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925、惑

925、惑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0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18
    一直到晚餐的时间,赵倩都保持了这种把目光系在石涧仁脸上,好像整个世界都没有其他人的状态,时不时还拿起手里的白色小数码相机拍照,拍石涧仁,拍周围的一景一物,偶尔反手给自己拍。  石涧仁跟她说过两次话,她都好像被惊醒似的简单作答,搞得石涧仁还有种打扰了她的内疚感,就干脆不主动问什么,让她自己调整这明显有点不太对的情绪。  主要还是齐雪娇有太多话要跟石涧仁交流,要去看石涧仁的那片花台跟后山坡的花园,要看最近拍摄的广告宣传片,要去山顶景区,要去温泉溶洞,好像她对石涧仁过去三四个月的挂职工作了若指掌:“你得知道,如果我要走上这条路,肯定也会从某个区县事业单位或者乡镇开始起步,我曾经设想过很多如果我到了基层应该怎么做的思路,但从柳秘还有耿经理的描述中,还有这些日子我在月亮湖周围接触到的实际情况,我得承认,我把基层工作想得太简单了,如果真是当初那个我,站在你的岗位,除了借助家里的影响力,不可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所以现在我有种你在替我完成这段历程的感觉,别想多了。”  石涧仁无奈的看她一眼:“到底是谁想多了,你心里很清楚,我不习惯带着工作单位之外的人去电视台,人多眼杂,我本来就处在领导岗位,影响不好,去景区吧,先去山顶景区,晚点吴总监他们也会过来吧,一起吃饭。”  齐雪娇欢快的鄙视他:“多大个领导!你别管,我们早就打算好了,明天才回市里,明早一起去义务劳动,我怎么也应该体验一下,对不对,倩儿?”  赵倩只是温和的对她笑笑,目光又回去了。  石涧仁开商务车上山顶景区的时候,齐雪娇又要看那个车祸现场,前后两次都要看,后来发生了几死一伤场面的拐角处现在都还能看见已经被风吹雨打以后残破挂着的白纸幡,颇为凄凉,石涧仁却是指拐角处对面的凸镜:“之后我两次以普通市民的身份打电话建议这条路上设置这个,相关部门都不予理睬,最后是以电视台副台长的身份直接询问公路局的领导,第二天就装上了。”  齐雪娇背着手在依稀还能看见摩托车塑料碎片的路边水渠荒地里走了几步:“我知道你的意思,官僚主义嘛,你可能不知道……中央对地方上这些基层干部的问题是非常清楚而且愤怒的,但这么大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几十个层级下来,培养上百万基层官员的难度是多么现实?往往是到省一级就开始走样,尤其越低级的地方部门,很容易变成地方主要官员不是人情大过天就是勾心斗角消耗大多数精力,公务人员明哲保身,再加上这种上下级工作人员素质良莠不齐,上面私底下谈到这些事情都是要骂娘操蛋的!”  石涧仁专注的点点头:“嗯,你这么一说我就能理解了,几十几百人的公司好管理,上千上万那就需要差不多几分之一的人来额外管理这个架构,几十万、上百万公务人员呢?假若把这看成是一家大公司……反正我了解的,只要公司人数过了万,基层还能管理得井井有条不出一点问题的几乎没有。”  齐雪娇的穿着很有特色,米色带横褶皱的吊带打底,外面却罩着件黑色宽松大开领无袖背心,搭配七分牛仔裤和赤脚运动鞋,时尚休闲却刻意淡化了自己身材上的特点,很平易近人的感觉可能在月亮湖山区都是这种类似打扮,但说话的内容却高大上:“所以那些小国家的治理经验根本不能套用到中国来!”  石涧仁靠在车头:“那么大国家呢,加拿大跟澳大利亚太过地广人稀,不具可比性,能参考的只有前苏联俄罗斯和美国,前者是分成很多个加盟共和国,后者是具有高度立法权的合众国各州,都是通过分拆成很多个小部分来解决这个问题,前者已经遭遇过一次分裂,而后者……”  在齐雪娇专注的凝视中,石涧仁居然极为罕见的冷笑了一下摇摇头:“对于从来就信奉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中国人来说,如果不采用中央集权制,民国时代那种军阀混战的场面就是最显而易见的结局。”  齐雪娇双手还是不由自主的背在身后,可能意识到自己目光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太久了,无意识的移开看看周围,让周围苍茫连绵的起伏山地改变眼神:“普通民众是没有这样视野的,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碗里有没有肉,住得好不好,自身一点利益受到伤害就骂娘,其实姓社姓资就是个说法,有识之士都在探寻什么是适合现如今中国的,然后不断改进,那就是这个国家政权的目的。”  石涧仁持不同看法:“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几千年前的老前辈就知道不可愚民,要把大势大局跟诗礼乐教化给民众,这样才能铸就一个强大团结的国家,而不是分化成为精英和民众阶层对立,老百姓趋利避害这的确是人性本能,但如果认为这是本能就不去感化去扭转那就是懒政,光用意识形态那一套面对普通老百姓,得不到普通民众的认可跟应和,反而是成片的营利性附和,最终肥的是中间利益阶层,老百姓还是蒙在鼓里一片骂声,骂的都是领导层和这个国家的执政党。”  齐雪娇不得不把目光重新收回来看到石涧仁脸上,声音都柔和了:“很少看到你这么明晰的谈论政治政策。”  石涧仁点头:“有感而发,上次统战部找我写一份献策建言,我就写的这个。”  齐雪娇快速低头上车:“走吧……回头你把这份建言给我看看。”  石涧仁小心眼:“你要干嘛?”  齐雪娇快速低头给自己系安全带:“建言是有一定格式的,不是你洋洋洒洒的一大篇传经送道,通常都是先讲问题所在,再详细列出实际可行的做法,你这么大的命题,能归结到怎么做?所有国家宣传机器重新调整方向?还是把全国搞意识形态的都弄到一起开会听你讲课?再不把教育部全部连同教材都更换了?你也知道这不可能,一号首长都不可能,对吧?最多能给有些人看看,还得是认可这种态度的,你要知道理论之争凶险得随时可能没有葬身之地。”  石涧仁也回驾驶座上:“所以就明哲保身?”  齐雪娇的手都楞了一下,然后突然有些不耐烦:“知道了!就知道骗人心!”  前后两个句式的情绪都不一样。  赵倩全程坐在打开的后排车门边悄悄拍照。  好像吴晓影也喜欢干这事儿。(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