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798、此骨气非彼骨气

798、此骨气非彼骨气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2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03
    画龙画虎难画骨,提起笔来三岁小孩都能画个张牙舞爪的龙虎,但要画出神韵,连洪巧云都不敢这么说,因为那不是她的专长,画人骨头她倒是蛮有造诣的。  因为骨头包裹在皮肤血肉之中,正所谓需要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这份眼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  何况面相术里的骨相和解剖学里面的骨骼不是一回事儿,好比诸葛亮说魏延脑后有反骨,这个骨相更多指面部精气神的综合反映。  普通明眼人能看出谁器宇轩昂,雄壮威武,相面的却能从中分辨出哪些是打肿脸充胖子的假装,哪些才是真正的气质不凡来。  其实说穿了也很简单,这位白秩在第一遭齐雪娇动手背摔金教授前几秒,他就笑眯眯的站在那几个穿着打扮颇为华贵的年轻人中,好像只是其中眉开眼笑的一个,一点不起眼,但在齐雪娇轻蔑动手的时候他就收敛笑意站在旁边,石涧仁当时还只是觉得他可能算是比较清醒怕事,后来气急败坏的金教授追到画室再闹,这位白秩就跟另外两人站在楼梯口更是远远观望,并不好奇画室里面的女人是谁,而是关注这位金教授的言行,石涧仁当时说的那几番话,与其说是对金教授,不如说是故意说出来看看这几人的不同反应,当时就觉得这位比较瘦的时髦年轻人表现出来更多是不屑,对这位试图获得系主任职务的副教授有点摇头。  石涧仁不过是下意识的随时都在观察人,对这种有若在一堆河边乱石滩里发出珠光宝气的人有本能的关注,等到知晓有关灯具照明市场,才立刻觉得这个人应该就是其中的有识之士。  以石涧仁现时今日的社会经历,他当然能反应过来这些位照明灯具的老板想干嘛。  这就类似于一个白手套的行为,在这些比较著名的院校找个合适的人支到前台,利用现在院校商业办学气息浓厚的特征,搞一个行业内比较有影响力的专业出来,未来能够接连不断的培养专业人才,支撑这个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这种商业眼光跟格局是不是比那些只盯着眼前赚钱,只知道去抄袭别人款式型号的老板高明很多?  所以当庄成栋打电话来说有照明老板请吃饭,他才会这么热切的想接触下。  得了石涧仁特别点拨的吴晓影不紧不慢:“其实我们团队的云仁装饰虽然一直都是独立采购灯具,跟我们整体没什么关联,但是对于国内制造的关注才是我们的重点,灯具这一块儿各位做得再大,高端市场始终是国外品牌的,高利润高价位的产品体系也始终是国外掌控的,所有涉及到较高层面,比如跨国公司、国际连锁酒店、政府高规格采购等等,一系列高档产品市场应该根本就没有国内品牌的参与权,是不是?”  这话真刺耳,特别是听在几位都是亿万身家的老板耳中,可这就是现实,白秩不难堪的笑笑:“电灯本来就是外国人发明的,很多技术专利研究成果也在他们手里,我们不过是借着最近二十年改革开放对外贸易才逐渐积累技术资金,这不丢脸。”  吴晓影点头:“这的确不丢脸,但丢脸的是就这样不思进取,只在低端市场赚低端的钱,拱手把高端市场送给别人……”在对方变脸前绕回来:“所以你们才想自己搞个产品设计专业,无论是产品外观设计还是专业照明布局设计,都能够培养出自己的专业人才来,是不是?”  白秩看看自己的同伴们才点头:“产品技术核心研发,肯定是我们投入重金在追赶的方面,这是练内功,而培养大量的照明设计人才这是练外功,内外兼修才是我们对未来十年期的规划,毕竟在这个年产值超过400亿美元的市场,我们将会逐渐超越任何一个国家,成为全球第一大生产国,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接触过不少国内专业院校,不是院校本身专业体量不够,就是有些名牌院校不太认可这种工业设计方面的专业有多重要,所以能跟江州省属美术学院达成初步共识,我们很看好这个项目。”  吴晓影笑:“但现在不看好这位金教授了吧?”  白秩果然如同石涧仁揣测的那样:“专业方面,我们还是很认可金总的能力,他对于灯光照明的专业设计,在国内国际的奖项都说明了他具备这个专业实力……”  詹浩思唱配角:“但为人师表,德比行更重要,最近大陆内地的教育体系就是过于看重金钱威力,有些放松了师德所在,才产生这么多为人诟病的事情。”  老实说,这几位老板脸上是不以为然的,他们是商人,要的是结果,要的是立刻在专业方面能够提供战斗力的设计师,至于教书育人是不是教出来的人有品行,关他们什么毛相干!  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还笑:“不就是泡妞嘛,年轻人有才华有点这样的爱好也不算什么,我们真没想到金教授这件事也正好和庄总的公司有关联,正好,正好,我们还说想联络疏通关系,大家和和气气的摆个和头酒,该赔偿点就赔偿点,别因为这种小事影响了生意和大家的心情。”  石涧仁已经静静的站在外面听了几分钟,这会儿走进茶室滑门:“各位来自粤东,当然应该知晓当年黄埔军校的故事,如果领军者是有德之人,这军校培养出来的人才是铁军,让你们自己内心都鄙夷的人来滥竽充数,哪怕他带兵打仗是真的有一手,也会将熊熊一窝,一个自己品行都无法服众的人,教导出来的学生哪怕能力再强,能专心为你们所用?见异思迁,有奶便是娘,贪杯好色的人哪怕现在兜里有点钱,你们真相信他未来能把这个学术专业发扬光大?”  唯利是图的商人,除了关心自己的钱投了能不能见到回报,接下来就是在意那回报能不能长久,听了这两句,终于面面相觑的认为好像的确有点不妥。  白秩正眼看石涧仁:“酒店的执行总裁……好像也应该就是云仁装饰的大股东了对吧,白秩,秩序的秩,很多朋友开玩笑叫我白痴……幸会幸会……”  一点都不白痴的老板站起来非常热情恭敬的握手,一点不像这房间里最有钱的人。  很多沿海一带做加工业出身的老板,都有这种把客户当上帝的习惯。  起码对上他们认为有用的人,就没有倨傲的态度。  这都是聪明人。(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