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24、幸好我们男女有别!

824、幸好我们男女有别!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6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07
    体制,石涧仁熟悉的这个词指的是五言七言绝句的诗歌体裁,但老头子当年教导他的时候,说旧文化的体裁已经没落,除了传授那些脍炙人口的金句名词之外,石涧仁其实是个不会作诗的假文人,这点可能跟老头子年轻时候正好处在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有关,老人家那时肯定也有点左右为难。  但现在的体制内,这个经常听见的话语其实传递的就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区分,只要是拿着国家薪水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成员都叫体制内,用场面话来说这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不管社会上舆论或者冷言冷语是怎么样,想进入体制内,依旧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思路,哪怕前一分钟还在骂天骂地,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成为主流。  而体制外就是不处于主导地位,边缘化的部分。  听听,边缘化……  在一个家庭被边缘化,在一个团体被边缘化,在一个国家被边缘化,那是种什么感觉,想想都会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所以体制内的有种优越感,体制外的会时不时骂几句,但如果有机会,自己还是想朝着主导靠近,这就是现实。  于是才有那么成山成海的人去考公务员。  石涧仁当然不是其中之一,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齐雪娇这个横插一杠子出来的表现。  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都会认为这个将门子女是想要抢肥肉了,但显然现在大唐网既没看到光明的前途,也没看到白花花的钱途,而且以齐雪娇的身份,如果是想来生吃硬拽这个体量级的企业,可能整个平京城的圈子都会笑昏死过去,这也太掉份了吧。  那么只能理解为这有点正直过头的姑娘真的在竭尽所能用自己擅长的工作方式行动。  她也是个实践派。  讲解完毕以后,曹天孝都笑眯眯的问她姓甚名谁,是什么职务,齐雪娇无比低调:“我现在是总经办助理小齐,主要负责月亮湖扶贫改造工作的。”  曹天孝又给在场的几位都介绍,大唐网现在不光对外拓展跨境贸易推广,还在致力于乡村扶贫,国内也有自己的几项支柱产业,他现在已经带着点反客为主的热情,引导各位一起和他去参观整栋唐楼,吴晓影主力作为导游。  齐雪娇离开目光中心,就悄无声息的退下来,并肩到也慢慢踱步在后面的石涧仁身侧:“我表现还不错吧?”  石涧仁点头:“是我看见你最专业的一次。”  齐雪娇方头眉都立起来了:“我好歹还是个军医……”可能忽然想起自己收拾他喊爹叫娘的场面,就笑散开来:“你怎么这么记仇啊!”  石涧仁不打趣:“你觉得我们这个团队需要一个类似党委书记的职务?”  齐雪娇鄙夷:“一百名党员以上才能成立党委,你们这点觉悟!充其量成立个党支部,我可以勉勉强强管理起来吧。”  石涧仁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种老干部:“我是说你觉得我们有必要需要这样的部门?”  齐雪娇居然点头:“为什么不呢,大唐网现在提出来的口号是要到全球去开展销馆,要把中国制造送到全世界,刚才那位曹处长的话没错,我们是以IT技术为核心,跨境贸易为纽带,振兴中国制造业走向世界为理想的新型电子商务架构,单靠你的力量在你的有生之年能达到这个目标么?我看过你在内部会议上的纲领性讲话,你并不急于寻求外部投资,不惜用装修公司和奶茶公司的资金来填补这个巨大的烧钱投资架构,纯粹的为他人做嫁衣,迄今已经实际投入超过一千万了,你穷得天天睡宿舍,不依靠国家的话你觉得你撑几年?”  石涧仁嘟哝:“我睡宿舍是因为你们鸠占鹊巢,让我无家可归的!”  齐雪娇出人意料的突然一展手臂,就那么很哥们儿的搭在石涧仁肩膀上说话:“日久见人心,明明能赚取暴利变成富豪,却从来没改善过自己的生活,把所有的时间跟精力都奉献给这种伟大理想,你是我在我的成长环境之外看见的第一个,我既不愿被束缚在那个已经腻味透了的圈子里,又重新找到了我的理想抱负,给我个机会,让我做你的党委书记,你也需要和有必要接受正面引导,我们一起双脚落地的把理想完成,好么?”  石涧仁的确听出来那情真意切的诚恳里,没有半点男女之情,所以倒也不矫情的忙着把手臂摘下来:“我再说一次,未来也许我会尽一切可能协助各位,但建功立业的是唐建文、卞锦林、吴晓影甚至还有你,而不是我,我永远都不会是领头的那个,我只擅长协助那些有理想,有才华的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我认可了你的思路跟品行,我会尽我所能的协助你们,这就是我的成就感,我存在的价值。”  齐雪娇强扭头这么目光定定的看着石涧仁,两人的脸估计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石涧仁也斜眼看了看,还是没看见任何男女之间的情愫,但那双方头眉下的双眸真的在闪闪发光,奇光异彩的那种,正符合石涧仁给洪巧云曾经说过的“动若水发”,犹如春水荡动初波,精光闪射,眼神无比敏锐犀利又纯正的状态,尽管有个春字,但真的跟现如今社会里叫的春有莫大的区别,代表万物勃发、生机盎然的春,说明她是真的听进去而且觉得无比契合,激动兴奋甚至有些热血澎湃的积极心态呢,所以他还回了个鼓励的眼神和笑容。  但石涧仁可能忘了男女之间多少还是有区别的,结果齐雪娇猛的锁了他的脖子响亮的在他耳侧吧嗒一口,再爽朗的松开手哈哈笑:“真的,感觉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跟伙伴,真的好想狠狠的亲一口!幸好我们男女有别,要是俩男的这样亲下去就有点难堪了,革命战友的激情啊,别误会了!”  误会个屁!  石涧仁只能使劲搓自己的脸:“涂口红没?!你咋这样呢?好好说不行么!”  齐雪娇更哈哈哈了:“真情流露啊,你看你那熊样儿!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似的,男子汉大丈夫,雄壮点嘛,我说你就是跟她们几个成天厮混多了都有脂粉气了!以后多跟我一块儿!”  石涧仁正想回一句您这武力过人的,要是成天跟你混,我还能反抗么,前面已经上楼的柳清倒回来半步疑惑:“赶紧啊!你俩在后面嘀嘀咕咕干啥呢?”  石涧仁真想跑过去给秘书告状“她亲我”,又觉得实在是没那脸。  齐雪娇才趾高气扬,好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迈着外八字步伐过去,还顺手摸了把柳清的圆脸蛋:“我跟他讨论让我当党委书记的事情呢,虽然现在只能是个党支部,但未来我们一定会有一支敢打敢拼,有信仰有的铁军!”  石涧仁和秘书对看一眼,都觉得脑壳青痛,这位真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