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55、同步和不同步的情感

755、同步和不同步的情感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9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8
    统战,按照洪巧云给石涧仁描述的含义,把你给统战了,那就是收编,看得起你才收编你,不识抬举那就等着被****吧。  艺术家是这么理解的,当然洪巧云也是听别人说的,她作为文艺工作者多少也出席过好几回政府主办的座谈会学习会,觉得基本都是文山会海,务虚说套话,坐在那都是发呆走神玩手里的铅笔,倒是画了好几幅不错的速写,反正说起这个就嗤之以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算是文人,只不过用绘画的形式来表达。  但石涧仁的理解方式肯定是两面都要看,更重要的是他曾经跟王雪琴到延安去看过,听那位党员给自己讲述了不少建国前后的故事,算是把老头子给自己传授的近现代史缺乏的一段补充了一部分。  作为执政党,能够把一个满目苍夷的国破河山收拾发展到现如今的模样,全面否定显然是罔顾事实的,但完全歌功颂德又有点不要脸,究竟什么才是真实的,什么才是未来应该延续发展下去的方向,石涧仁还是有兴趣思考和了解的。  平京遭遇的那一出,让他有点失望,在他的认知里面权势权贵是无可避免都会存在的,除非每隔个二三十年就推翻重建洗牌,只要自然规律进化演变,就会产生阶层和权贵,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可现在他能看见的场景还是吃相太难看了,肆无忌惮的碾压,只能说比欺男霸女、欺行霸市的明目张胆也差不多了多远了,这种情况必须由内而外的肃清整顿,不然,这个伟大的国家,真的就违背了当初延安的初衷,那些衣衫褴褛的人团结全国有识之士,建立广泛统一战线的初衷。  对的,知识就是这样,要贯通起来学习,石涧仁把自己手里枯燥的文字和两三年前游览的场景联系起来了,统战可以说是这个国家和政党能取得胜利的重要环节,现在居然绝大部分老百姓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还只是把这当成是个收编的有关单位。  反正石涧仁做调查问柳清统战是怎么回事,这姑娘下意识的也说是收编,再问她收编是什么,她就只能艰难的联想到《水浒传》里面的高俅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平心而论,石涧仁也很习惯和柳清一起吃饭,好像过去三年,这种晚餐的情况比他和其他人吃饭的时间加起来都多,哪怕是两人从书店出来随便找了家餐厅吃饭,也依旧是石涧仁坐下就开始看书,柳清负责点菜也不需要打搅询问他的爱好,吃起来以后石涧仁当然会放下书,但也没多少废话,偶尔有个好吃的菜,都会敲敲盘子边示意,很默契的节奏,以至于吃完以后石涧仁都差点又站起来去洗碗了。  柳清笑着自己跳起来买单,一如既往连买书的钱都是柳清在给,然后两人本来踱步准备下车库回家的,柳清忽然说耿经理的奶茶店改制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一部分,这家购物中心楼上的影城就有“有间奶茶店”,需不需要去看看?  那就当是吃过饭散散步,石涧仁点点头,两人又并肩顺着电动扶梯上楼,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高档购物中心里,到处都是约会的恋人,聚会的朋友跟充满天伦之乐的家人,柳清背着手提了新包包,很享受这种只能意会的朦胧感受。  经过三楼的时候,扶梯旁边一家店铺大橱窗里,模特身上的蓝色裙装很醒目,石涧仁瞟见了,下意识的回头看看柳清的蓝色裙装,对上眼的姑娘笑着扬扬下巴不说话,石涧仁也笑,再上扶梯的时候,柳清就迈前一步站得高点。  晚餐时间前后,正是电影院生意最好的时段,石涧仁和柳清不是来看电影的,但还是有人找他们兜售玫瑰花:“大哥买支花送女朋友嘛!情人节啊!”  石涧仁都诧异了一下,柳清才笑着给他解释是新冒出来的七夕情人节,然后她就已经伸手拿过了那支玫瑰花自己掏钱!  反正都是柳清掏钱,石涧仁只剩嘟哝七夕什么时候又变成情人节了,真是胡搞瞎搞。  同样有点胡搞瞎搞的是奶茶店,两人刚踱步过去,就发现奶茶档口前面排了很长的队,石涧仁试图靠近柜台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排队的顾客很不耐烦的警告他不要插队,柳清笑着帮他打掩护,两人才能尽量从侧面缝隙看到里面,明明是在高峰期,却手忙脚乱的只有两三个动作很不娴熟的员工在应付,而且频繁出错。  别以为卖奶茶是个简单的事情,做什么做到繁忙起来都不是轻松的,一口气四五个不同口味不同要求的奶茶打包,动作麻利不能出错,冰的热的都要分门别类装袋子,只站了四五分钟,石涧仁他们起码看见搞错了三次,只不过这种过失顾客也急于进影院没人跟营业员们计较罢了。  石涧仁和柳清面面相觑的回到车库,这时候的状况,肯定容不得石涧仁再等着看耿妹子犯错到最后来给她教训,看似一个店的问题,如果蔓延到整个连锁体系都这样培训不足,人手不足,分分钟出大乱子的,所以第二天,耿海燕就坐到了石涧仁的面前。  耿海燕表情严肃到有点难看的,石涧仁反映的情况一说她就知道了:“除了豫南地区的奶茶店,就是江州的在做改制了,为的是贴近观察第一手资料,可能豫南那边改制的流程已经从店长内部传过来,刚刚给江州市的六个店长开完会,他们一股脑的都提出了承包和开加盟店的申请,而且连费用跟手续都准备好了,交上来全都跑各处去找门面了,因为江州的二级城市就那么两三个,如果被抢先就只有去县里面开,他们有人这几天的工作都不做了自己跑回去找门面,豫南已经安排了我们刚培训出来的所有人手过去支援上班,江州这里突然一下来得这么快,只好把刚招聘进来的新手顶上去,有些店别说店长,连熟手都没有……我跟林经理已经尽量在抽调人手来补救,就在这两天……”  石涧仁不是批评:“试错也是正常的,之所以先在豫南省局部尝试,就是要发现问题所在,大家看见利益放在前面,当然一股脑的就开始争抢,你意识到了利益驱动发展,这当然没错,但如何保证这种驱动不失控,就好像开车的时候,有刹车有方向盘,才是一个领导者应该具备的前瞻性……”  耿海燕已经在努力自我思考了:“暂……停江州的改制?”  石涧仁尽量温和:“没有江州这次的问题,你怎么会发现两个区域并行的时候人手不足的问题暴露呢?这还是好事,而已经开始了,再叫停,不但对你的权威有影响,还容易造成下属的心态变化,其实事情本身没错,问题在于你没有给自己培育一个得心应手的中层队伍,假如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立刻就能拉出一帮业务能力工作能力较强的队伍来帮助你解决问题,而不是什么都你和林经理上,好比旁边这家酒店,我们也曾经遇到过用新鲜血液替换老班子的时候,因为利益关系,那边摔盘子撂场面……”  耿海燕认真的听了,但眼神始终还是有点漂浮,石涧仁能注意到:“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么?”  耿妹子低头看看自己的高跟鞋:“其实我也是故意放任江州店铺出点问题的,好像如果我不捅点篓子,做错点什么,你连话都不跟我说,我连来跟你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一点都不像做了错事的孩子。(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