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011、殊途同归

1011、殊途同归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0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3:28
    其实赵倩惊诧的是齐雪娇,那个和她一起在山区工作了几个月的矫健女子,哪里看得出来和石涧仁有私情,而且哪里又看得出来连倪星澜这样的当红明星都要退避三舍了?  她对新闻中表现出来的隐藏含义还没那么敏感,听母亲专门打电话才找来新闻看了看,齐助理不就是舍己救人么,哪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简直就是横插一杠子!  巨大的一杠子。  倪星澜要的就是这份惊讶,满意的嘿嘿嘿坐回去看石涧仁开车,忍不住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来拍照,留下坐在司机后面的小白花一直有点回不过神。  对赵倩来说,这一系列的冲击也太猛烈了点。  果然,到了电视台,赵倩得跟着石涧仁才能从江州代表团那里分到一张参会卡挂在脖子上,倪星澜只需要摘了墨镜就立刻被热情的发了张嘉宾卡,本来还想邀请她到二层的嘉宾席就坐的,倪星澜很有姿态的婉拒了,说自己是陪着经纪人来学习体验的,顺带让石涧仁那不起眼的模样也被人高看不少。  石涧仁能感觉到赵倩的情绪变化,但不说什么,让她自己体会,从学术圈子的象牙塔到这样的名利场,又是个跨越,得自己消化体会,多看看总是好事,他还以为赵倩的沉默是因为这宏大的场面呢。  是宏大,两层楼的大剧场一般,下面密密麻麻的坐了三四千人,上面还有上千个座位,到处红旗飘舞张灯结彩的充满标准体制内高级会议风范。  因为前排就坐的可是一系列跟国家宣传部、广电总局有关的领导,光是看看台上顶部横幅的全国字样就觉得有点炫目了,也对,平京人眼界高就是这么来的,这里三天两头都能看见各种全国级别的会议,哪里是各地土疙瘩们能比拟的?  平京妞还抓住机会给赵倩施加压力:“这就是现实,我就是有资格随便出入这些地方,而那位……”倪星澜神秘的指指台上:“她都是坐在那里的。”  赵倩没表情,逐渐暗下来的灯光照在她白皙光洁的脸上,有点平静,本来她长得就没有那些漂亮妞那么高鼻深眼的,但这会儿有种蕴涵的张力,这是倪星澜收回目光时候的感受,她对表情的研究都在表演的范畴。  倪星澜当然是俯过身在石涧仁面前对另一边说的,石涧仁也听见,没注意她暗指谁,只觉得这种用现实激励的手段也没什么不对,就不说话了。  三人一起仰头看台上。  电视台毕竟是电视台,国家电视台可以说荟萃了来自全国的行业精英,哪怕是在这样的时候也能做出点新意,毕竟这只是个行业大会,不像春晚那么要面对全国,那可完全就是个政治任务。  光线暗淡下来以后,似乎隐去了之前所有的政治色彩,一束灯光打到台上,走出来的主持人不那么春晚范儿,有点歌剧风格的报幕,邀请几位领导起身上台来宣布这次全国电视系统技能大奖赛颁奖仪式正式开始!  在有限的空间内,还是尽量腾挪出点新意来。  接着上台的就是一个又一个明星,由他们来宣读手上信封里的获奖名单。  获奖消息实际上都已经提前通知了,以国内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允许什么获奖者在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上去发表获奖感言?  惊喜倒还在其次,主要是必须要让每个人的获奖感言得到审查通过,天晓得胡言乱语些什么的话,没准儿坐在台下的领导都会受到牵连。  但具体得到什么奖,倒是留了点小悬念。  奖项很多,具体到广播电视系统里面的各种技能,灯光、编辑、播音、卫星技术等等,连基层那些维护工作都有评比,所以说实际上有些激励机制在高层是有的,但国家太大,层级太多,这么多级推行下去,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懈怠点,到基层就一无所知。  石涧仁也看得津津有味,这世上聪明人多得很,他能看到的弊端,自然也有人能看到,他在做的事情,肯定也有人在做,但角度不同,出发点不同,眼界不同,做出来也许有不一样的结果,所以现在他在琢磨汲取别人的思路。  倪星澜不专心看,这种颁奖典礼几乎就是她上通告的一部分,早就烦腻了,要不是石涧仁坐在旁边,她怎么可能免费来坐坐?免费那就起码也是要拿一两个奖项走的,所以心思全在石涧仁那,昨晚乍惊乍喜的还是有点累,陪石涧仁看书,看着看着连怎么到被窝里的都不知道,也只有在石涧仁身边,她才能这样完全放松,所以现在精神好,把手伸过去。  进来摘了墨镜就被人认出来,一路上都被指指点点,连坐在这里都有人悄悄递小本找她签名,前后左右的座位更是一直不停有人偷看,还有人拿相机偷偷拍照,广电系统嘛,几乎各地电视台来的人里面都有摄影摄像师,带了相机来记录这行业庆典的更不在少数,所以靠过去亲昵是不可能的,倪星澜就把手悄悄的从座位扶手下摸过去。  其实去女生寝室听听卧谈会就知道姑娘们也有色心的,倪星澜早就听闻过不少潜规则的招式,现在玩心一起,当然是把导演们最喜欢用的摸大腿这招摆出来。  石涧仁正专心的看着台上正在播放的一段电视台画面,忽然就觉得左边大腿上摸摸索索的有手指在偷偷动。  旁边就是倪星澜,他也没多惊讶,拿左手轻轻下去弹开,那灵巧的手指就躲开了,然后只要石涧仁的手收回去,又偷偷摸摸的好像两只脚走路一样,顺着石涧仁的裤子往上挪。  石涧仁也注意到周围不少人看着的,所以脸上也得不动声色,动作不能太大,但更苦恼的还是转头批评:“台上这么重要的信息,你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好好学习么?”  倪星澜肯定打小就是个不爱学习的姑娘,小声理直气壮:“你学你的,我无聊,玩儿我自己的。”  石涧仁很想说要玩玩自个儿去,就看见一台单反镜头转过来,只好正襟危坐,那两条指头又迈着芭蕾步过来了,石涧仁的手指过去,就躲开,但这回不退了,换个方向,从膝盖上来不行,那就从后面走,导演们的招式可多了,这条皮带还是倪星澜买的呢,她当然熟悉宽度了,顺着结实的腰部就从扎起来的衬衫缝想滑进去,石涧仁不便大动作阻拦,只能使劲运气撑肚子,试图用绷紧的皮带阻挠那灵巧的手指深入。  倪星澜更来劲了,脸上纹丝不动,手指愈发刁钻,再伸过去些探索,不许往下,难道还不能往上么,结果刚伸过去,忽然就碰见个软绵绵的指头!  第一反应差点把倪星澜吓得叫出来,但反应过来简直惊诧到极点!  石涧仁的手怎么都翻不到那里去,而且他的手指头可从来都是粗壮不少的,哪有这么细软!  真相只有一个!  是那边的那位……  没想到那外表看起来那么恬静淡雅的小白花也这么闷骚!  倪星澜浑没想到这也是给自己的评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