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62、仿佛站在岸边,又或者在水里

762、仿佛站在岸边,又或者在水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9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59
    直到真正的专业“医生”到来,再次确认车上人员已经死亡,钟梅梅抓着石涧仁的胳膊,好像在寒冬里面簌簌发抖一般,用简单的只言片语就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他们夫妻俩突然就发财了!  真的是发财了,在石涧仁发现了雪地靴这个尾单生意以后,并未多主动争取发掘这个商机的几个月里,小泽和钟梅梅带领的鞋业网站疯狂敛财:“阿仁……你不放在眼里的业务,我们网站却三个月赚了七百多万,关键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们还能在这个项目上持续获利,这是小泽说……”说到这里,钟梅梅再次哽咽起来。  石涧仁皱紧眉头,钟梅梅痛苦的闭上眼:“我们不是没有看见过这么多钱,可小泽说,现在网络世界根本不会被管理到,随便我们这么搞都没危险,他……他终究还是想要证明给以前那些人看,今天刚刚把订的车拿到,就邀约了以前的朋友来飙车……”  石涧仁也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小泽把钱看得这么重,的确也因为在以前的圈子里面,他一直都只能给有钱有势的人当马仔,以他的聪明才智,却只能被人呼来唤去,以他的心态当然就……我只能说幸好你不在车上?”  钟梅梅的眼泪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他们……玩儿单人单车竞速,我就在终点边等着,正给柳清打电话聊天,看见他冲过来,对我招招手……”  石涧仁能说什么?  钟梅梅曾经就是把小泽从那种醉生梦死生活中拉出来的那个人,可在暴富的这一刻,已经成为夫妻的她却没协助好丈夫的心态,多少还有点助纣为虐的一起在这条路上走得更快,金钱助长了小泽那本来就视金钱为上帝的价值观膨胀,膨胀到需要用这种方式来释放自己已经要上天的骄横,最终还真是上天了。  同样是看见钱突如其来,庄成栋几乎就是另一面的典型案例,张季岚看似柔弱却有些倔强的保证了夫妻俩没有被贪婪迷花眼。  这能说是偶然?  可如果把这归结到活该,似乎卖假名牌的小泽还没罪大恶极到这样的地步。  冥冥中难道真有命运一说?  一贯强调自己讲科学的小布衣有点轻轻的摇头。  这条双向六车道的滨江高架桥公路是刚刚修通的,笔直平坦的封闭环境车辆并不多,让这里成为江州一些地下飙车族的热门赛地,已经不止一次听见这条路上出现意外事故了。  柳清终于赶过来,还好没看见最惨烈的场面,但能够把趴在担架床上哭得已经有些抽搐的钟梅梅拉住,石涧仁总不能随时再抱着这位刚刚变成寡妇的女性吧,刚回头发现那沾满血迹的白大褂不见了,一位护士经过小声:“手?这位先生,你的手流血了,过来消个毒清理下……”  所以石涧仁是最后离开现场的。  警察结合目击者收集到的初步结论是,非法赛车的法拉利,在那一刻应该有两百多公里的时速,不知道是走神还是车辆的问题,前轮碰到了中间隔离带水泥墩,瞬间翻滚解体,原本这些豪车,特别是超跑都比较强调的保护措施,在这辆很可能是走私进来的黑色法拉利上有明显改装痕迹,没发挥出完整的效果,最重要的是,一贯不把规则、法律放在眼里的小泽没系安全带,不然生存的机会还是可能会有的,起码现在看来那个轿厢总是保持了基本完整,而遇难者是从破碎的挡风玻璃摔出来卡在那……  一系列违规违章的结果凑成最终的结局,必然结局。  这时候还能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有关系能摆平么?  开车回公司的石涧仁有些默然。  这种情绪上的冲击,比纪如青当年来得更猛烈直接,毕竟过去两三年里这个帅气活泼的年轻人频繁出现在石涧仁左右。  石涧仁的情绪也前所未有的有点灰暗,开车回到办公室,坐在阳台上一直静静的看着外面所能眺望的远方,发了好久的呆,秘书助理从他回来就察觉脸色有点不对,结合柳清匆忙留言的事情,他们根本就不敢来打扰。  直到夜幕降临以后,柳清才无声的回来,打开办公室里的灯,惊醒了一直靠在不锈钢躺椅里面的石涧仁,他刚要起身:“辛苦了……”  柳清就快步过来,无声的蹲下来,双手抓住了躺椅边缘的扶手,好像这样才能稳固她穿着高跟鞋的姿势,又好像这样才能让她的情绪也稍微稳定一些:“不辛苦,不辛苦,我……我只想回来跟你在一起待会儿,太意外了。”  石涧仁勉强坐起来一些,双手互握放在膝盖上,看着外面已经变成夜幕灯光的城市,没说话。  柳清没有看见血肉横飞的场面,她的感受就是另一边:“你说……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报应一说?当年,当年我知道纪总裁其实做生意也……”  石涧仁摆摆手:“没有,无论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还是恶有恶报,这世上都没有报应,报应是懦弱的人编出来骗自己的,只是个心理安慰。”  柳清轻轻伸出一只手放在石涧仁的手肘上:“可如果……他,这两年跟着我们一起做事,信任你,相信你,就不会这样。”  石涧仁苦笑:“不能这么说,如果他们今天中午吃饭多坐一会儿,也许后面整个事态发展轨迹都会完全不同,只能说是他的肆无忌惮跟贪婪确实害了他,不是今天的车祸,也会有明天的其他事情,但这不是报应,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情绪,我也很不好受。”  柳清慢慢的把手指在石涧仁手臂上拂过,好像在帮他舒缓:“本来想多陪梅梅一阵,但两边长辈来,在殡仪馆闹得不可开交,钟家在乎家产,小泽的父母却骂是梅梅害了儿子,我回来换身衣服,再带几个人过去帮忙,不然真的怕梅梅这下顶不过去。”  石涧仁点头站起来,顺势把手臂上的手掌也拉起来:“嗯,你再辛苦下,通知田长青他们一声,毕竟当初和钟小姐也算是熟识,这个时候要是能多点其他情绪感染,可能对她有帮助。”  柳清点点头,忽然好像冲动一般,伸手就那么抱抱石涧仁,动作飞快的松开:“真的,我能体会到梅梅是真心喜欢小泽,现在那种痛苦太艰难了,这种失去爱人的痛苦,让我觉得我现在很幸运,过得很好,有你,有大家都平平安安的,谢谢你。”  有点语无伦次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以后,高挑的秘书就转身快步跑了,不过关门的时候有提醒:“员工餐厅已经给你点餐了,你还是下去走走吃饭,现在你关系着我们这么大一个团队,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影响情绪。”  对的,身为领导或者领袖,就不能有太多的私人情绪。  石涧仁笑笑点头认可。  但显然命运这种东西真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好像星相学走到了一个低谷一般,坏消息接踵而至。  (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