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44、道不同不相以为谋

744、道不同不相以为谋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82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7
    唐建文是个很不错的it人,不过可以说他这种水准的人在江州凤毛麟角,在硅谷可能就一抓一大把,他只能说是把技术和商业融合得比较好,然后带有为国效力的情怀回到中国,如果单纯说技术,他真的不算顶尖。  顶尖的技术大拿就是建立这个网络虚拟世界的那些人,他们制定这个世界的规范,也制定了这个世界的每个代码,然后总有些才华横溢的顶尖人才是纵横在这个虚拟世界不受控制的,他们可以任意穿梭于这个网络世界的每个角落,就像唐建文给自己的定义是极客,这些顶尖的纵横人才就是黑客。  他们这种肆意妄为如果产生盗窃或者不当获利肯定就是犯罪,只要被逮住还是要在现实坐牢的,但如果这些人聪明的利用自己才能,破坏威胁网络说自己只是演示这些网络的脆弱在哪里,可以请他们弥补漏洞当查漏补缺的卫士,那就基本上财源滚滚来,世界上有的是需要保证安全的大公司大银行愿意掏钱请他们做安保顾问。  这也是同样一把刀怎么用,就可以从违法变合法捞钱的最现实例子。  所以志在要把大唐网做大做强,并走向全世界的唐建文,从一开始就决定为大唐网设置这个堡垒,因为既然这家公司未来是做跨境贸易,拥有大量经济往来,那就很容易被这种黑客盯上成为肥肉,与其说到时候再手忙脚乱的应对,不如从一开始就做好准备。  于是独立级别的监控中心应运而生,一方面监控大唐网现有的两三个网络运营状况,记录所有数据,防止内部问题,另一方面现在因为工作量不够,也顺带监控了本公司和酒店集团、奶茶连锁系统的内部网络系统后台,所有人在里面做一丁点手脚都会被记录下来。  未来等到真正运作很多经济数据往来了,只要触发警报,这里可以第一时间全面切断跟外部的所有物理连接,保证最核心的基础数据都在手里,起码不会被人予取予求的漫天开价。  石涧仁当时听唐建文讲这个的时候有点匪夷所思,但知道唐建文也有个习惯,他自己做的商业网站都会留下管理后门,这样方便自己随时调用检查软件运行状况,这不违反和网站方的协议,只要他没有破坏并从中获利即可。  说到底,网络世界的很多道德评判标准真的是只能靠自己的良心来约束,有些界限太模糊了。  石涧仁就是要求调出小泽那家网站的数据来看。  后台查看其实是个非常枯燥的事情,石涧仁翘着二郎腿坐在技术员旁边给柳清说:“要不你先回去?我只是想证实下我的想法。”  柳清确认不是什么迫在眉睫的大问题,说自己回楼上办公室去等他,顺便把石涧仁的笔记本里数据都保存备份。  姑娘走了以后,机房里真是静得连半点机器风扇的声音都听不到,据说是因为这里同时对监控中心也有录音记录,这样方便查询发生事情以后的每个细节。  石涧仁就点名,按照指点打开旁边另外的电脑,查看上面购物网站的页面,然后结合自己在上面看见的让技术员查询小泽自有网站上的产品数据,这个网站产品数据还跟小泽的内部仓储库存软件是关联的,这些都是唐建文这次给他修改的重点,所以一切都能从监控中心远程调用,果然大半个小时以后,技术员就按照石涧仁提出的一系列名牌商品关键词,找到小泽这边后台有大量上货,而且是各种名牌产品整整齐齐的几百上千的备货,都有确切的进库时间。  然后对照另一边在淘宝网上看见的销售记录,可以说小泽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已经卖翻了!  名牌运动鞋,奢侈品牌包包以十分之一二或者更低的价格卖疯了。  可以说小泽自己那个鞋类网站基本就是零成交,顺带做着掩饰他实际上另一边的主要销售项目。  这从商业上很好解释,工商税务面对的就是一家正常缴纳营业税和有注册手续的正规公司,但是石涧仁简单的估算一下,过去一个月小泽起码产生了超过五百万的销售记录!  这小子真是个商业奇才,就跟网络聊天产生的那次浪潮一样,这次又被他抓到了浪尖!  翻翻网站从优发娱乐官网就能看见他的产品推荐,这家国内的购物平台毫不掩饰的售卖这些挂着国际大牌的产品,哪怕价格明显差异很大,小泽对网站内部的公关起到了作用。  但这不是重点,而是石涧仁对照两边的数据,能明显的看到小泽在补货!  补货的意思就是要卖完了,后继的同类畅销品要补上。  如果说小泽从石涧仁的雪地靴那里得到了启发,开始到沿海代工厂去搜罗各种尾单瑕疵外贸货来卖,还只是个投机取巧的思路,现在很明显他已经选择主动开始生产假货了,没什么尾单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这分明就是已经串通了原材料、加工厂开始自行制造仿冒品。  石涧仁是在波兰跟欧洲商人们聊起中国制造业的粗制滥造跟唯利是图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一点的。  以他的所学对人性贪婪的认知,小泽再次给他刷新了底线,把石涧仁的猜测毫无意外变成现实。  这就是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别谈什么精益求精,也别谈练好内功,很多企业和商人都在急功近利的找快钱,反正就凭管理混乱的巨大国内市场都能存活下去,根本不考虑国际声誉或者未来发展,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先把钱赚了再说,或者说饥不择食的为了求生存,没什么不敢做的。  因为在很多中国人的思维模式里,还是什么都讲关系潜规则,真的出了事是不会反思自己在违法,只认为是有人在整自己被刁难。  把所有一切都推到这个社会如果不乱来就活不出来这条比天还大的借口上。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个座右铭是他们的信条,虽然这已经是十年前管用的东西。  石涧仁若有所思的让值班员把其中几份数据打印出来,谢谢对方的殷勤工作以后,慢悠悠的走上楼去。  四楼同样还有一名值班助理,已经很专心的在岗位上等着,还给石涧仁已经泡好了茶:“石先生欢迎您回国……”这种喊法据说是吴晓影带动起来的,那姑娘不知道是不是演戏演多了,觉得这么喊逼格很高。  石涧仁笑眯眯的端着茶杯敲柳清的办公室门,秘书正脱了高跟鞋趴在桌子上费力的用红线穿琥珀吊坠,还埋怨石涧仁打搅了她:“从小我手工活儿就不好,穿针引线简直要命……”  石涧仁把手里的打印单递过去:“你不是喜欢网购么,从那个外国网站上帮我把这几样鞋子包包买个真的回来,然后从小泽的国内店里也买一样的型号,做个对比。”然后顺手拿过柳清的吊坠,试试那小眼里真的很不好穿过去,就左右看看,最后选了柳总办公用具里的铅笔坐在旁边用铅笔刀刮笔芯:“我觉得小泽现在已经彻底走上卖假货的这条路,赚钱,肯定是赚钱,但那跟当年的****视频聊天也没什么区别了,接下来你给钟梅梅说说,是朋友我们说一声,但选择权在他们手里,未来可能就断了往来。”  柳清本来喜笑颜开,听了表情转严肃,但纤细的手指飞快打键盘操作网购时,眼睛还是经常瞥石涧仁手上的活计。  刮了堆铅笔末灌进小眼里,然后再把线头子捻了捻在黑乎乎的石墨粉末里蘸满再尝试,很快就弯弯曲曲过去了,很有成就感的拿起来尝试滑动几遍,柳清气得一把抓过来:“黑乎乎的挂在脖子上很好看么?”  石涧仁睁大眼:“首要问题是解决穿过去,然后不能把线拿去洗一下吗?”  柳清其实是在掩饰自己要笑出来的欢欣,喜欢这种单独相处的舒畅,所以尽量虎脸:“自己去洗!我那台子上有香皂,洗干净啊……”然后又连忙回到眼前的事情上:“女式鞋买多大码?”石涧仁的尺码她当然了然于心。  石涧仁的声音略远:“就买你的码子吧。”  秘书盘腿坐在外面老板椅上都笑得摇头晃脑了。  您都年薪十万多了,还贪这个便宜。(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