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49、与众不同是出类拔萃的开端

749、与众不同是出类拔萃的开端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8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8
    石涧仁从未想过对抗政府,他只是下意识的既然不随波逐流的进入那个体制当个技术官员,那就保持独立清醒的文人人格。  可以说人格就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精神属性,而中国文人的人格既复杂又简单的贯穿了这个国家历史的每一个环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石涧仁的做法应该是布衣的一种基本处世态度。  如果跟随哪位大人宦海沉浮,那自然是跟随这位认定的明主去奋斗,而不考虑更多细枝末节的周遭社会,独善其身的在那个团体里面发挥自身作用即可,但如果选择了独立面对整个社会,还拥有兼济天下的抱负,那还是清醒点和各方保持距离才不会变成趋炎附势的代言人。  也许就是在他身上的人格烙印太过鲜明清晰,所以才会在目前这个大多数人都选择随大流的社会里格格不入,又或者如同明珠一样熠熠生辉。  曹天孝好像也是能看到这种光芒的人:“石老弟你是很有个性的人,而且有想法有能力,一步步从江州码头的棒棒,做到今时今日,没有什么学历文凭,可时至今日看上去又一点都没有大老粗创业者的草莽气,你应该有更大更广泛的舞台,需要更多来自政府和各种社会力量的支持,不是么?”  见识过资本吞并,也见识过贪婪不已的吃相以后,石涧仁本能的选择退一步:“曹先生你可能了解得有些偏差,我并不是产业园的法人,网络公司的老板也是另有其人,我充其量只是其中出谋划策的一员,我很满足于现在的工作状况。”  这时候正好有服务员又端了两份菜肴过来放在桌上:“这是今天的赠送新品酸辣土豆片,欢迎两位品尝。”石涧仁多看他两眼,和刚才鄙夷牛皮匠的服务员已经换了一个。  曹天孝的确很擅长聊天:“实际上连秦主任都提到,你才是这家酒店集团、产业园和网络公司的核心,此外还有装饰公司和奶茶连锁店、物流公司,虽然这些产业都看似分离的和你无关,但正因为你这些企业才能有机的互补互存,这已经是个很有实力的商业集团雏形,但你似乎还有很多顾虑,没关系,说出来,只要在我能帮忙的范围内,都能尽量协助。”  石涧仁看看对方:“这世上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您越这么说,我越觉得需要考量,究竟是为什么让您这位官员下力气帮我,政绩?税收?还是某些私人好处?很抱歉我的确没有多少和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也不太熟悉社会上流行的那些方式,是不是让您有点失望?”末了还故意提高点音量。  这话说得已经很不客气,曹天孝还是笑:“我知道,我明白,现在社会上对于政府官员的说法很糟糕,贪污受贿、吃拿卡要,以权谋私的风气很浓厚,但我是个清水衙门,没什么能从你那敲诈勒索的,日久见人心,我是很希望和石老弟你交个朋友,仅仅是个谈得来,如果你在和政府打交道的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需要解决,随时可找我帮你去协调的朋友,不用谈钱不用谈报酬,这就是我的工作。”  石涧仁终于忍不住:“那你到底是什么工作?”  曹天孝居然指指火锅桌子:“就是吃吃喝喝啊,先说好,今天的用餐算我请客,可以报账的……”  现在的政府有这个工作?石涧仁匪夷所思,但是对这个笑眯眯的官员观感倒是又好了两分,起码从面相上来说,对方唇红齿齐、和颜悦色,自己故意挑衅都不怒于色,这种脾性不是深有城府的忍耐力,就是善于交际,看起来好喝酒吃肉,其实却没贪吃之相,只是把这吃吃喝喝当成工作,鼻头柱直,颧肉紧绷都是这个说明,真正好吃的家伙,早就肥头大耳酒糟鼻了,既然对方没有主动展开身份,那石涧仁也不多问:“我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官之所求,商尽可能退,不争民利,能达成自己心里的目标就行。”  曹天孝大多数时候真的喜欢笑着眯眼,以前石涧仁没少遇见过类似有心计的人,这都是下意识的遮掩不想别人看清自己内心想法,不过是个自我保护的动作,无所谓好劣,但现在曹天孝却展开眼,目光炯炯的看着石涧仁:“我听说你第一时间就去参加了抗震救灾?”  石涧仁笑了:“匹夫有责,稍有良心的人都会做。”  曹天孝追问:“到现在依旧在援建灾区?”  石涧仁摇头:“没有援建一说,天灾之后才是人祸,如果做得好那就只有天灾,反而可以激发人性光亮的一面。”  曹天孝目光没那么强盛:“黔东南去协助开发了一片落后山区,而你从中没有任何收益?”  石涧仁还是摇头:“我也没什么投入,请希望获利的人从中得到好处,顺带改变落后面貌,摸索点心得体会罢了。”  看来秦良予终究还是个官员,把石涧仁的情况都透露给了这位曹天孝。  曹天孝都放下筷子了:“上次……我没说我去拜访你的办公室之前,其实是先去拜访了产业园的那家伤残儿童康复中心,看得出来,不是作秀,也不是为了获利,真的是想帮一些孩子,我可以帮你再联系一些慈善机构的志愿者和有善心的企业资助。”  石涧仁想想:“其实我很少去,听说现在有三十多名孩子,我们也拒绝任何外来资助,因为我想给这些孩子一点尊重,他们已经比同龄人不幸,那就不要再利用他们去作秀,让他们可以有尊严的活下去。”  曹天孝想的时间比石涧仁长,石涧仁终于有机会把目光从对方身上转移到周围,好像跟自己最近在江州吃的各种火锅馆不太一样,脏乱差不是特点,少见的干净整洁红绿亮色搭配,让石涧仁好像想起刚才点菜时候没注意到的细节,招手让服务员把菜单再拿过来,又是后来那个送赠品的年轻人,戴着眼镜脚步跟躬身都很轻:“还需要加点什么菜?”  石涧仁只是单纯的要看看菜单。  可以说江州所有火锅馆,除了在面向全国加盟招商的大企业,其他路边店的菜单全都是一样的黑白表格,这家是彩印,上面有点不厌其烦的在各种菜肴后面备注一小句,比如藕片后的括号写着(又名荷心,适合文火细焖),而一些讲究鲜辣的鱼片肉食后面却标注尽量滚烫十五秒。  刚才脑子里思考的都是和曹天孝有关的交流没注意到,这时候看起来石涧仁就有点笑意,这家火锅馆很有意思,看得出来老板是用了心思的,随便勾选两处配菜递回去。  曹天孝有点锲而不舍的味道,石涧仁敢打赌这位官员并未想透自己对待慈善事业的思路,这种掺杂了太多人文主义的慈善,哪里是给钱或者资助就能解决的买卖,但曹天孝的优点就是既然这个说不通,那咱们换个方向:“下一步呢?网络公司的下一步发展应该就是融资问题了把,这么大的国际市场,需要的投资也不会少吧,石老弟是不是需要开始考虑融资的问题了?”  那可是动不动过千万上亿级别的事情了。  你也能解决?  ~  昨儿又多了第十四位盟主雪狼2016,也就是群里的吉敏,感谢……同时也感谢还在给盟主补贴的赌神东道,我有点情何以堪……先加更,等这段忙过发完礼物再说……写书也容不得过多情绪流动,我不能有太多个人情绪,全都给了书里的角色,谢谢各位(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