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898、性格决定命运

898、性格决定命运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1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15
    所以第二天耿海燕甚至还要求跟着石涧仁去他的新单位看看。  石涧仁都诧异了:“你今天不是新店开业么?”  耿海燕漫不经心:“如果你也开业过几十个店,就知道那也没什么可值得激动的了,你不会又在那边遇见了什么姑娘吧?”  石涧仁问心无愧:“好好好,你也可以当成游客去感受一下这种浴场温泉,其实我们温泉度假城的设施还是蛮不错的。”  于是耿海燕理所当然的还跟着去了电视台,卷起袖子一点不矜持的跟着搞绿化劳动,这让认识她的那些拍摄团队成员们很热情,对于其他这两天新加入的劳动者来说还多了些优越感,上班以后石涧仁到办公室拿了关于和图书馆之间的活动计划书,看了看昨天改编出来的宣传片,就开车和耿海燕去度假城了,留下电视台里各种议论纷纷,原来石台长的女朋友是这位,看起来肯定不如吴晓影那样的明星漂亮,也没有那位秘书气质出众,但的确是个顾家宜子的好老婆模样啊,娶妻在德嘛。  耿海燕的确是有这种德,来度假城就是关心石涧仁的吃穿用行,到了还没营业的度假城也不要石涧仁安排:“你忙你的,我到处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心得体会可以给你汇报呢。”  见过在门口招呼安排保安的张明孝,石涧仁就面对史维梓了,先简单的把昨晚自己跟傅育林的接触说说:“我的做法很简单,帮他卸下仇恨的包袱,如果重新能想再看一眼度假城,想着这自己一手打造起来的景区能够重新焕发青春,我想他应该还是有感情的,对我们的工作也有帮助。”  史维梓现在可能觉得石涧仁这成功企业家的身份真不是白来了,有点虚心,也在尽量试着积极:“我昨晚给旅游局、警察局等几个部门打了电话,他们都说随时能开业,不需要通知谁,反正这里也没停水停电,我们今天就能把景区和温泉打开营业了。”  石涧仁这时候却不着急:“当时我急着表明态度,就是怕因为调查案情把整个企业荒废了,现在既然所有职工已经明确了马上就要恢复营业,大家有了心气不至于散了队伍,那反而要抓住这个机会整顿改善,这就好比防止挂倒档的工作做到了,磨刀不误砍柴工,接下来用二档起步,是不是要便捷一些呢,况且现在我们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财务系统,如何把这个烂摊子扩大营业额,也要有个明确的计划,怎么推广,目前账上等于没有一分钱的状况下,怎么给员工发工资,还有多少天到发薪?”  史维梓也在逐渐转到商人的思维来:“啊,您还别说,现在想想还有十来天就要发工资,一百多号人,少说也有十来万吧!”脸上都紧张了。  所以这个时候找石涧仁来真比别的人合适,起码这会儿让他垫钱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财务总监吴迪过来的时候,都不需要带现金过来:“您给市警察局联络一下,我已经安排了三位财务人员过去接手账务清理,然后这边我先带人给做一套全新的账本,最后再把清理完的资产做进来,两边都不耽误,另外把整个收银出纳系统接管了,您看还有什么问题?”  这就明晰多了,石涧仁先给盛国祥打电话请求支援工作,再介绍史维梓给吴迪认识,三人正商量工作细节到了接近中午,张明孝打电话过来:“来了,真的来了个瘸子,杵着拐杖说要找负责人。”  石涧仁让秘书和财务继续,自己出去,走出临时的办公室,整个度假城大厅两层楼上上下下到处都在做清洁,所有以前的地毯都在用酒店运过来的设备机器清洗,那些到处都是烟头烫痕的装修木作,各种受损的地方现在刚到的装修公司项目经理带着人还在做评估,估计全面开始做都得下午晚上,但承诺庄总命令了就算是连轴转也要日夜赶班的把这些修补工作做好,柳清带过来的人已经熟悉了各个部分细节,不是带着装修工在找问题,就是试着给各个部门岗位整顿培训,总之整个度假城里现在一派忙碌的景象。  唯有耿海燕坐在大厅沙发上东张西望,看见石涧仁出来才跳起来迎接:“你的办公室呢?我给你带了几件内衣和衬衫放好。”  石涧仁简便:“我哪里需要什么办公室,更衣柜吧,这浴场最不缺的就是更衣柜,那谁,来个人给我安排个更衣柜……”  结果耿海燕关心他的去向,听说是昨晚的始作俑者来了,连忙从自己挎包里把塑料袋拿给员工:“我要去!看我不打他个满地找牙!”  石涧仁其实是抱着让她学习的态度:“走吧,也该让你去看看,但如果你对他不敬,我这被咬两口就是白咬了,我要的是人才,可不是要你帮我报复出口气的。”  耿海燕迫不及待的催促:“走吧走吧,我还会给你丢脸?”  结果看了人,虎虎生风的耿海燕哪里下得了手。  深蓝色的西装应该是牌子货,但也只是以往的牌子,现在虽然尽量整齐,但边角磨损还是明显的,里面的衬衫就不用说了,褶皱到处都是,洗得都有些透亮了,给人第一眼的观感就是他已经尽量想穿得正式一点,可但凡兜里有点钱,买件十来块的地摊货都不至于这副模样的潦倒。  不过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把曾经的富豪摧毁到这样落魄的地步,让人不由得感叹世事难料,当然更难料的可能连这位自己都想不到还会这样穿戴整齐的站在这里吧。  但穿戴上的凄凉,怎么都比不上那勉强落地的双脚,皮鞋早就因为不规则落地摩擦变形了,拐杖上也到处都带着痕迹,腋下的垫层都破损不少,现在勉力支撑着这个男人站在温泉城大门前,远处路边有几个小卖部、泳装店之类的当地人聚集处,似乎都没认出来这个狗啃过的花白短发,一脸胡茬的老男人曾经就是这里的所有者。  没了须发遮挡,石涧仁也看着那张满是皱褶的脸,资料上应该跟杨玉国差不多年纪的前体制内科长,辞职下海波诡云谲沉浮这么些年,相比那个喜欢把不犯错挂在嘴边的小电视台台长,到底哪种人生才叫有意义?  张明孝还小声站在石涧仁背后补充:“从公共汽车站那边过来的,不是出租车……”  石涧仁不说话,站在打开的铁门内侧,注视着那个男人。  起码站在那十多秒,才重新撑住了拐杖进来,到了石涧仁面前,不知道昨晚他有没有看清石涧仁的脸,但应该能辨认这就是被他咬过的人:“领导您好,我是傅育林,我想你能给我个机会,重新把溶洞景区和温泉城做起来。”  石涧仁一如既往的贱,趁机打压:“你承包这里当老板的时候可以赚得钵满盆满,现在我最多能给份不错的薪水,这两者之间是有天差地别的。”  傅育林深吸一口气:“管吃住就行,但要让我看到审判曾洪富的下场。”  还是恨。(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