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35、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835、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0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08
    没有穷过的人,不知道穷人的那种绝望。  穷人里面固然站起来不少成功者,但绝大多数穷人在长久的匮乏之下已经丧失了思考改变的能力,这就跟长期营养不良带来的身高差距一样,还会顽固的拉低人尊严底线。  耿海燕轻描淡写的表情其实更有说服力:“你们有想过我会变成什么样么,十八年,甚至到现在二十年,你们想过这个问题么?小蓉到发廊里面开始做买卖的时候,你们也怂恿过我去,你们想过我的一辈子会怎么样吗?也跟码头上那些小姐妹一样在那些肮脏不堪的床铺上做一辈子买卖?然后也生一堆野种,子子孙孙都这样延续下去?永远都看不到希望?”  耿老头那本来就有点驼背的身形彻底躲到桌面下,老板娘尽量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这边,但不敢看女儿,而是看石涧仁,显然她是这一切归咎于石涧仁怂恿的。  才不需要什么怂恿呢,耿海燕看看桌面上的十多个菜已经基本摆好,自己首先拿筷子给石涧仁挟块三鲜汤里的海参:“好像还发得可以……你们也吃,我不是来找你们兴师问罪的,跟你们生气也没劲,这二十年的事儿,我不怨你们,因为你们穷,不光兜里穷,脑子里面也穷,满脑子只有坑蒙拐骗的那些东西,所以以后我们不会了。”边说还边尝了口江州这边年夜饭必有的夹沙肉,觉得肥腻适中才把最好吃的那点给石涧仁放碟子里,示意他尝尝。  这种用纯肥五花肉和豆沙混合的甜品菜肴,石涧仁只吃了半块就有点受不了,耿海燕顺手帮他把半块收拾了,还手指麻利的剥了个醉虾给他调节下口味。  也许这种吃起来的动作降低了桌面上的对抗意识,老板娘夫妇也开始拿筷子吃东西,但显然已经只能听耿海燕说了。  耿妹子看来也酝酿了不少时间:“卖了,那就两清了,以后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但法律上的责任我很清楚,这里有张银行卡……”擦擦手才从兜里摸出张卡放在旋转玻璃桌面上,老板娘喜出望外的连忙抓过去。  却听见女儿说:“别那么见钱眼开,里面没钱,密码是我生日,按照江州市人均生活水准和最低生活标准,我每月存一千六百块赡养费,我会按照法律遵守我的义务,虽然你们从未尽到过你们的责任,仅此而已,如果要争论扯破脸,这点赡养费我都交给法院,由他们定夺。”  刚刚把银行卡抓在手里的老板娘有点呆滞,习惯性的想跳起来大骂,耿海燕已经把注意力又转到石涧仁那边,有点欣喜的接过石涧仁帮她盛过来的汤。  石涧仁代她说话了:“老板娘,我没有父母,基本等于是个零,那么耿妹子在面对这个社会的时候,起点就是负数,欠债的那种负数,所以她想在这个社会立足出人头地,追求过好一点生活的起点就比别人低了很大一截,但是她依旧有追求过好一点生活的权利,同样你们也有,但前提是不能以伤害别人作为代价,包括伤害你们的女儿,别拿孝道来说事儿,没什么无缘无故的孝道,我建议就不用多说了,好好吃个年夜饭,大家过自己选择的生活。”  老板娘才是悍泼之气蔓延,横眉怒对石涧仁,刚要骂粗口,耿海燕嘴里包着点藕汤鼓鼓囊囊:“你敢骂他一句,我就扣一百块的赡养费,我说到做到。”  耿老头终于伸手拉住了身材肥胖魁梧远甚于他的老婆,老板娘反手就给他一巴掌,骂骂咧咧的把火气撒在他身上,指桑骂槐是重点:“你个男人还只能靠女人……”  石涧仁已经在和耿海燕分享蟹黄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耿海燕也不过是要求个心安,吃过饭结了账,两人就慢慢的顺着已经漫天烟花的道路走回车边去。  但站在白色越野车旁边,看看走进院子里明显衰老的夫妇,再看看一两百米外滨江公路边开阔的烟花盛况,耿海燕终究还是有点小情绪,拉了石涧仁的手:“再陪我去看看焰火?”  一年到头都没有娱乐节目的石涧仁终于点点头。  和不少笑闹着呼啸而过的孩子一起,两人踱步走到崭新的宽阔滨江路上,路牙子上不少人在放各种鞭炮和礼花弹,时不时还有财大气粗的搬来水桶大的烟花墩在地上点燃,而这样的场景几乎遍布整个滨江路上,远眺江对岸的滨江路上,显然也在复制同样的场面,耳边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夹杂冲上天的绚丽火花。  很少有浪漫情结的石涧仁也站在那仰头观看,耿海燕同样的动作面对面站着仰头却看的是他,悄悄抬手去触摸石涧仁的喉结,又在碰到前悄悄收回来,然后就那么看着他的下巴,顺便也能看到满天的烟花。  其实鼻子里嗅到的全都是浓烈的硝烟味儿,耿海燕正打算学旁边的姑娘故作惊慌的直接投进石涧仁怀抱中,就听见石涧仁胸口的电话响起来,甚至连石涧仁都没能在震耳欲聋的鞭炮烟花声中听见,她听见了,于是伸手帮他拿出来,还得加大嗓门提醒:“电话!”  是倪星澜,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哪去了?!我怎么到宿舍和办公室都没看见你?”  石涧仁得艰难的用争吵的音量:“我和耿海燕在……”哦,后面的声音又被一串鞭炮给吞没了。  挂了电话放弃这种徒劳,耿海燕却伸手拉他往回走:“好吧,差不多了,该看的看了,听也听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直到坐回车厢里关上门,才终于让耳膜有点安静的感受,石涧仁都不敢开车从滨江路上走了,那简直跟横穿枪林弹雨的战场差不多,艰难的在狭窄社区道路上掉头另外选择路线回去。  耿海燕最后看了两眼那些沉浸在麻将娱乐中的居民:“从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再也不愿过这种碌碌无为的生活了。”  石涧仁也从后视镜看了看,还是那个腔调:“无所谓好坏,有人觉得一辈子轻松自在,有人想看到更多风景,只不过我们想帮助更多人起码能多个选择,所以我们就不得不过的辛苦一些,也辛苦你了。”  耿海燕侧坐在副驾驶的真皮座椅上,眼眸晶亮,不知道是有泪花还是笑意,声音倒是终于俏皮起来:“对,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辛苦,也不愿在那烂泥潭里打滚,明年一定要让我更辛苦,我也要买个宝马车。”  对于努力的人来说,这个真不难做到,与其说怨恨上天的不公,在怨怼、愁怅、调侃中消磨青春,不如收起这嘴脸来自己努力。  就怕既不愿努力,又想要这个要那个的欲壑难填。(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