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942、我就是特殊了,怎么地!

942、我就是特殊了,怎么地!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6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0
    但这回,石涧仁毫不犹豫的就当面拒绝了:“不可能!这回我是正式的政府干部,怎么可能自己带着秘书去上任,还有你们这次我真是三令五申不允许以各种理由到风土镇去搞什么产业了,求你们各位了。”  很难得看见石涧仁这样一点都没风骨的抱拳求饶,众人嘻嘻哈哈的答应下来走了,就留下气呼呼的齐雪娇坐在餐桌边,用仇恨阶级敌人的眼光看石涧仁,其实就凭这有点孩子气的反应,柳清就无声的长叹一口气,拉了还准备挑逗下的吴晓影出去,留下这俩单独谈话。  石涧仁是真的经验丰富了:“我说你在月亮湖山区扶贫的工作不是做得好好的,给我保证还要延续下去么?”  齐雪娇没好气:“茶树种植一般要三到五年的培育期,这个过程全都是净投入,茶场是以工资的形式招聘培养茶农,这对于以前看天吃饭的山民来说已经是个极大的转变,前后一共招聘了四百多人,外出打工人员回流占了40%,你那位小科学家的山寨改造计划还有半年左右才能通过论证开始,德国莱比锡大学跟月亮湖山寨签署的蓝染合同已经开始按部就班,但还有大半年的植物收割期跟发酵制作期,这扶贫四大金刚,就只剩下旅游业,现在整个附近六处山寨接待能力已经达到饱和状态,下一步究竟是山寨住宿扩容还是另外专门修建山区度假村,这取决于小科学家的山寨改造成果,那又是厚厚一本要钱的商业计划,你不是批复我要一步一个脚印么,这个脚印就得排到后面去,我现在留在山上,不是成天陪平京来的那些投资人游山玩水,就是到县里面跟那些个不知所谓的基层官员喝酒!看看你们都在干嘛?再看看你那个小科学家忙得脚跟都翻到背上去,我着急,我在浪费时间啊!”  从春节后就跑去月亮湖,齐雪娇的确已经蹲在山区大半年了,第一阶段的扶贫工作按理说已经很见成效了,这当中不讳言,真是因为有了她的存在,茶场的投资运作一朵浪花都没泛起来,之前任姐丈夫王大哥领衔的一帮京城玩票人士加茶业商人再加中科院乔老爷子的三方格局现在明显变成四方,石涧仁和齐雪娇还成了最有实力的地主一方,占据了整个项目30%的股份,这可是连王大哥都掏了一千万才占了12%的大项目,这边一分不掏以项目主导的形式当大股东。  虽然石涧仁和齐雪娇不约而同的选择把股份挂在月亮湖大妈组建的那家公司名下,但所有其他股东都认为这俩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很明显随着茶场的建立,山寨的改造,蓝染产品的外销,再加现在已经超负荷的旅游接待,石涧仁如果不是挂职,早就该过去视察成果了,齐雪娇这段的工作成绩很显著,而且只算算那茶场的股份,就已经是个盈利了,更何况等茶场正式运转产出以后,每年的经济效益……来投资那帮商人和院士都是考量了投资回报比才下注的。  所以现在的月亮湖工作的确是个空档期,也类似石涧仁刚才说的那个练内功的中间阶段,让齐雪娇纯粹担任个迎来送往的接待工作还真是有点大材小用,石涧仁思忖待讨论:“每个人的工作方式不同,如果是我,这个阶段我觉得恰好是沉下心来细化整个扶贫工作的重点阶段,不能因为我们扶贫完了,走了,山民们又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要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生活状况,我还是觉得要以旅游和茶场两大产业一起抓。”  齐雪娇也心平气和:“月亮湖距离最近的县城六十公里,县城距离在建高速公路八十公里,后年通车,距离最近的机场还有三年建设完成,有120公里,月亮湖作为景区的吸引力除非再扩大投入,增加持续性游玩项目留住游客,不可能再挖掘游客潜力了,这大半年我基本都在各家寨子之间做调查,现在我想对江州周围这样一个类似的经济开发区做对比性考察,如果真的有区别有可能,我也可以让大妈以县政协委员的身份加上两家投资公司的角度提出议案,申请把月亮湖地区改造成开发区,扩大招商引资的渠道和品类,如果有各种特色农产品项目,岂不是一下就改变了面貌?”  哎哟喂,这位的政策理论水平还要高超,而且还来个补刀,满脸疑惑的看着石涧仁:“你是不是最近有点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你那个小科学家是不是助长了你那点男人的阴暗小心理,觉得满天下女人都要围着你转?都一个个不要脸的非得哭着喊着往你身上贴?”  石涧仁脸皮还是有点厚度了:“我说了我无心男女之事的,当然要防微杜渐,谁都知道感情上的事情,有时候蔓延起来由不得自己控制,你的家庭背景特殊……”  齐雪娇最不爱听这个,猛的一拍桌子,上面还没来得及收的碗碟都跳了下:“什么特殊?!我这大半年工作有什么特殊?做得不够好么?为什么又要扯到家庭背景上面去,我全心全意的就按照基本工作规则办事,从来没有动用半点关系,还不够么?!”估计还是觉得有点委屈,脸都涨红了。  石涧仁连忙举手:“停停停,我知道你很想摆脱这个标签,单凭自己的能力体现价值,这比那些躺在家庭背景上肆无忌惮的人好了千百倍,关键是你还一直保持这种要求自己的心态,这才是最难得的,但你也要承认这是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另外,如果换做普通的项目经理,完成这样的工作以后,除了要求奖金假期,是不会跟我这样谈条件的,我这老总发话了当然乖乖的去按照指示办。”  齐雪娇显然是有深厚的革命家庭传统:“你说得不合理我就要指出来!别以为我跟他们似的啥都不懂!普通政府机关基层干部是没有自带秘书的道理,但是开发区更接近一个事业单位,除了几个领导应该大多数人都是招聘的,你就把我临时招聘过去不行么?”说完又猛拍一下桌子:“别跟个娘儿们似的叽叽歪歪,如果你还真因为那些男女破事儿扭捏,我反而觉得你不够大气了!”  哪怕这姑娘身上穿着很有女人味儿的黑色无袖连身裙,一投入说话那劲头就满是上山下海的气势,她哥真了解她!  不过这话是真没错,石涧仁现在都把话说在前面:“只要不引起你家母亲大人那些莫名其妙的伸手,我们单纯的谈工作,你的确是个心性纯良的实践派,这样吧,我不可能马上就去开发区报到,等我处理完挂职工作,你也休息几天,回头你们几位先一起去看看,我都不知道这个风土镇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们再说工作上的事情,你这样的对比性考察,我觉得也不是非要去当地工作,需要什么资料我整理给你也行。”  齐雪娇还听不出来口风,一脸获胜的表情,傲娇的扬下巴哼哼两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果我不是开发区员工,随便查看政府机关的资料那就违反了保密条例,你还没参加这方面的学习吧?正儿八经的体制内工作,你还差得远呢,好好跟姐姐学几天吧!”  说完得意洋洋的转身出去了,留下石涧仁一个人坐在桌子边有点纳闷,自己是怎么又莫名其妙的签了什么不平等条约?(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