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85、你到底在干嘛

885、你到底在干嘛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3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14
    当然,这个世界太实诚有时候并不会被当成一种美德,反而会找来无端的猜测和不必要的麻烦。  这才是理想跟现实的差距。  所以有些人就屈从于现实了,这是个多么好的借口啊,现实是多么可怕的不可战胜呢。  就像有线电视台那个挂职的副台长那么可怕。  周一重新开始上班以后,几乎所有单位都在传说这位副台长,本来也是嘛,区县县城就这么大,各单位又这么集中,相互各种关系都是交织在一起,早就是张密不透风的网了,一丁点触动都能立刻传遍,更何况温泉度假城这么大的事情呢,然后还得加上珍宝海鲜大酒楼的那添油加醋的一幕,最离奇的就是那位据说是曾洪富拜把子兄弟的孙老板,下午三点过真的接到了市警察局专案组打过来的电话,要求过去说明情况,听说孙老板当时就一屁股坐地上去,压根儿没有在大酒楼气势汹汹的挑衅态度,连忙驱车去了市里面。  同时接到电话的就是那位被石涧仁折手腕的,听说这位步行街上夜总会的小股东,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有朋友也有区警察局的,都提到那位石副台长上午打电话在本区报了案,主要是关于昨天吃饭时候被这位寻衅滋事还动手的情况说明,不要求调解不要求赔偿,就是报案有这么回事儿,请记录在案。  通风报信的描绘得活灵活现:“倒也不嚣张,就是最有底气的那种不紧不慢,一切照程序来,如果再有什么事儿,那就请考虑累犯重犯从重处理了,这是市局、分局各个环节都滴水不漏,而且最重要的是表明态度,说到做到!”  关于曾洪富的案件也立刻就被翻出来,首先是有四位本地商人到分局报案,说自己也是被曾洪富用打牌赌博的形式胁迫写下几十万到上百万的欠条,还有人真的被剁掉了一根尾指,然后市局专案组那边很快过来区里面带走好几位官员协助调查。  一般体制内管员有问题,是检察院或者纪检部门带走的,但现在有点特别的被警察局带走,一时之间真是风起云涌,波澜壮阔啊,特别是这几位里面还有位副区长!  这个挂职的副台长能量也太大了吧?  你这是到底要干嘛?  以至于连曹天孝都给石涧仁打电话过来询问:“我……不就是帮你给警察局报了个案,怎么现在连市直机关这边都有人在讨论这个事情,你果然不是凡夫俗子,走到哪里都照亮半边天啊!”  石涧仁其实今天也就报了两个案:“应该还是我这所谓的大老板身份钓出来的鱼太大,我完全是受了牵连,我觉得你就不应该这么介绍我,为什么着眼点一定要在企业家或者拥有亿万资产呢,我就不能是个普普通通的草根市民么。”  曹天孝哈哈哈的一句话直抵核心:“说你是个什么履历都没有的草根,其他新阶层人士会听么,领导会关注么?我们的确是讲究社会分工各有不同,没有谁高谁低的,但各行各业也应该是带头先进人员才被吸纳团结在主体周围嘛,这也是我们建立广泛战线吸引更多有识之士的本意啊,你本身已经具备成为先进人士的条件,再怎么谦虚到了区里面不是同样成为焦点了?”  说到底还是得人上人,才有被关注被新阶层的资格。  石涧仁想想也对,一点社会影响力没有,凭什么被统战?  曹天孝问清楚整个事件来龙去脉,还是继续敲打:“年轻人对待一些社会上的丑恶现象有看法是对的,但也要讲究工作方式,循序渐进嘛,别忘了你现在代表的是一个事业单位领导职务,既然你在挂职,想在这个岗位上做出些实际成绩,那就应该更多从你的本职工作出发,而不是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矛盾和争论,你说是不是呢?”  石涧仁又只能说哦,曹天孝最后才图穷匕见:“其实工作情况都看在眼里,区领导给我们打电话询问表扬了,你这也挂职一个多月了,是不是应该做些有来有往的工作成绩给各方面看看呢?”  石涧仁想说花台现在长势良好,后院收拾得还不到三分之一,这肯定要被贻笑大方的,至于那个宣传片,嗯,鬼知道他心里怎么打算的,反正现在真的如同电视台员工们自己说的那样,骗骗区县群众可能都难了,在这个资讯网络的年代,区县群众也能随时看见美国大片和国际品牌的广告,粗制滥造是要被嘲笑的,就好像这年头沉下心来慢慢雕琢是不怎么讨喜的,还是得来些现成的业绩呢。  所以斟酌几秒,石涧仁就看见顺着楼梯走上来的人,连忙抓壮丁:“啊,对的,我们跟区图书馆准备搞一系列的活动,关于……青少年儿童阅读体验!”  曹天孝大满意的挂了电话,他也要按照制度写报告啊。  于是小心翼翼走上楼来的图书馆副馆长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以往天天打毛线的大婶,看石涧仁对副馆长的热情态度也很有眼力的赶紧去端茶倒水,还立刻转职做会谈记录呢。  体制内的真不傻,只不过大多数僵化了而已。  于是石涧仁就干脆问这位大婶有没有兴趣来承担这项拍脑袋工作,大婶有冲劲,都不问杨台长的态度了,拍着厚重的胸口说绝对没问题!  这样石涧仁才不至于分散精力,继续按照自己的步点前行。  今天下班的时候跟副台长打招呼的员工干部就太多了,常务副台长都笑言这是自己工作多年来,有线电视台在全区最被关注的一天,好多认识不认识的八竿子朋友都打电话来询问石台长的信息,周围围观的电视台员工们也纷纷表达了类似的态度,以前除了有线电视信号出问题才会被痛骂,其他时间根本无人问的电视台也算是跟着出风头了。  这时候石涧仁也觉得有点无语,对小县城里面如此关注鸡毛蒜皮八卦的心态有了全新认识:“我认为重点应该是电视台主播人员出了个败类,其他我纯粹是个受害者,关我什么事啊!”  副台长叹气:“不是一般人,还当不了这个受害者呢!”  石涧仁瞠目。  连杨玉国都好像偶遇似的正在电视台一楼看宣传栏,对下楼的石涧仁很自然:“刚才小童把关于我们跟区图书馆合作青少年儿童阅读体验的活动计划书送过来过目了,非常好!非常好,我看还可以跟教委沟通一下嘛,组织点孩子参与这个很有意义的活动。”  石涧仁想说别去打扰孩子上课的,但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嘴,最后说这么重要的联系工作能不能拜托台长去说一声。  眼里就有期待的杨玉国笑着一口答应下来,台长副台长并肩慢慢走出电视台大院,杨玉国还问石涧仁这个周五要不组织一场全台上下的义务劳动,不光打扫卫生,也把大院里面稍微修缮一下。  石涧仁又想说这没啥用的,但最后还是说好。  这老少搭配的和谐背影吸引了电视台好多目光,庆幸这位副台长是挂职的人是少数,想他给电视台带来大变化的还是多数。(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