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75、最烦你们这些不敬业的!

875、最烦你们这些不敬业的!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4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13
    结合石涧仁当初隔着汤池听见的话语,这帮家伙类似的场面敲羊子肯定不是第一次,还真是驾轻就熟!  之前听陶玉峰好像也提到过,江州这些身家过亿的摩托车老板们,江湖习气很重的也喜欢聚在一起赌钱,那价码还真有可能翻腾在千万级以上。  也对,仗着市场转变、改革浪潮中发财致富的幸运儿们并没有与财富相对应的强大内心,所以有了钱除了玩女人找乐子,赌博可能就是还能让他们心跳刺激的最佳玩意儿了。  所以简简单单打个麻将一炮几万块,玩纸牌十万几十万一把,对于精神世界极度匮乏的人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的,石涧仁甚至都听说过有些地方玩牌都不用数钱,直接用尺子量,多刺激?  一具人的躯壳要用这样的行为来刺激,还真是个可悲的事情!  所以虽然赌债是法律不认可的形式,曾洪富的手下依旧拿了一副扑克过来撒开丢在茶几上,摆出好像打牌赌输赢的模样,另一个家伙拿了相机过来拍照!  更有甚者直接用密码箱提了整整一箱现金摆在茶几上打开,放下筷子的曾洪富打着饱嗝过来摆拍:“喏!现在我把这一千万给你了!”  还别说,这真是研究过法律的,法院接到这种欠条最多会考察取证真实性,只有证明是在胁迫之下签下的欠条才能认定无效,而现在这样来龙去脉说得通,一千万的资金交给石涧仁这样的身份去拍电影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再有真实点的银行流水,加上照片,石涧仁回过头就是叫破天也没处说理去。  除非动用什么强横的关系!  这看似简单的陷阱还真够毒辣!  石涧仁一直抱着手臂靠在沙发看这些人忙碌演戏,这会儿脸上依旧平静如常:“这一箱没一千万。”  耿海燕不知为什么,忽然想笑。  曾洪富终于有点察觉这两口子的态度异常,和他以往见过的那些家伙太不一样了,在他面前根本没把这么个温泉城老板当回事的商人官员多了去,但最后不还是得乖乖的掉进坑来,前倨后恭的这会儿不是应该勃然大怒,脸红脖子粗的做无谓吵闹么,要不就是哭着喊着示弱,难道真的要上家伙事:“这就是个意思,懂吗?我们都是文明人,那就要用文明的办法,不要逼我把你老婆拖出去轮了拍裸照,给你打几针药,那时候用钱都买不回损失了,我也是讲道理的,打听清楚你确实值多少钱,没有跟你多要吧,一千万,你回头就能赚回来,你这身娇肉贵的何必跟我们这种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亡命徒计较呢?”  石涧仁还是冷静得像在说别人:“刚才你还说你是文明人的,怎么又变成亡命徒了,你这是承认你们敲诈勒索了?”  曾洪富冷哼一声:“是又怎么样,哪怕你年纪轻轻的看起来还是个人物,但是在这山坳坳里遇见我曾洪富,管你是龙是虫都得给我趴着!”  石涧仁转头看那端着酒杯在旁边奸笑的庞凯宗:“你一直缠着找我来,就是为了这场敲诈勒索?”  男主播难得脸上有些回光返照似的光彩:“我当业务员,肯定有提成的,你就认命吧,一千万对你们这种大老板不算什么,你那什么明星大腕的回过头一眨眼就赚回来了,难道非要我们把你绑了扔溶洞里面跟那谁似的去喂王八?”  曾洪富顺手抓了茶几上的玻璃杯就砸过去暴怒:“闭嘴!你个卖**的!说什么呢!”  石涧仁分明从中看见了竭力掩饰的东西:“哦,不按照你们说的做,那就绑了扔溶洞里面丢命?看来你们不光是敲诈勒索,还绑架撕票,也对,溶洞景区都是你们承包了的,丢个把人在里面根本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可今天那么多人十多个电视台员工都看见是你们把我带走了,如果我拿不出钱来呢,我公司的人找不到我明天肯定就会报警找人,你们还不是得乖乖把我交出来……”  勒索熟练工曾洪富像看傻子一样看石涧仁,自顾自的拿桌上那叠扑克清理起来洗牌:“少跟老子废话,赌债是给江湖上一个交代,任谁你找什么关系来,老子都说得过去,至于明面上法律程序,老子也奉陪,来,我们斗一把地主,做戏要做足嘛,你们两口子跟我斗……”  耿海燕居然伸手:“那我们斗赢了你不是应该给我们钱?”  石涧仁好笑:“他就是要摆样子,你还真相信他是斗地主赢一千万?我看这个温泉城都是他用这些不法勾当赢来的。”  曾洪富可能真的很少看见在这种局面下依旧神态自若的肥羊,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一对儿男女,也有点好笑:“你们两个到底是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江湖深浅,还是脑子有问题?也?妹儿你洗牌很熟练嘛……”  果然,耿海燕双手洗刷刷的拿着纸牌,虽然不像电影电视赌神们那么神乎其神的花招,但哗啦啦的动作的确不像个生手,而且看她的做派,要是嘴角再叼支烟那就活脱脱的是个太妹了,现在脸上更是抿紧嘴唇不笑,很专注,引得旁边那个拿相机的咔嚓咔嚓的接连多拍几张。  石涧仁觉得是个提醒的机会:“够了!没钱,随便你给我打几针什么药,我都没钱……”  曾洪富冷哼一声转头吩咐:“把我那抽屉里面的药拿过来,看来现在就要给这位年轻的石老板嗨一颗!”  庞凯宗喜滋滋的去了,搬道具的几人也都有点伸长脖子,一脸渴望的神情。  这会儿耿海燕已经顺手把洗好的牌哗啦啦的发出来了:“你要抓地主么?”  曾洪富回过头来随手抓起来一看,就有点笑了:“嘿,你还真要跟我打牌?”  耿海燕示意石涧仁拿牌:“我们两口子从没得罪过你,平白无故要我们掏一千万给你,总得给个心服口服的理由噻,敢不敢来赌一把嘛?”  感觉一切尽在掌握的曾洪富哈哈一笑:“石老板,你这个婆娘还有点江湖气嘛,来啊,输了你们就是两千万了,敢不敢?”  耿海燕像是在胡搅蛮缠:“那你输了呢?”  曾洪富甩手就把牌里的两张王抽出来扔桌上:“来啊,我输了给你们一千万!”  石涧仁根本就不拿牌:“我不会。”  曾洪富哈哈哈:“你们是不是两口子,一个这种时候还要跟我打牌,一个口口声声不会,你们两个该不是偷了家里钱出来发财的雏儿吧……”  庞凯宗这个时候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个不锈钢汤勺,里面装着几颗透明晶体过来,但明显这会儿他的脚步已经有点云里雾里了,另一只手拿着个插了两三根吸管的玻璃瓶,后面还有个家伙也好像口吃的拿着打火机跟过来:“该……该,该我了……”  看看那眼神吧,这分明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彻底成为幻觉奴隶的家伙,对这个社会已经没有半点用途,可以人道毁灭算了。  连曾洪富都勃然大怒的跳起来拿手里的牌砸过去:“一群王八蛋!看见冰就跟丢了魂一样,一点自制力都没有,还干什么大事!”  这话从他嘴里出来,还真好笑!(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