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04、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1004、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3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7
    而且石涧仁的危机感马上得到了明晰。  工作搞砸了。  他来平京,就是为了给罗明远、杨金瑞他们站台的。  差不多半年多努力积累,现在终于有种一鸣惊人的感觉,必须要有榜样,才能带动基层的积极性,按照石涧仁和柳子越之间的约定,他要再继续为江州广电系统这些年轻人做一个旗帜性的标杆,不光是要为基层员工做榜样,也要给基层那些中青年干部做榜样,也许这种纲领性的榜样,更能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所以石涧仁还是答应来抛头露面。  一个广电系统内部的抛头露面对外界来说是很难注意到的,但反过来,在国家电视台,乃至七点钟的联播新闻出现,那就是全民乃至整个广电系统都能看见。  本来树立一个任劳任怨、从细节入手的基层干部模范,现在基本化为泡影了。  不是说江州电视台不树立石涧仁这模范了,柳子越说现在那位电视台台长都在酒店等着跟石涧仁单独见面,希望能增加些私人感情呢,问题在于石涧仁立刻发现那些本来心里燃起了一点希望之火的基层人员,特别是基层干部,会怎么想?  能上国家电视台的联播新闻那都是什么级别了,搞半天那个每天早上摆弄花草的副台长原来还有这样的高层关系?  那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戏咯?  有这样的高层关系,要捧一众罗明远、杨金瑞等人成为全国大奖赛的获奖者,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于是石涧仁曾经在有线电视台接近半年的辛苦努力就变成了动用高层资源堆砌起来的政绩,这样事情在过往已经比比皆是的发生过,早就缺失了公信力的某些部门和阶层给石涧仁做了最好的脚注。  可以说这个新闻一播,石涧仁的抛头露面不但起不到任何激励作用,反而会加深负面情绪,原来这一切都是关系铸就,什么个人奋斗,草根努力全都是狗屁!  使劲甩甩头把自己从倪星澜那个电话中摆脱出来,石涧仁立刻意识到这个让人沮丧的事实!  本来还有点戏谑,或者说打算了解一下石涧仁到底又有什么背景的柳子越跟胡蓉梅也被提醒到。  石涧仁苦笑:“你们二位,从头至尾都知道过程是什么样,但不是也有惊诧的时候,而普通人,不明真相的人肯定更愿意相信让自己轻松好过的那个答案,不是么?如果我们真的只是奔着这个什么大奖来,还有什么意义?”  柳子越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了:“没错,明明你整个过程没有借助任何外力,可在这样的主观意识暗示下,每个环节都说不清,你怎么去挂职的?你怎么顺利得到区领导认可的,怎么从平京联系上比赛,怎么获得奖项,甚至怎么因为在电视台的工作成果,转而成为管委会副主任,全都变成了有暗箱操作嫌疑的阴谋论。”  胡蓉梅算是很了解石涧仁的思路了,也咂摸这个新闻对这次石涧仁运作了大半年的激励活动伤害:“新闻不可能改变,更不可能撤销,现在基本没法再达到之前我们预期的效果,从危机公关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只能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柳子越也有点失望的靠倒在椅背上:“啊……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件事我们也只有当成个普通获奖给糊弄过去了,原以为好歹可以做一件触动人心的好事……”说到这里看看石涧仁皱眉的脸,她还是做个鬼脸没说了。  石涧仁的皱眉不是针对柳子越的话,他在思索:“曾经你也说过你是有点家庭背景的,肯定这一路走来也没少听说过你都是靠背景上位的吧?”  柳子越眼睛亮了亮笑:“那倒是!你这么一说,刚才我觉得有点沮丧的情绪好了不少,聪明人做事自顾自,清者自清,我们坚定的走下去,不管旁边的闲言碎语,终究能看见成功的曙光,不管怎么说,至少这次罗明远等人是真的获得了成功,我想他们获奖胡姐也没走什么后门吧?”  胡蓉梅做个大惊小怪的表情:“这是宣传部挂头,广电总局的大奖赛,我如果有仁总这种能量,哪里还是国家电视台一个小小的制片人?”  石涧仁刚要说话,手机又响起来,抱歉一下接通,这次是曹天孝:“那……早间新闻上的,不是你吧?”他都难以相信了。  石涧仁伤脑筋:“我也想不是我,但那千真万确就是撞在枪口上的我。”柳子越和胡蓉梅闻言倒是笑起来,开始小声讨论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曹天孝在电话里都梗了一下:“你……不会是什么大人物家的公子吧?”  石涧仁无奈:“你这还是一个统一战线干部的口吻么,如果是,我这曲线发展也走得太过离奇了吧?”  曹天孝看来还找蒋道才联络调查过:“这个新闻里面提到的江州市某地山洪就是风土镇?那个轮椅上死而复生的烈士就是这次国庆假期中间失踪的那位旅游公司助理?”  石涧仁只能说:“这个事件可能会有个详细的……”那边两人其实一直挂着耳,胡蓉梅小声:“整个事件采访组已经派过去了,昨晚连夜走的,三天之内上专题报道。”  那边曹天孝已经听见了,连连叹气:“石老板!上次说你什么来着,你好歹给我通个气,给统战部通个气,今天上午市领导问下来是江州什么地方的具体什么事情,所有人都一问三不知,最后还是有人把你认出来,这口锅就背在我们统战部头上,工作不细致,没有时刻掌握基层细节,这些都是可大可小的态度问题,你既然是统战部派出去的人,那么有什么事情,始终要着落在统战部身上!”  这么一说,石涧仁也觉得有些抱歉了,虽然整件事情没有负面因素,但在体制内上级询问下级什么主管范畴的事情不知道,那在领导的心目中大打折扣是大忌,所以隔着电话把事件简单的描述了一下,但简化救出来的过程,那边胡蓉梅和柳子越近距离听了个明白。  这倒是让胡蓉梅突然灵机一动,凑在柳子越的耳边嘀嘀咕咕,华丽端庄的主持人眼光神采闪动,连连点头。  等石涧仁挂了电话,她们立刻起身拉了石涧仁走:“现在就看能不能把你那获奖领导的资格给取消了!”  胡蓉梅还对石涧仁拍胸口:“既然你有请我做媒体公关这块工作的意向,那好歹也要交个投名状,这次的危机公关就看我们到底能不能挽回点什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