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65、定心

765、定心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1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00
    这也是报应?  这个十九岁的姑娘招谁惹谁了?  能嫉恨她的估计也就是挡了同行的道儿,但是拍广告片就是个临时凑起来的小团队,所有人都在围绕倪星澜运作,不可能有人害她,也不敢害她。  可一个稀松平常的摔马就能好死不死的几百斤正好压在她身上,还倒了大霉的硌碎腰椎骨,伤到人体最核心的脊髓神经系统,完全从天上掉进深渊,这也是报应?  很多人遭此大难会想不通的,陷入死循环的抱怨跟质问,凭什么贼老天就要这么待我?!  这肯定不利于生命的延续,报复社会的想法很多都是从这里开始萌芽的。  所以宗教才描绘出了一个轮回的世界,这辈子也许真是个好人,可还是遭了这么大的罪,嗯,那就是上辈子造了孽,这样就能解释通了,好好面对生活,振作起来,下辈子就能做个不受罪的人了。  这就是宗教作为心理支撑的作用。  大多数宗教都是这么糊弄的。  但显然石涧仁不需要,他就静静的靠在监控窗外表情安详,安详得根本不像是来探望病人的。  傅涵君终于把一直凝视在女儿脸上的目光转移开,疲惫的游移一下,看见玻璃外的身影,立刻就站起来,摇晃下身体,还是选择快步出来,不等护士把那厚厚的监控病房大门拉上,傅涵君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拍打在石涧仁胸口肩膀上:“你!你在干什么?说好了你要一直陪着她,保护她,你在干什么?”悦耳低沉的女中音把医师都吓着了,可能以为在拍电视剧。  石涧仁厚重巍峨的伸手拉住了明星妈妈:“她是成年人了,这是工作中的意外,相信我,星澜是个福缘深厚的命相,吃苦只会让她的未来更好。”  其实傅涵君的巴掌真不重,也就顺势趴在石涧仁的肩头哭起来,柔弱憔悴的感觉如潮水般袭来,让人怜惜,旁边的护士和杜文婷都有点抹眼睛了。  石涧仁却已经习惯了这一家子的演戏功底,最主要还是自己这样环抱着四十多岁的阿姨,却感觉抱了个小姑娘的轻柔触感太奇怪了:“好了好了,您先休息一下,既然我来了,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好不好?”  傅涵君抬起头来,真是梨花带泪谁见了谁都怜:“阿仁!答应我,要一直陪着星澜……”  真的,这会儿要是加几盏灯,右边安排个反光板,再来个场记和测光的,基本上就可以照情绪发挥只等偶像剧导演喊咔了,石涧仁之前所有负面的情绪,可以说在看见傅涵君那没多少鱼尾纹的泪眼婆娑以后丢了个一干二净,这会儿还能笑出来:“好好好,傅姐,您歇会儿,歇会儿……”  傅涵君娇嗔的再打他一下:“又占你阿姨便宜!”  周围医师护士和助理的下巴都要掉了!  还好监护室里面的护士打岔:“醒了!伤患又醒了……”  医师护士连忙进去,傅涵君也想进去,但石涧仁拉她:“这个时候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做,我们在旁边看着就好。”  结果病床上的倪星澜一看见隔着玻璃的石涧仁,立刻就情绪激动起来,使劲转了头过去然后叫她妈进去!  傅涵君最后打石涧仁一巴掌:“你看!你看你把星澜气得!”  才不是气呢,出来的护士一脸抽抽:“倪……倪小姐叫她母亲给她化妆……”  使劲打量了一下这个风尘仆仆的黑大个,竟然值得要明星赶紧化妆面对?衣服穿着也不是什么亿万身家的感觉吧。  也好,这会儿时间石涧仁也经过了无菌消毒换了探视服进去,顺口给杜文婷和刘杰把具体事务安排了,周围住的酒店、租用车辆、机场接人、联络通讯录这些事情都得一清二楚的准备好,真乱七八糟堆一群人在通道里干嘛,表功啊?  心平气和的石涧仁进去握住倪星澜的手指时候,十九岁的明媚少女果然已经补了妆收拾漂亮,虽然看得出脸上还有点轻微浮肿,但眼睛明亮看不到一点阴霾,嘴角甚至还带着笑:“到了?”  石涧仁感受着柔夷指尖上那用力的情绪,也平淡:“到了。”  倪星澜好像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要是瘫了,你会把我捡回去哦?”  石涧仁点点头:“不会瘫痪,一定能治好。”  倪星澜再露出个笑容:“还好脸没花,不然我就不敢面对你了。”  石涧仁居然对不上台词了,坐下来轻轻摩挲手掌里实际上绷得很紧的纤细指节。  傅涵君早就开始飚眼泪了,转身跑出去,还把监护窗前的窗帘拉上关了病房里的大灯制造气氛。  医师的确比较高兴,这证明不会有植物人的可能性,那就专注于脊椎手术方案吧,护士悄悄躲在仪器后面探头,大明星居然住进自己的病房了,而且还见到了这样传说中的经纪人绯闻。  但在倪星澜的眼里已经没了周围所有物件,只有石涧仁,本来想动动头的,但是被固定住,就只能用眉毛挑挑,然后温柔的闭上眼,石涧仁分明感觉到那握住的手指终于放松了,轻轻的跟他的指肚耳鬓厮磨。  静谧的病房里,没有眼神交汇,没有甜言蜜语,只是哪怕一点点手指的接触好像就胜过千言万语。  可能这就是倪星澜喜欢的浪漫吧。  因为黑暗中忽然传出一个低沉的女声:“伤患请注意控制情绪……你的血压和心跳值都有点高……”  石涧仁又没忍住,哈的笑出声来。  倪星澜恼得掐了他一下。  还好,上半身起码还有力气。  两个人好像老夫老妻似的端坐在那直到外面的动静被打破。  任佳琳来了,前呼后拥的十多个人一起抵达,让石涧仁吃惊的是黄晓薇居然也在其中,换了探视服跟任佳琳、王驊还有倪经纬一起进来。  倪星澜脸上这会儿泛起痛苦的艰难表情,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谢谢任姐……晓薇,驊子……爸……”  任佳琳雷厉风行:“马上回平京,你王哥一发小的私人飞机送我们过来的,回平京去动手术!还有那谁,签广告那个,马上给我滚蛋!”  只有刚刚看过手术方案的石涧仁敢提建议:“就在这里做吧,最新的检查报告跟扫描结果,立刻手术消除水肿并矫正固定碎裂椎骨,这里的省医院还是有不错的治疗能力,应该能有把握做好手术的,辗转回平京的过程,对星澜也是个痛苦,我经历过。”  没错,他的确是经历过,当初胳膊断了,其实就是个简单的断裂,在拍摄地县医院也能做,就是太过大张旗鼓的非要回江州到军医院请骨科圣手治疗,显摆他的身份不同,结果在路上疼得要了命,现在医生都在方案里说得很清楚了,这个手术的危险度并不高,关键就在时效,真磨蹭久了已经失去知觉的下半身才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呢。  重点是按照最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而不是在这个时候彰显什么。  任佳琳脸上带着强悍的威势,眼神如有实质的看着石涧仁,石涧仁平静的看回去,半年多没见,任佳琳的面相愈发变得强势了,但对上石涧仁的眼睛,有那么短短几秒的停顿,起码旁边人感觉是好久,倪星澜都有点紧张的眯上眼,任佳琳才笑了笑:“好吧……”  这一刻她的眼神才仿佛回到两三年前那个在韩国的模样。  有点面目全非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