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60、若非月下即花前

860、若非月下即花前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4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11
    确实舒坦,标准泳池一样的大汤池里热气腾腾,旁边就是那条溶洞流出来的小溪河,双手展开搭在池边,感受着身体浸在微烫的暖洋洋温水中,还带点不呛人的淡淡硫磺味道,很容易就想闭着眼漂在水面上放空心绪。  吴晓影就是这么做的,拿毛巾轻轻盖住脸,午后的阳光也就不刺眼了,不知道她浸在水里想着什么。  柳清绷直了脚尖试探一下水温,再解了腰间浴巾,小心的坐在池沿边,细长的双腿轻轻划拉水面,却还是把目光留在石涧仁的身上。  这当爹可不是什么轻松活计,丢丢似乎对这热气腾腾的水面有种天然的恐惧,整个小疙瘩使劲蜷在一起,肉呼呼的两条腿都跟蛤蟆一样提得老高,还难以置信的扭头瞪大绿豆眼,好像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干爹要把自己丢进汤锅里煮了一样,惊吓得都忘记哭喊了。  所以石涧仁选择捧点热水慢慢洒到丢丢身上,让紧绷的小皮猴逐渐适应得咯咯咯笑起来,然后才抱在胸口试探着浸到热水里,丢丢使劲抱住他的脖子,八爪鱼似的力量让石涧仁分明感觉到孩子对自己的依赖跟信任。  哪怕再不愿因为家庭琐事分散自己的精力,这时候他也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孩子身上,好像反而没有之前那么不适应环境了,毕竟他接受的那套伦理道德跟现在的场景太格格不入了。  也许一直以来对家庭爱情的抗拒,不过是这个自幼孤独的年轻人给自己心里筑起的一道篱笆墙,被父母遗弃的伤害怎么都不可能是无所谓的,他的内心又分明是渴望这种亲情的。  柳清就这样看着,温柔的男人的确能让女人的心都化开来。  最后是同样撩起点浴巾看着这幅场景的吴晓影伸手拉拉她:“下来啊,别受凉了。”  柳清已经不掩饰自己的神情目光了,无声的溜进水里凑近小声:“真的很难想象他居然能这么细心的带孩子。”  吴晓影也小声:“男人嘛,总是口是心非的,身体比嘴上更诚实,女人就是要担起教导的责任来,不然为什么总说男人是长不大的孩子,女人天生有母性呢?”  一贯实行追随政策的秘书有点被颠覆思维模式。  午后来泡温泉的人数的确相对较少,几百近千平米的大池子里也就二三十个人,笑语晏晏凑在一起的两位姑娘就颇为抢眼,苗条的清丽秀气,一直把浴巾裹在头上脸上的那个身材玲珑,动态更是洒脱可人,让人忍不住就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脸蛋才配得上这样的气质。  所以往她们这边转悠的目光很多,吴晓影习惯的熟视无睹,柳清也没少这样的工作经历,所以往水里多沉进去一些,相互抱怨对方招蜂引蝶,不然自己还想好好的在温泉池里游泳呢。  吴晓影笑:“不敢用沉鱼落雁来形容自己,红颜祸水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他这么低调个人,没必要给他找些这种麻烦,走吧,身体已经泡得热乎了,换个小池子吧,我看那边介绍有很多种呢,私密点就没这么烦人了。”  好像真的是,十多二十分,整个身体就已经泡得五毒不侵一般,再从水里出来,有点小风小寒也没觉得那么凉,随手披上干的浴巾就能趿上拖鞋到处走,原来从更衣间出来就进入这个大池子有这个用途,怪不得整个园区里面到处都晃悠着白浴巾,原来都是适应了身体以后才开始转移到各处消费的,石涧仁还是给丢丢裹紧一点。  然后就是他给孩子磨蹭这么一会儿,真的有人过来搭讪,很娴熟的那种:“妹儿,有联系方式没,有空出来打牌唱歌啊?”  吴晓影把自己藏在浴巾里不回应,柳清在大堂的职业生涯已经习以为常:“谢谢,不需要。”  一般在酒店对方还是比较保持礼节的不死缠烂打,毕竟还有保安,上档次的地方被劝导赶出去也很没面子,但这里好像更习惯金石为开,两个穿着泳裤的年轻男人毫不气馁:“有什么不好意思嘛,都是出来玩的,玩个开心嘛,我们有车……”  吴晓影瓮声瓮气的都懒得看:“哎呀,我老公来了,走了走了……”她这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更加吸引人呢。  好在石涧仁黑壮高大而且有点沉默的状态还是比较有震慑力的,看他抱着孩子走过来,俩男人才心有不甘的让开了,石涧仁过来后知后觉:“怎么?这都有登徒子?”  吴晓影鄙夷他:“也就你这样,娇滴滴的大美女放在面前只看不吃,别人可是追着赶着来挑逗呢,别以为我在航班上没少接到各种小纸条!”  石涧仁居然说:“我还不是收到过。”  吴晓影顿时噎住了,柳清笑着挽她撤离战场:“你说不过他的,不过真有空姐悄悄给他递条儿,我们成天飞商务舱那段……”然后压低了声音探讨:“我觉得你刚才打人的那说法有问题,什么叫老公来了?”  吴晓影侧目她:“哎呦,不喜欢我这么说?拉过来当挡箭牌嘛,难道说男朋友或者孩子他爹?”  柳清解释:“不是,我是说你这种说法有问题,给人感觉好像是因为爱人在旁边才拒绝的,其实自己内心还是想,容易给人留念想。”  吴晓影夸张:“哟,你现在可以跟我讨论台词了啊,来来来,我们来看看什么样的回应才是新时代忠贞不二的妇女典范!”  石涧仁不跟着她们嬉闹,这会儿能以比较平常的心态观察这温泉城了,无论建筑还是园区都是比较新的,投资方应该就是这两年才进入的,服务态度跟经营理念应该是从外地学来的,规章制度很成熟,应该是个比较理智的经营者,但刚才在大厅,柳清她们办理手续的时候,他有点心不在焉是因为注意到好像就是那大厅二楼有些其他含义的服务项目,上上下下的男性居多,脸上的表情也是值得玩味的。  联想起当初威斯顿温泉度假村的那些隐形买卖,自打收回来以后杜绝这方面的营生,度假村基本就没什么进项了,没点别的什么花头,谁会跑到这么个主城区附近没配套,没景区的别墅区去度假?更不用说买房了。  而就眼前这么个躲在山坳里面的温泉城,投资也应该在数千万,对这座大多数人口都是农业,工商业都不算很达的县市级区来说算是大项目了,一年下来总产值能过亿呢,根据他这几天看到的各种关于本区资料,如果说第一产业算农业,第二产业是工业,这家旅游商业肯定是第三产业的龙头了,想想吧,对于一个年工业产值才几十亿的区县经济来说,这样的经济大户,或多或少都会得到点双重标准宽待吧?  也许这就是本朝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才是好猫的主旨下唯经济展论带来的结果,就算上面的立意不是这样,但鞭长莫及的到了这穷山恶水的地方怎么都会走样。  一进入思索模式,石涧仁那眼神就有点亮,走路也心不在焉的,吴晓影和柳清都多熟悉他了,过马路的时候还拉了他一把,免得被电瓶车撞到,然后石涧仁才现她俩带着他走进花木扶疏、竹林掩映的别致小院里,然后分成一间间的亭子或花草竹木围起来的小池子,果然比刚才暴露在各种目光扫视下清净多了,几乎没人。  还真是花前月下约会亲昵的好地方,是挺容易壮人胆的。(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