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67、捡回去的骄傲

767、捡回去的骄傲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7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00
    石涧仁梳理内部事务,的确是有自己的一套。  四个多小时后结束的手术,倪星澜腰部打着封闭石膏被推出来时,刘杰已经陪着黄晓薇去广告拍摄现场了,任佳琳说自己去电影拍摄地看看,好久没去剧组了,这次不是正好在著名的佛教洞窟附近么,看能不能化解一下戾气,她的确是需要找寻智慧的路子来解决自己眼前的问题,不光是事业上,还有家庭的问题。  王驊带走了其他平京过来的高管,搭乘等待他们的私人专机回去,他原以为自己母亲会需要这架湾流商务机的,结果任佳琳说自己得好好思考下,带了几名助手就走了。  所以又等了一俩小时从麻醉中醒过来的倪星澜,看见的就只有自己的父母和石涧仁,杜文婷景仰的在外围把吃喝酒店全都服侍好。  反正石涧仁一来,原本好多人都觉得要塌了天一样的乱七八糟就梳理得井井有条,关键是好几个人都看出来任老板情绪大变样,简直欢天喜地的打了石涧仁一顿就神清气爽逛景点了。  石涧仁并不觉得一大堆人挤在这里表现爱心是个多么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把其他人都送走了,当然很多人包括任佳琳都认为他是想单独献殷勤。  可接下来倪星澜却给了自个儿父母的爱心当头一棒:“那……你们也回吧,他陪着我呢,爸,您自个儿回去捣鼓您的酒馆生意,带好那小孩儿,妈您也回去该干嘛干嘛,爷爷奶奶那边还要人看着呢,我有他就行了。”  看着躺在固定器械中,仰着脸只能看着天花板的女儿好像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傅涵君立刻就嚎啕大哭了,倪经纬反而有男人的担当,拉住了前妻:“对,星澜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们也应该有我们自己的生活,阿仁你照顾好星澜……”  石涧仁不参与不说话,等离了婚的两口子出了门,他才有点暗笑:“我说你爸这少爷脾性吧,没准儿你们都不稀罕他了,他反而会还是觉得家里温暖,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回心转意,就看你妈还接不接受他了。”  手术后倪星澜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动的要坚持几个小时:“痒,挠!”  石涧仁凑过去问部位,结果这位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挑逗他,从肩头耳后慢慢指挥着一路朝胸口去,石涧仁在上山前反应过来,要起身去叫助理,倪星澜烦躁的叫住他:“摸摸嘛,帮我分散注意力,现在这样很难受的,稍微一动就疼,可是不动浑身就跟全都是虱子在爬一样!”好像越说越难受,可她整个脊椎都被固定住了,连头都没法动,手术全麻后更是手臂都成了摆设,但神经感官还在,只能使劲动脸上的五官表情,都扭曲了。  可不管怎么扭曲,还是一容貌外在美的漂亮少女,石涧仁自己做过手术,有深切体会,准备了热水毛巾在旁边,尽量弄热烫点拧起毛巾来盖在倪星澜脸上,本来还一脸艰难的少女长出一口气,舒服了!  石涧仁就慢悠悠的帮她换热毛巾,倪星澜觉得等于是蒸脸了,对美容也有好处,终于放松下来,可接着又开始嚷嚷觉得渴跟饿,石涧仁还是不紧不慢的拿棉签帮她蘸湿嘴唇,然后跟她聊小泽的事情。  倪星澜对这个曾经跟他们一起到润丰公司去的年轻人有印象,对于自己亲手发现的雪地靴生意最后居然演变成了一门巨大生意感到更吃惊,相反却对命丧黄泉的结果比较淡然:“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他这事儿怨谁?就得怨自己,有点钱就觉得无法无天了,不就是想炫耀嘛,指不定回过头还会去找你炫耀呢,结果把自己送了命,剧本里这种事情多了去,很正常。”  石涧仁哭笑不得她这种动辄以剧本论人生的模式,但又不得不承认文学作品或者剧本都是浓缩的人生,还是用这个有效的聊天方式保持倪星澜的好心情分散注意力吧,结果倪星澜聊了没两句就突然想起件重要的事情:“你能在这边呆几天?”  石涧仁理所当然:“我咨询过医生了,你这石膏要封闭三个月,就在这边先静养一周左右,确认没什么问题了,我们一起回江州,那边朋友多,有酒店也有其他场合,特别是我们不是有个伤残儿童康复中心嘛,你这石膏封闭期过后有复健期,康复中心有设备正好。”  倪星澜竟然嘤嘤嘤的哭起来了:“你才……伤,残儿童!”可尾音又是带着笑的,分明有些惊喜。  石涧仁又是一毛巾盖上去,倪星澜索性在湿毛巾下嚎啕大哭,石涧仁探头,果然隔壁监控室的护士也起身查看,肯定是脉搏跟血压升高了,举手示意没事,那护士才依依不舍的坐下去。  倪星澜连把毛巾拉开的能力都没有,石涧仁帮她擦了脸拿开才哽咽:“我们从来没一起呆这么久,高兴!”  真心酸,屏幕上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明星,居然是因为受伤才能得到这种休息的机会。  石涧仁破坏少女情怀:“你别忘了,你刚刚动过手术,接下来有得你疼。”  倪星澜居然心满意足:“那你就更有义务要陪在我身边了,谁叫你不来看我的?或许你到片场或者站在马旁边,我就不会遭这个罪了,你内疚不?”  石涧仁想起自己和柳清讨论关于小泽的事情,有点默然,但拿出来跟倪星澜分享,伤患却提醒他应该打电话给那边说说情况,石涧仁说等着手术完成的时候,他已经打电话给江州了,柳清还代所有人慰问。  倪星澜就说自己出于礼貌也要回个电话,于是石涧仁拿着电话凑在倪星澜耳边,看她春风满面的给电话那头儿的柳清打了快一小时电话!  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濒临瘫痪的重症伤员。  晚餐的时候,倪星澜开始能进点流食了,但对于石涧仁要帮她收拾排泄物又感到绝对不允许出现,所以借着要石涧仁自己去吃饭,换杜文婷来陪伴。  其实这时就已经能看出来手术麻醉的药效开始过了,倪星澜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有点强忍的成分,连接全身神经的脊椎受伤,可以说那种疼痛是稍微一点点移动都会带来剖心噬骨一般的痛苦刺激,为了观察神经反应,医生是叮嘱尽量晚点打止痛针的,所以这小姑奶奶硬是撑着脸上随时挂着笑。  这种痛苦到了半夜时分终于达到顶峰,晚饭后睡了一会儿的石涧仁一直坐靠在病床边看书,忽然就听见咯吱吱的轻微响动,翻身起来一看,倪星澜早已疼得连嘴皮都咬破了,发出牙齿摩擦的声音。  石涧仁刚把她恢复了知觉的手握住,那还不能完全控制住的全麻以后手部神经颤抖着差点把他的手指都能掰断,豆大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在姑娘身上涌出来,石涧仁连忙通知护士还是打止痛针吧。  光彩背后无尽的磨难又有多少人能知晓。(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