁从一开始就给她灌输的那种不疾不徐气质。  但是这种气质也仅限于讨论工作,当石涧仁表示自己说完了,耿海燕想了想就开始狐疑:“我觉得不太对,林经理去年到学校来找我的时候,我觉得她眼神在躲躲闪闪,也比较回避说你的事情,我旁敲侧击的问她你在跟什么女人厮混,她马上有点顾左右而言他,明显心虚,你现在这说得四平八稳的,一个女人都没有,我感觉也有水分。”  对啊,耿海燕可是石涧仁从码头时候开始的亲传弟子,本来就擅长在码头察言观色宰肥羊的耿妹子显然在这方面颇有心得:“我跟你说,趁早别隐瞒撒谎,别以为那个什么大股东或者几百万就能吓着我,没错,我是很想赚钱做个成功的人,但你可别想在这种事情上面欺骗我,惹毛了我管她观音菩萨还是仙女下凡,一样动手抓她个满脸稀巴烂!眼睛看着我!”  啧啧,这气势分明还是当年那个码头小太妹嘛,石涧仁那稳定的眼神都忽闪两下,但还是很有水准的不露痕迹:“那些男女之事很重要么?我给你说说杨德光的事情,他就是在这个上面吃了大亏……”  对于这个当年三人组之一的傻乎乎朋友,耿海燕还是愿意听一下的,不过却对石涧仁有点感叹杨德光不该把精力放在感情上嗤之以鼻:“他就是个憨包,傻不愣登只想找个婆娘,找个乡下的哈婆娘配他最合适,结果好高骛远的找什么学生*妹,别人不把他玩得团团转那不是活该是什么?”  石涧仁想拉回主题:“刚才我不是给你说了,不畏将来,不谈过往,还有两句就是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你才21岁,我以为你读了三年书,应该把这种男女之情的心思磨淡了……”  耿海燕哈一声笑出来了:“磨淡了,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知道学校有多少臭男人接二连三的找我,比码头上还更像公狗在发情,你认为是什么支撑我不去搞三搞四,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你知道我从寝室搬出来,就是因为每天都听寝室那些傻女生说男人,你认为我如果不是每天都想着你,能熬得过来么?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可以跟个老尼姑一样读三年书,你觉得是磨淡了心思,还是恨不得立刻就把你收拾了?”  说到最后,凑近了石涧仁的脸蛋上真的有种欲望!  她本来就是长得略显丰润俏丽的风格,现在更是好像熟透了能滴出来似的水灵,这会儿两人不是前倾俯身凑近了说话么,她这样稍微一抬头,让出了领口,桃红色格子衬衫里的白色背心撑出了缝隙沟壑,让石涧仁连忙直起腰来。  耿海燕骄傲的低头看看,再上下打量石涧仁整个人:“你现在一身行头都不是便宜货,手腕上的手表……好像还没变,可是你搞个什么卷发?”看来在学校里面的见识还是有限,只能判断服装,而且对现在高端层面比较流行的男性小卷发也没认知,但关键顺着这种口吻耿海燕逐渐找到感觉了:“我跟你说,这三年我在校园里可是见识了无数乱七八糟的狗屁恋爱,你别东拉西扯的转移话题,这方面道理我都懂,说不定见识比你还多,酸不溜秋的多了去,但是有个最重要的事情,女孩子喜欢谁,能做到我这一步,三年都始终念想着你这没良心的,可不多见……”  石涧仁眼睛骨溜溜转,寻思耿妹子这是什么意思。  耿海燕说得简单明了:“女孩子跟男人不同,我看太多了,码头上其实也差不多,喜欢的时候怎么样都没关系,恋爱大过天,相思比海深,但这样的状况男人遇见了就该好好珍惜,你明白不?因为男人可能真不太懂,姑娘的这种心思不能晾着,晾久了容易黑化……黑化是什么意思你懂不?”  果然,没念过大学的小布衣不懂这个词,耿海燕终于隐隐占了上风,得意洋洋的捻手指眯眼睛:“就是由爱生恨,红彤彤的心思捧给你不珍惜的话,那就干脆变黑,恨不得坑死你!女人冲动起来可是不讲道理的,你可给我记住了。”  石涧仁忽然觉得背上有点凉飕飕的!(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