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48、对,不对

748、对,不对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3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8
    应该说包括石涧仁在内,都没想到现在整个团队里面的资金流居然是由庄成栋来提供,而且还是装修这么个很稀松平常的项目。  但从2001年开始入行,2002年潜心琢磨,直到2003年才厚积薄发选择批量家装模式经营的庄成栋,真的把这个项目踩在日益流行的买房装修社会大潮上,开始每个月大量吸纳资金。  其实他这种装修模式利润有点高,这个阶段没有竞争者,庄胖子又是从材料采购入手进入这个行业的,形成控制材料成本加上现场项目经理制的两手抓,因为用内行的话来说,装修就是浪费越少,赚得越多,材料和现场两部分都被他抓紧了,最终的效果就很好。  然后最重要一点,可能很多人在猛然发财的瞬间会昏头懵懂,继而头脑发热的选择大举冲锋,庄成栋没有,他开过成功的饭馆赚过一回钱,几起几落过,这一次很冷静,冷静到根本就不对现有模式做任何改变,除了新修个办公区域,所有的项目经理、施工工人、材料供应商一直按照原有模式滚动运行,现在是春节后正式推行批量战术的半年左右,前面已经滚动产生效益,然后后面的装修款、材料款同样在装饰公司的账上产生账期效应,哪怕实际上只有两三百万的盈利,各种款项却能堆积到过千万之巨!  商海浮沉中,有很多成功者就是在这冲上浪尖的第一波幸福感中翻船的,看着账面上的数字,他们以为自己真是千万富豪,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和前景,开始玩千万级以上的手腕,然后资金链一断就立刻尸骨无存。  庄成栋不会,这个当过兵坐过牢的家伙是石涧仁从心如死灰里带出来的,二话不说就让张季岚把账面交给这边协调调用,反而是吴迪按照公司跟公司之间的章程,都算成石涧仁这个装饰公司大股东,抽调资金投资网络公司,算大唐网最开始的天使投资,而且是小心翼翼的部分抽调资金,随时避免影响到装修公司的资金链。  但显然这个资金链真有点什么问题,问题也不会太大,庄成栋也的确不是一个人在努力,还有别的公司来支援他。  这让石涧仁原本需要奶茶食品给自己提供支援的时候,可以放手让耿海燕去尝试她的新改革,也暂时不用向酒店集团借调资金了。  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又快又稳的把网络公司这边全面建设起来,经过波兰一役,石涧仁很清晰的明白自己面对欧洲客户的时候,有什么难言之隐,有什么缺陷和哪些主要问题亟待解决。  首先就是一个具有说服力的完整架构网站,有多种语言的商务交易平台网站,能正常运作的网站,一个类似淘宝网那样成功的平台网站是石涧仁在波兰最想给客户们展示的,其实现在还没有;  其次是海量的国内生产企业资料,总不能说外国客商说自己要买洗衣机里面的某个配件,大唐网才哦一声自己转身在国内茫茫人海中找吧?这样一个产业数据库会有从无到有的建立过程,现在有点难受,石涧仁和唐建文自己能拿出来的还不如庄成栋多,所以越南全靠陶玉峰的摩配行业跟庄成栋的装修装饰材料行业打主力,这个问题反过来说,同样也急需海量的海外采购企业数据库;  最后才是整个交易平台背后一系列物流、通关、金融问题,这个问题甚至有点宏大,得分为好几年好几步走,但还没前两点着急。  所以石涧仁是真心实意的打算感谢一下曹天孝,再进一步接触一下,看看曹天孝是不是真如大部分自己周边人说的那样,现在政府官员动不动就吃拿卡要,这就好像当初他站在码头一片狼藉的饭馆门口报警一样,就看看,现如今的社会的试纸条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当然接电话的那一刻,他下意识的也想避免跟耿海燕继续啰里啰嗦的说教,老实说,石涧仁现在盼望女性都跟那波兰的凯特姑娘一样,能说不谈感情就潇洒的只做朋友,还是多发展点男性朋友吧,石涧仁是这样提醒自己的,当然,走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那边两位女性的晚餐变成了一大桌子人。  特别开了柳清那普通点的帕萨特轿车过去,因为连秘书都说跟政府部门打交道,还是表现得穷点,免得被盯上。  顺着这样的心理暗示,结果有点略微失望,打电话约了曹天孝,在对方说的路边接上人,石涧仁只是试探性的问问要不找个饭馆吃饭?曹天孝就哈哈哈的满口答应下来,还一副吃得很习惯的样子推荐了附近的特色火锅馆。  于是帕萨特艰难的开到一处江州特有陡坡支路边停着,哪怕是拉了手刹,石涧仁都担心轿车会不会顺着滑下去撞到人,所以两人就干脆坐在路边的桌子吃,这也是江州一景,越是八月火炉时节,越要坐在真正的火炉边吃火锅喝冰啤酒,据说这样大汗淋漓以后,再回到炎热天气中就觉得这不过是渣渣了。  算是从没有空调的年代就流传下来的精神战胜法。  曹天孝娴熟的点了几个特色菜品,然后就问起石涧仁在波兰的项目,是怎么遇见大使馆同志的,没有查问的意思,就是感觉他满脸好奇。  石涧仁也就在等着冰水毛肚和冰水鸭肠的过程中,给曹天孝讲了讲洪巧云作为艺术家开画展认识了那位亚老太太,自己和唐建文是如何分析欧洲市场切入点的,反正端着菜盘子上来的服务员正好听见石涧仁说通过波兰扩散到周边的贸易额可以达到五千亿美元的基本局面,那眼神肯定认为狗*日的又是两个吹空龙门阵,要给月球抛光的牛皮匠,满脸鄙夷的走了。  主要是曹天孝脸上的表情略夸张,石涧仁觉得他在听国际商业形势的时候其实应该有点听不懂,就快速跳过了,拿杯子接曹天孝倒出来的冰啤酒,不过石涧仁又怪癖的把杯子放到炉火边烤一烤,解释自己从不喝这种过于刺激肠胃的冰镇饮料,让端起酒杯的曹天孝东拉西扯几句后碰杯,才开始喝酒吃菜。  其实撇开石涧仁那直指人心的观察力,起码从表面上来说,曹天孝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他尽量在认真听,但是对类似“PPP转换因子与市场汇率的比率”这样石涧仁和唐建文交流中经常出现的英文缩写表示有点费解,石涧仁也再次跳开谈论这些财经领域的事情,心里有点揣测对方到底是什么部门的官员呢?  当初他是真不想跟政府部门打交道,所以刻意回避问秦良予,现在略微好奇,又有点失望,难道这就是国内的专业官员?原以为对方既然能联系牵线高级人才,怎么也是个技术官僚啊。  结果多吃得几杯酒菜,曹天孝又老话重提,问石涧仁这家企业需不需要扩大经营,比如说单独搞个产业园征地啊,又或者需要大力发展需要政府资金扶持银行拆借之类……  石涧仁有点挠头,只能揣测对方难道是借着这种事情捞好处:“你是金融银行或者招商部门的?”  曹天孝正在锅里稳准狠挟菜的筷子头顿了顿,哈哈哈笑起来:“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做点什么,为你这样优秀的企业家做点什么……”说到这里好像他也有点找到自己的步点,一本正经:“企业和企业家,像你这样的人才,在经济领域或者你擅长的领域是个强者,但是,你在社会领域和政治领域可能是个弱势群体,这样跛脚显然不会走得很好,对不对?假若你的企业刚开始到处都对你敞开胸怀,忽然有一天,到处不管不问,工商税务卫生街道甚至水电气各种职能部门都没有善待原本很有前途的企业,这是不是政府的失职?这对于市场环境也有很大的破坏对不对?”  这对不对的几句话又有点扭转石涧仁刚才的灰暗看法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