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72、意外的消逝

872、意外的消逝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6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12
    不知道是不是这辆奥迪比较新,石涧仁感觉车身悬挂比酒店那辆纪如青的宝马硬一点,在山间公路上面驰骋也显得比较颠,哦,套用卖车的话来说就是路感清晰。? ?  同样清晰的还有前座副驾驶上庞凯宗喋喋不休的话语,五大三粗的司机始终闷声开车,庞凯宗就半侧身一直对着后面的青年男女废话,从吹嘘金龙温泉度假城的规模有多么大,一直到自己跟曾老板的关系多么好,再到这有线电视台简直就是王八蛋,到后来简直可以说得上是胡言乱语,庞凯宗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这就是妄语胡言,连自己的话语喉舌都控制不住,谈什么掌控自己人生?  石涧仁明白对方不过是借着这种有点急迫的说话来扰乱自己心神,让自己没时间考虑怎么稀里糊涂就坐上这辆车来罢了,顺便一直监视观察着自己,所以他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还能顺便观察前面那辆曾洪富坐的同型号奥迪车,从路面转弯状况结合车尾高位刹车灯亮起的时机判断前面那辆车的司机对这条路非常熟悉了,很多转弯的预判基本都是提前做出减的,但一旦转弯之后提又很快。  看来前车也很急切嘛,反正这景区道路到了晚上也没什么车辆,当地农家还是偶尔以摩托车居多。  在有心人的眼里,确实到处都会泄露出大量讯息来。  耿海燕面对一瞬不眨的庞凯宗,理直气壮的挽着石涧仁,还把丸子头靠在他的肩窝,一点害怕或者忐忑的情绪都没有,这姑娘的胆子真不是一般般。  不过疾驰下山的两部豪车在即将到达山下的时候,前方道路上却忽然有很多人影挡住了去路,两部奥迪都有些无奈的停下来,前面车上下去两个人怒气冲冲的驱赶喝骂,结果让开的人群却让他们都有些无奈。  仅为两车道的景区公路上出车祸了!  路面散落一地的不光是各种车辆碎片,还有人体!  周围起码高高低低站了上百人,有人在呼天抢地的哭喊,有人在怒骂,还有人甚至在动手,现场嘈杂一片,光是看看那横躺在路面上到处淌着血扭曲的躯干,除非直接从上面再碾压过去以外就只能飞过去了,所以这两部奥迪也只好熄火停车,然后几乎所有人都下车来看。  曾洪富等人在当地还是有威力,立刻有人认出来曾老板,闪开让他们能直接走到车祸现场,还有人在旁边七嘴八舌的介绍:“金娃子的货车,把陈家一家人都撞死了!”  “好惨哦,转弯的时候想都没想到金娃子的货车居然开到这边来了,摩托车直接撞上去,还压了……”  “没得救了,摩托车上头装了五个人,除了他老婆,其他全部都遭了!倒了血霉啊……”  “狗日的金娃子,上个月警察都来清查了他车祸,陈家还给他打了帮腔,啷个会遭这种报应哦!”  本来和庞凯宗站在车边的石涧仁和耿海燕听见,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对看一眼,然后跟在那黑大衣的曾洪富后面也走进去。  曾老板等人纯粹是看稀奇的,口中一直都在卧槽、狗日的说个不停,实在是这个转弯道处爆的车祸看起来也太惨烈了,车灯光线下,一辆体型庞大的货车车头朝上,周围地上全都是散落的部件跟人体,曾洪富说出了石涧仁的疑惑:“怎么搞的……你这好几吨的上山货车又没什么度,怎么会撞得这么惨烈?”  一个穿着和区县时髦风格接近的年轻人,正抱着头蹲在车头侧面,手足无措的使劲拍打脑袋,懊恼得要命:“我不晓得,我拉货上来转弯,转弯就在这里……”  曾洪富都看得出来他的错:“你占道了,你弯转大了,转到对面车道来了,但是啷个陈老四的摩托车会撞上来嘛……”  周围又是一片七嘴八舌的介绍。  那呼天抢地哭喊的声音被拉过来,披头散满身都是血污的中年女人却好像没多少伤:“你个狗日的……你个狗日姓金的……车灯坏了都不修,陈老四以为上来的就是个摩托车,你只有一边车灯亮起的啊,你个杀千刀的……政府要给我做主啊你啷个上回不把这个杀千刀的抓走哦……我的娃啊,我的……”  这撕心裂肺的声音就真的是悲痛了!  在场的人再一看那大货车,顿时都有些恍然大悟,那车头一侧明显就是撞击过,坏了车灯头,这样夜间行车的山道上,没有路灯到处漆黑一片的结果就是很容易让对面来车误判这是个单车灯的摩托!  所以这辆下山来的摩托车,才会以为避开那独眼龙车灯就可以了,正面直接撞在车头上,现在都还能看见一具身体耷拉在货车引擎盖上!  这山里乡下的车辆有点什么问题哪有人来管,乡里乡亲基本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谁能想到居然会演变成这样惨烈的局面?  耿海燕看着那到处血肉模糊的身体,都有些不敢多看的抱紧了石涧仁胳膊小声:“那……摩托车,听不到货车的声音?”  旁边一直紧跟着的庞凯宗都能回答:“石太太你们是坐惯了好车,骑摩托的耳朵边只有风声,哪里能听见别的车声音哦……”  石涧仁却带着耿海燕朝侧面挪了几步,一眼就看见那自己记忆犹新的破烂货厢围栏板,这不是当初差点把自己碾压的那辆货车还有谁?没准儿那破损的车灯就是当初撞击mInI造成的结果呢。  原来那个肇事司机就是这个小伙子!  假如今天早上自己采取了别的行事应对,如果这个肇事者被缉拿归案了,也许今天就不会有几条鲜活的生命消失吧?  怪谁?  怪这个年轻人开车从来都是恣意妄为?  看看眼前的局面,又是他为了自己方便,山道回头弯的时候随意转到了对面车道,才让下山的摩托车迎头撞上;  可假如当初差点压死石涧仁的事故以后,有关部门秉公执法,让肇事者现在蹲在牢房里难道不就能给他一个深刻教训么?  做错了事不得到惩罚,那么永远都不会认为这种事情有什么危害!  同样的道理还能放到死者身上,光是从现场的只言片语里就能听见当初交通警是有来查找过肇事者的,可乡里乡亲的这些在场者却跟违法者站在了一边打掩护说好话,最后却让厄运落到了自己身上!  光把这一切怪罪到命运或者肇事者身上?  苛刻点石涧仁甚至能怪到自己身上,如果自己不是心存侥幸,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自己团队身上,把这也许人命关天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的话……  可特么这件事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啊!  这就是和稀泥的结果,漫不经心敷衍的后果,非要付出几条生命这件事才能否彻底被重视起来的笑话啊。  历史上其实无数的事情都是这样,明明道理就放在那里,可非要等到有多少冤魂掉进去,才会从上到下的当成一回事。  往小了说,1952年一场大雾死了近万人,英国政府才推动《清洁空气法》,大的例子就更数不胜数,整个二战可以说就是谁都知道要爆,非要看见犹太人被屠杀,珍珠港被炸掉,金陵几十万冤魂,才能激起同仇敌忾来。  扪心自问,石涧仁都有点难以分辨自己当初挂上交通警那个敷衍的电话时候,内心到底是在希望这一幕永远不要生,还是有种潜意识希望早些到来?  石涧仁有点默然的低头自言自语几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