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85、我要的回报是灵魂

785、我要的回报是灵魂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4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02
    爱情真的是个很神奇或者诡异的东西,能把两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熔炼成亲情,婚姻更是把这种亲情变成了比血缘关系还高的层面。  所以古时候喜欢用联姻加强凝聚力,还是放之四海都皆准的定律。  可反过来,为了一个曾经根本不认识的人,可以痛苦到这样的地步,这可能就是石涧仁想竭力避免的。  老头子那情伤几十年的颓废,给了他太过深刻的印象。  沙滩白,银白色的沙滩上仿佛一点杂质都没有,哪怕夕阳映红天际以后就消失了,沙滩上依旧被天光反射得没有陷入黑暗。  连绵十数公里的蜿蜒沙滩边,都是海涛轻柔拍打的浪花声,没谁注意到这样一个中国女子的哭喊,况且面对这样的自然景观,什么样的癫狂状态可能都是当地人见惯了的,又不是呼救,所以根本没人过来。  也许就是这样空旷无垠的地方,才刺激钟梅梅彻底放下包裹在身上的沉重情绪,肆无忌惮的发泄出来。  耿海燕被吓到了,想过去伸手,被石涧仁拉住,两人默默的退后几步,坐在沙滩上等着。  情绪也真是个奇妙的玩意儿,刚才还被震撼得人生观都璀璨起来,瞬间就被这样的哭喊引发出愁绪,耿海燕显然是回想起自己的梦境,呆呆的坐在沙滩上抱住了膝盖,看着那不顾仪态,手舞足蹈对着大海抱头痛哭又指着大骂的女人,喃喃自语:“我真的幸运,那只是个梦,我使劲睁开眼就回来了,就重新看到你,而不是像梅梅姐这样……”  钟梅梅可以说是从天到地挨个痛骂,连逝去的丈夫也骂,仿佛这一刻自己的痛苦都是全天下都合着来坑自己的,那股怨怼和愤恨可想而知,这样全力以赴的痛骂也是要耗费巨大体力的,不一会儿就无力的跪倒在地面一边哭骂一边捶打沙滩。  石涧仁只默默的坐在那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这种痛苦还是他带去呢。  当初正是他介绍小泽和钟梅梅各取所需的走到一起,佛说因果,现在的这个果,到底跟当初的因有什么关系呢?  不可否认当初的小泽跟钟梅梅都不那么单纯,双方的目的性很强,但放开到所有的爱情场面中,又有谁不是为着对方有自己所需要追求的才走到一起的呢?  男人希望女人美丽、温柔、贤惠,女人期盼男人强壮、有前途、有担当。  这何尝不也是一种功利呢?  这不过这一对儿过于现实了一些。  可迅速结合的两年多,还算是成功又美满的吧,小泽精明不择手段,钟梅梅现实而懂得钻营,这颇为互补的夫妻俩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双方已经成为自己如此深厚的情感延伸,起码比很多口口声声说爱情神圣的男女要融洽多了。  所以到现在,骤然失去情感的钟梅梅才会这么痛苦,应该比当年的吴晓影还要痛苦,这种掺杂了真正亲情的撕裂从心理上已经延伸到生理,无论是面相还是思维跟心血管跳动,切切实实的痛。  耿海燕做恶梦的那瞬间身体感受就能证明这一切。  人也真是个神奇的生物。  石涧仁哂然的把下巴放在膝盖上,他苦苦抵御的是不是也在避免自己落到这种地步上?  耿海燕一直看着他的,好像从他的表情跟眼神读出点什么,悄悄顺着沙滩挪到他身边,又试探着慢慢把头靠在他的臂膀上,石涧仁没动,她就靠得踏实下来:“你不会离开我了,对不对?”  石涧仁没说话。  耿海燕还是低声:“当初去平京,其实就是怕你看我能独立生活就走了,就好像码头上离开我的那次,我怕我再也找不到你去了哪里,所以才把奶茶店扔给你拖住你,现在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多人了,你不会再走了,是不是?”  石涧仁低低的唔一声。  耿海燕靠得紧一些,好像取暖的猫咪:“昨天听见你电话里说把自己的股份要分给大家,我心里就紧张,你到底图什么啊!你到底要什么回报啊……什么都不要么,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啊,我能给你的,我全都愿意给你啊!”  声音也不大,海风中略显沙哑,但肯定真挚。  石涧仁终于笑着转头,看着身侧仰头的少女脸庞:“说不求回报,那只是客套,所有付出都是渴望回报的,只是我希望的回报不是钱,不是女人或者享受,我一直都是这个态度,我认为值得帮助的人,那就全力以赴的协助,如果对方选择过河拆桥,见利忘义,我就欢天喜地的认出了他的本来面目远离,不会遭遇更多的损失,但如果那也是个情深义重的人,用真心真意回报我,我们就一起努力。”  耿海燕认真:“我会努力的!”  石涧仁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对啊,所以我也真心真意对你,我要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一群真心实意,怀揣远大理想和梦想的人会干出什么样的结果来,我非常期待,期待这种不可知的未来,人生如果一眼就能看到未来是什么样,还有什么意思?就是这样的未来,才是我想要的。”  换做三年前的耿海燕,肯定听不懂这番话,换做三天前的耿海燕也恐怕没有深刻的体会,这一刻她好像有点明白了:“就像你说的要我思考人生,知道我未来该怎么去努力了,却也不知道这个努力会是什么结果,到底是跟随一家很好的公司做事业,还是自己开店重新发展,这都是未知的,但让我觉得很期待,对不对?”  石涧仁点头:“我很少跟三四十岁以上的人交流,就是这个原因,因为他们中间的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已经失去了这种期待,基本都是从他们的脸上一眼就能看见到老到死的模样,那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多活一天就为了多吃三顿饭?还是多跟几个女人上床?这一辈子三万多天,这些已经过了一万多天的人,就好像在每天低头数着剩下的日子,却不会抬头看远方,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耿海燕由衷:“你……真,真高级!”说完好像又觉得这个形容词不对:“我意思是你跟好多人不一样,好像就是鹤立鸡群,真的,当时你跟杨德光他们站在一起,哪怕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可就是不一样,一眼就能看出来!”  石涧仁不得意:“多读点书,内心就会有更多的想法,自然就希望给自己找寻生存的意义,面对这个美好或者黑暗的世界,既然要活这三万天,那何不过得有点意思呢?”  耿海燕终于有点明白了:“怪不得……你对上明星或者大老板也不觉得有多了不起,怪不得你看见那些美女也不怎么觉得口水滴答的。”  石涧仁鄙夷:“流口水那是动物本能,人总不能落到跟畜生一样吧?”  结果耿海燕居然给他挖了个坑:“那今天早上我怎么看见你半夜洗了内裤的?”说完还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在码头上就听说过那是什么……”  哎呀,一脸正气的人生导师好像被剥光了衣服一样,正好看见钟梅梅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朝着海水里面跑,连忙跳起身焦急:“救人!救人要紧……”  结果耿海燕撇着嘴跳起来跟上他,却发现钟梅梅都连滚带爬的在海水里面冲进去几十米远了,这平坦的海滩还是只把浪花和海水漫到她的小腿上。  恐怕得跑出去一两公里,才能淹死人?(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