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963、新官上任烧不烧火

963、新官上任烧不烧火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11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3
    这新的一天,变化就大了。  那个平常看起来总有点悠闲自在,喜欢背着手不务正业叫孩子们看闲书,见谁都笑眯眯的副主任,彻底在风土镇镇上居民的眼里扭转了形象,这真是个有点不一样的官咧!  起码从来没看见他在镇上哪家饭馆大吃大喝,更不用说跟其他官老爷那样成天坐在办公室里看不到人影,基本上随时都能看见他在街上晃悠,特别是今天脸上顶着个方块棉纱条,还是笑眯眯的到处转悠,和气得很。  更重要的是切切实实带来的改变。  就说那一直横在小河上的水泥石板桥吧,以前就是座只能让孩子们上下学的临时桥梁,这回彻底拓宽成了两米五能过小货车的程度,再加上整座桥加固成了大青石桥墩,石板石栏杆,两边柱头上还有雕花石狮子,这两天石匠们更是煞有其事的在打磨做旧,要把这石桥搞成个古代的模样,副主任也乐呵呵的蹲在桥头石板上题写点诗词歌赋,看起来真的像是古人的东西。  所以站在新的镇街道这边看过去,往日破旧残缺的废弃老街已经焕发出新的容颜,一片乌黑的泥瓦参差错落的覆盖着对岸,枝繁叶茂的大树穿插其间,傍水而筑的民居小舍旁,小石梯与河滩相连,清除了多年积垢和水上垃圾的河滩石岸现在看起来有点陌生又让人亲近。  要不是施工单位管理严格,只有在教堂礼拜和工人们吃饭的时候允许进入改建区域,现在镇上居民们最喜欢的就是到古街道里面去转悠了。  连自己这看了几十年的都喜欢看,现在镇上居民们有点相信城里的游客也会喜欢来了。  更何况中午过后,还来了两辆车,装着一大群扛摄像机、三脚架、反光板的年轻人,让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的镇上居民有点轰动,这回他们更明白整个镇子赢来了机会,一个所有人看得见摸得着的机会,而不是以前镇上领导在广播里拼命吆喝的那些大发展,和普通居民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大发展。  所以应该是所有人都在琢磨自己到底能干点啥!  这是镇上的人。  叫苦不迭的是镇政府的办事人员,感觉从今天一大早开始,各色各样的农村居民跟赶集似的到新办公区来办事!  之前办公大楼是把各种部门分在各楼各处,老百姓要办点什么事情,通常东奔西走上楼下楼的极为不方便,也更利于各种部门之间推诿,现在全都坐在一起,而且还是个开敞式的大厅,一长排桌子隔开了办公区和沙发等待区,就跟城里面银行之类的差不多了,相互之间要找个人,递个话极为方便,而且农村居民从乡下来一趟不容易,通常都要办好几样事情,现在不用挪窝就能挨个儿办,效率提高得不是一点半点。  重点是这些农村居民来办什么的都有,感觉前两年积攒下来的事务现在都拿出来集中办理,然后都会询问关于花木种植的事情,又听说镇上来了个青天老爷,正儿八经的党干部,所以各种各样的陈年旧案都翻出来了,告村干部、乡镇干部的状,要找青天老爷要个说法的老年人比比皆是。  三十几个办事人员而已,有半数还在跟着蒋道才那边的新开发区工作走,所以剩下的人从上班开始就连轴转,累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这农村基层机关办事可不像城里,固然是大多数农民都唯唯诺诺说怎么就怎么,但其中蛮不讲理或者根本不识字的大老粗多得很,而且现在办事员想摆官架子,会立刻招来一顿奚落:“张二娃,你爸辛辛苦苦把你供到政府来上班吃皇粮,你现在翻脸不认你陈叔了,回头我就去问你爸怎么把你教成这样的……”  办事大厅的结果就是呼啦啦的立刻围来一大群老百姓,都是乡里乡亲的多少都能沾上些关系,以寡敌众的公务员很难摆出官威来。  所以镇政府办事人员们多少有点腹诽,全都是因为石涧仁这副主任把办公环境搞成现在这种毫无威严的形式,让泥脚杆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不过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石涧仁本来在街上和赶过来拍摄广告宣传片的罗明远、杨金瑞他们在一起的,听说不少农民指名点姓的要找他,也乐呵呵的回办公室来了,没什么镇上二把手的气派,随便找了张桌子让找他的各色人等排好队,挨个儿倾听。  主要就是倾听,石涧仁是不表态的,虽然其中大多数都是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少数哪个村干部又干了什么缺德事,分地派工之类的不公平,他都点着头记下来,遇见嘴有点碎的还三言两语帮忙总结了,赶紧有请下一位。  所有村民、镇上居民、农民都看见这位脸上有包扎的温和副主任用一支大拇指粗的钢笔在有镇政府红色抬头的公文纸上把这些一条条记录下来,虽然没听到什么解决方案,都心满意足的听石涧仁说等着以后逐步处理。  石涧仁是能瞥见齐雪娇偷偷摸摸也上楼来找了个沙发等待区的角落坐下看热闹的,而且目光还频频留在他这边,脸上的笑意和跃跃欲试,瞎子都能看出来。  他只能装着没看见。  这一忙就一直到下午下班,中午饭都是打电话让豆花铺子的老板娘给送过来的,除了少数回家吃饭的,留在办公室跟副主任一起吃饭的公务员们也不好意思中午休息,跟石涧仁一起继续办公,于是晚上下班的时候,石涧仁邀请各位再一起到镇上唯一一家火锅馆聚餐,公务员们还是欢声雷动,本来要回家吃饭的都赶紧打电话给家里说要陪领导好好喝一杯,多么难得的机会,按照这种乡镇的规矩,不喝个三进五出不算完!  当然石涧仁顺便把罗明远他们十来个拍摄人员也一起邀请过来,这边就有傅育林和齐雪娇招呼了。  没有像其他领导那样喜欢坐在包间里,石涧仁就坐在大堂,端起啤酒杯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刚站起来准备讲两句,蒋道才就风尘仆仆的带着五六个跟他一起到处忙碌的公务员走进来:“请客吃饭居然都不喊我们,枉自我还请石副主任你吃过饭!”  笑谑的口吻让其他公务员都笑着立刻起来,闹哄哄的一片,有人拿筷子油碟,有人拖板凳,还有人招呼老板过来添菜,总之好一会儿才重新安顿下来,两位副主任自然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石涧仁还是按照之前的思路开口:“今天的确是有点辛苦了,我看见好多同志连午饭饭碗都没放下,边吃边办公务,看起来好像是之前一些工作挤压起来,现在从老百姓群众中间爆发出来了,所以让各位突然忙得不可开交,但我想……今天不过是个开头,接下来可能会更忙!”  这话一出,本来喜笑颜开挟着毛肚鸭肠端着酒杯的公务员们都愣住了!  原以为只是这两天突击一下,就算是挣表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在新领导眼里留下好印象咬咬牙也就坚持过去了,但听起来,这种工作状态居然会是常态?!  那还能好好当公务员么,一个月就这么一千来块的工资,累死做活的那也太不值当了吧?!  不过还是没有喧闹,公务员的素质还是都知道静待下文,领导说话都喜欢用但是的。  石涧仁没但是:“因为蒋主任这边忙碌的开发区工作会逐渐显现出来,未来各级领导都会到开发区来视察,我想各位都明白这种面对各级领导的检查视察,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多少额外的工作量吧?”  这话一出来,刚才还能忍住不吭声的公务员们顿时有点嗡嗡嗡了,一个个面显难色!  石涧仁也是在电视台的时候,接触了两次区委书记、市台副台长的视察,才知道这种工作让基层人员有多大的负担,为了应付这种领导工作,往往各级部门都得一早开始交待事项、准备材料,打扫卫生,好早就开始等着领导上门无心工作了,天晓得领导会看什么问什么,所以什么都要准备,结果往往领导来了却只是简单的说两句就走,好比柳子越只是来跟石涧仁讨论几句,但背后带来的是整个区电视台都几乎停工大半天来准备。  这还是领导有事的,石涧仁听电视台的同事们诉苦要是遇见爱摆架子的领导,尽说些官话,挑些无关痛痒的小毛病批评,也许辛苦一年的工作就在这种节骨眼上给前功尽弃,什么评比先进之类都会泡汤。  加上乡镇工作可不比城里,屁大点事情都得跟区里市里汇报,交通又不方便,开个会来去就是一两天,领导一般都只能忙着跟上面沟通协调,副职负责跑外勤,科员办事人员就成了内勤,工作效率想高都难。  所以基层工作既有那些不知所谓的王八蛋,也有很多只有身处其中才明白的实际困难。  蒋道才的茶色眼镜看不到眼色,但眉毛扬了扬,也放下手里的筷子,慢慢摩挲着手边茶杯的杯口,轻轻抬眼看石涧仁。  他这成天不在镇上出现,何尝不是因为工作效率的问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