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61、命运到底是什么

761、命运到底是什么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3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9
    唐建文对高开明的白大褂是理解的,他给石涧仁解释过:“美国有不少大学的教授都是终生职位,无过错不能辞退,学术上自由,这对真心搞研究的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多教授或者研究人员一辈子都在研究自己的专业,这种氛围传递给了很多科技人员,IT界只要涉及过硬件设备的,习惯于无尘工作室或者高级设备研究中心的技术人员都喜欢穿白大褂,某些人甚至把穿白大褂当成一种仪式感的玩意儿,这样的穿着能让他们更快更纯粹的进入状态,个人喜好而已……就跟医生一样。”  所以高开明坐在宽敞的QX4后排座,只是习惯性的把白大褂两边口袋绷直了朝中间压了压,对外面纷乱的场面感到很漠然跟无奈,目光透过无框镜片再穿过有隐私车窗的玻璃,看到江对岸的建筑,一如十几年前一样陈旧的建筑轮廓,就好像他出国留学前的印象,这十几年是民用电子计算机翻天覆地的十几年,造就了苹果、微软、IBM、惠普、雅虎等一系列如雷贯耳的绝代巨人,而这个地方一点都没改变。  仿佛那一切都在另一个世界。  所以高开明对驾驶座的那位司机抱歉一声跳下车去,也只是有些不耐,虽然不会引起什么情绪波动,多少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软没得到好报,所以收回目光稍微闭目养神几秒,高开明长叹一口气,决定下车自己走回去。  真是浪费时间。  伸手开门的一瞬间他应该是这么想的,冰凉的金属把手触感刚刚推开门,外面纷杂的气氛让高开明皱皱眉伸脚落地转身往后走,然后车旁边不多的人群却突然发出几乎一致的喊声:“医生!医生来了……”  高开明还没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科研白大褂造成了误会,就有人忍不住伸手拉他:“医生!错了,错了,是那边……”  连坐在车里都不屑于看车头前方乱七八糟人群的高开明刚刚转头,一道身影就疯狂的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带着撕心裂肺一般的嚎叫:“医……生……救救他……”  毫不控制的力量让高开明差点一个趔趄摔到地上,全靠伸手抓住了越野车轮眉才没倒下,周围的惊诧目光中,低头的高开明更惊骇的看着自己白大褂上已经染上了血红的手印!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抓在他的白大褂上,满身满手都是血!  洁白的无尘大褂上立刻变得血污一片!  高开明甚至都来不及表达什么,抬眼顺着这个女人冲过来的方向,就在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外,灰白色的水泥公路面上,散碎一地的汽车外壳零件碎片中,最大的那一块已经变形得好像揉碎了的黑色纸团中,半探出来一具勉强还能说是人体的东西,爆裂的双眼,开肠破肚一般的躯干,已经流出来一大滩的血液,血肉模糊的场面强烈刺激了高开明的理性思维!  人世间不光有淡绿屏幕上的计算机代码和一丝不苟的完美工程造型,还有破坏和意外,以及眼前残缺的人体。  不光有淡淡亮着光的屏幕,还有这样血肉横飞的场面。  不光有浩瀚无边的虚拟世界,还有现实的人、生命以及死亡……  高开明的视野里应该看见就是这些,刚才似乎还漠然视之的落后、愚昧跟混乱,仿佛被猛然推到了一个极致!  这个看起来好像应该是医生的人就那么楞在那里。  石涧仁转头看见的也就是这副场景,快步过来伸手试图拉开已经处于癫狂状态的钟梅梅:“小泽……已经遇难了,你必须接受这个现实,这不是医生,你松开手……”  可完全处在精神崩溃跟极度混乱状态下的钟梅梅哪里听得见这些,攥紧的手指好像要把白大褂撕开,而那种大面积的白色被迅速染上了红色,让她的视野更加疯狂!  “没有!没有死……求求你了……医生,救救他,救他啊,他是个好人……都是我的错……”  尖利的女性嘶吼中,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使劲拖拽着高开明朝血肉模糊的车祸现场去,计算机专家想叫喊,却发现嗓子眼都给堵住了似的,脚上也灌满了铅一样沉重,好像是在荒谬的梦境中,又仿佛眼前一切都真实无比,所能做的就是双手紧紧扣住QX4的黑色轮眉。  石涧仁不得不伸手抓住了钟梅梅的手指,用力掰开那些几乎锈死固化的手指,然后钟梅梅毫不犹豫的就一口咬在了石涧仁的手背上。  痛得石涧仁也哎呀一声叫出来,但手上却没松劲,终于一下拽开钟梅梅,来不及给丢魂落魄的电脑专家说什么,用另一只手从后面环抱住钟梅梅的上半身往另一边拖:“车祸!是车祸……钟小姐!小泽是丧生在车祸里!这不是你的错,是车祸……平静点……”  有点残忍,钟梅梅被强迫转头重新看到那片散落一地的碎片,哪怕石涧仁已经尽量不让她对着尸体的方向,穿着华丽的妖媚女子终于哇的一声松开嘴,又把目标从可怜的白大褂转移到石涧仁身上:“是……我的错啊……我没有劝他……”  “你已经三番五次提醒……是我没有劝他……”  “横祸……这就是横祸……算卦的说了他有横祸,如果一直跟着你就不会了……”  石涧仁皱了皱眉头,这句话好像很遥远了,两三年前吧,刚刚认识小泽的时候,石涧仁就说过小泽眉粗逆乱,眉下有暗色,那是有横祸的样子!  实际上刚下山半年多的小布衣只是纯粹从师父教授的面相上来看出这模样,他自己都还没见识过什么叫横祸,第一次看见纪如青脸上不祥之兆的时候,他都还不敢肯定,可小泽却说有位高人也给他算过卦,说自己是得遇贵人相助以后,才有横祸飞来!  石涧仁当时就问过,那好像是个算奇门遁甲看卦象的高人,这种大名鼎鼎的惊门同行,谋士们是能少接触就别接触,只会徒乱心志,因为那根本是水火不容的两条线。  两种不同的千年门派,都能说小泽有横祸。  原以为这贵人是宋青云,这横祸就是宋青云带来的一系列祸事,又或者擦身而过的视频聊天网站败落,没想到居然应验在眼前的这一摊子交通事故上!  这到底是科学、迷信,还是必然跟巧合?  石涧仁有点怅然的深吸一口气,空气中还弥漫着浓烈的汽油味和说不出的杂乱,这里没多少行人,也没多少建筑,二三十个围观路人应该都是听见声音,千里迢迢跑过来的,远处还有一辆跑车,几个人表情各异的站在车门边打电话,应该不是报警……  因为隐约听见救护车还是警车的声音了。  这时候石涧仁的脑海里,肯定不会再有什么技术大拿招聘专家的事情,看似一切皆有可能的生命,原来如此脆弱。  如果说纪如青的死亡,还有点天灾或者遥远,小泽的丧命几乎就发生在身边!  有种倏然而惊的感觉,到底是世事无常,还是一切皆有定数?  问苍天?还是问祖师爷?  九月末的太阳光明晃晃的照在身上皮肤还能发烫,可后背却嗖嗖的在冒冷汗。  一道黑影晃到石涧仁身边,他抬头,是慢慢挪过来的高开明:“你……朋友?”  石涧仁移开目光哦。  高开明定定的看着残骸:“车……不错,法拉利哦……”  这句话真像个黑色幽默。(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